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家表示:「受歡迎,只因我矯情。」

MIDDLE 體 GRACE 寫

(姬絲娘娘揮毫)

 

在網絡上寫文要紅,最重要是懂得傷春悲秋,毫無道理地斷行,這些都是常識,不用我多說。我們不斷在酸這群矯情作家,完全無法理解為何一個蒼白無力的Facebook Status可以得到數萬個Like,但你們有沒有想過矯情作家背後爆紅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我在「十月芥菜」的年紀,常常看亦舒、張愛玲、張小嫻和深雪的小說。我特別喜歡張小嫻的「麵包樹系列」,女主角在情路上的跌碰一直陪著我長大,張小嫻優雅的文字亦深得我