旺角黑夜,有個MK妹叫我幫佢點枝煙

mkmk

 

是咁的

琴晚我買咗兜燒賣,諗住行去家樂坊隔離個公園仔坐係度食。

一入到去,出奇地冇乜人,估唔到一門之隔既呢度一片寧靜,得兩個阿伯坐響門口啲長凳。我行到最入坐低。

正當我將第一粒燒賣放入口,突然有人拍一拍我膊頭,我嚇一嚇,受驚之下成兜燒賣趺撚晒落地。

嘩…唔係真係咁猛呀嘛?我望一望,門口嗰兩個阿伯都唔撚見咗。

我沿住把聲,擰轉頭。OT咗成晚飯都未食,好撚肚餓,我唔理係人定撞鬼,老羞成怒:「屌!邊撚個呀?」

「哈!哈!哈!哈!SOR呀,我無心架!搞到你趺晒兜燒賣!SORRY囉!係呢,有冇煙呀?」

佢著住小背心,一條短到無得再短既熱褲,紅色Highlight既頭,再加埋一個忽忽地既笑容,我就知道唔係鬼,而係 ─ MK妹。

睇見佢一身打扮,我只係心諗:乜唔凍架咩?

當然我冇咁戇尻問出口,因為我知道呢身打扮係一個Symbol,正如MK仔總係黑色背心/T-Shirt,心口側咩一個Gucci腰包,再加一副想打尻你,或者想比人打尻佢既衰樣。但好明顯,眼前呢個MK妹養眼好多囉唔該!

 

「喂!望夠未呀?整枝煙黎先喇!」MK妹不耐煩。

「無呀…我唔食煙架!妳都見到,我本身係黎食燒賣…」

「屌!真係無撚用!」佢響佢個Channel鐵鏈側咩袋拎咗包煙出黎(屌,妳自己有又問我),跟住又問:「咁你有冇火機呀?」

今次到我唔耐煩:「屌!都話咗我唔食煙,又點會無啦啦有火機呀?」

MK妹真係無撚腦!

佢收番盒煙落袋,望住個天,慢慢咁講:「或者,可能你女朋友生日,你幫佢個生日蛋糕點蠟燭呢……」

噢!估唔到佢會咁答!OK!You Win!

我從佢字裡行間既唏噓,憂鬱既眼神,睇得出佢有心事,我想:「每一個響夜晚不願歸去既少女,都有佢既苦衷。」

即係點?呢啲大道理通常都係講咗等於無講。

 

於是我踏實咁問佢:「係呢?做乜妳會響呢度既?」

佢本來放眼天際既雙眼,焦點再次投放響我身上,露出番個個忽得笑容,問都無問過我,就一野坐咗上我大脾度,仲哄到好埋咁問:「做咩咁關心我呀,你LUM我呀?」

「屌!妳落番黎先喇!」口裡說不……

佢仍然坐係我上面:「唉…我講,你係唔係真係會聽先?」

Bingo!都話佢係有心事架啦!第一,MK妹通常都成班FD子圍威喂,無成班都起碼一兩個,幾時有見過MK妹會自己一個係條街Fing?所以,佢今晚一個人黎呢度,一定有啲唔尋常!

佢知道我已經打開咗心扉,肯聽佢講心事,就一野跳番落黎,坐咗響地下,又變番一副倩女幽魂咁款。

「唉…唔好提喇…我同個FD嘈交…」咁即係提定唔提?

「爭仔呀?」我懶好奇咁問。

「屌!咪撚出聲啦,嘈住我講,依家我講定你講呀?」

「Fine……」我終於明白,彭建新比OK仔鬧既時候,係咩感受。

「冇呀…本身我約咗個FD出黎旺角既,佢條八婆又話悶又盛,旺中又話行到厭,潮特啲野又話太MK,我咪忍唔住發佢脾氣囉,我話,咁撚煩,去女人街丫笨,岩晒妳呀!」

「旺中…潮特…咁瓊華呢?」我估佢應該唔會GET到我呢一句其實等於「咁三家姐呢?」,所以無將呢個GAG講出黎,以佢既水平,只會真心咗咁講:「瓊華?你冇病呀!執撚咗好耐啦!」

「唉……其實…我個FD又講得岩既…我都唔知可以去邊到。」

嘩!一個MK妹響旺角唔知可以去邊……呢句幾咁有世界未日Feel,試諗下,MK妹呢個名就係因為呢一個地方屬於佢,土生土長,熟晒呢個地方既每一寸,由頭到腳都散發出MK味。但呢一刻,佢竟然唔知可以去邊。

「車!妳地淨係響條街到鳩行,追黎追去都得喇,唔係咩?」

MK妹冷笑咗一聲。

我明白,我諗番起頭先行過黎公園個一段路仔,不言而喻,即刻明佢點解會冷笑。其實我成日都覺得,西洋菜街既行人專用區改番做行車路線,行車個「車」唔係指私家車、的士、貨Van、而係……Gip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

「旺角依家好悶…」MK妹繼續講:「我就黎唔記得旺角係點,有咩行有咩買……」

 

佢講完呢句之後,我個腦突然浮現番一段MK歲月,無錯!我都MK過。成長既階段,有邊個未MK過?記得個時有三個Friend,有一個係潮人,一個波鞋撚,一個就毒撚。MK呢個地方滿足晒三個願望。E出口一出,先陪波鞋撚行暈晒成條波鞋街睇新出/特價既波鞋,然後再跟潮童去瓊華→CHIC之堡→潮特,最後輪到毒撚發威,一入信和就係佢主場。

互相影響下,毒撚間中會買幾件潮TEE,潮童偶爾都會入手一兩隻動漫figure,而我有時都會執到一兩對斷碼特價Nike波鞋。行完街,就一齊去掃街,或者上Neway唱K,咁就一個無憂無慮既星期六。

依家無再同班Friend齊齊MK,唔係人大咗更上一層樓睇唔起MK呢個地方,而係相反,好多野都買唔起。四十蚊一碗牛雜,二十蚊一串燒賣魚蛋,我真係食唔起,這些機會……都係留番畀啲野生土豪水魚喇……

「I know your feel,絲打。」我都坐埋落地,坐咗響佢隔離,一齊望住個個不再一樣既夜空。

「妳唔知去邊,所以黎咗呢度?」我嘗試再打破沉默。

「嗯…我淨係想抖啖氣,靜下,出面啲人講野好嘈,我聽到好頭痛。」佢聲音開始嗚咽:「其實……今日係我生日。」

「生日快樂!!!」我望一望錶,未過12點。

「嘻!多謝…」佢笑中有淚:「你係今年第一個親口同我講生日快樂,多謝您…」

響呢一個有少少乾柴烈火,又有少少感動既Moment,我已經合埋咗雙眼,預備迎接佢都合埋眼然後鍚過黎既一刻……

點知,佢電話響。

佢由手袋入面拎出一個「BlingBling」iphone。

我扮望去另一邊,等佢可以冇咁尷尬咁聽呢個電話。

我唔係幾聽到佢講乜,大概只係聽到:「嗯…」、「哦…」、「唔…」之類既單詞回應,語氣好冷淡。

 

大約兩分鐘後,佢收咗線。

「男朋友?」我問。

佢搖一搖頭:「同我鬧交嗰個Friend…」再解釋:「佢問我落唔落去老蘭,佢同另一班Friend隊緊酒。」

我:「咁妳家去Join佢地?」

佢:「唔啦!我都唔鐘意個度」佢望住我雙眼講:「你都識話我係MK妹啦!」

唔……?

佢:「咪扮野,你岩岩第一眼望我個時一定有咁諗囉唔該!」

我:「呃……SOR…」

佢:「講笑渣!」

我:「咁妳依家去邊?」

佢:「番屋企…」

我:「岩既,生日同屋企人慶祝下!」

佢「咪咁老套啦,我搬咗出黎住好耐。」

我:「唔……」

佢:「習慣咗一個人住,自由好多。」

我:「不如我送妳?」

佢:「唔使喇!我屋企就響呢度附近。」

我:「咁…妳會唔會再黎呢度?抖下氣…?」

佢:「你指黎旺角?我無得揀,我就住響旺角,響呢度大。」

我無問MK妹拎電話,因為今晚只係偶然既一次萍水相逢,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無謂令佢再度再度…我望住佢離去既背影,慢慢消失於一間間金鋪藥房、一個個拎住十幾袋既平頭西裝佬,一喼喼奶粉水貨之中……

再見喇,MK妹!

 

響果一晚,我走入一間7-eleven,買咗一部打火機。

我知道未必會再有機會見番MK妹。可能佢好快就會去咗中環做Sales,自此寧願出入高級商業區,都要脫離MK妹呢個身份。再或者,「旺角」呢一個地方,終會被發展成「旺角商業城」或「Wang Jiao」……MK不再存在,哪有MK妹?

雖然係咁,但我同自己講,間中都會再去呢一個公園,拎部火機出黎撻一撻,希望有次撻完火,黃黃既曙光消散前,會響陌生既人煙中,再一次見到MK妹既身影。

 

 

作者:莎比亞

莎比亞
最新出版著作:《原來比單戀更寂寞》。|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Shakepearelov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6692
Date: 2015-01-19 15:22:41
Generated at: 2021-06-16 02:28:4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19/96692/旺角黑夜,有個mk妹叫我幫佢點枝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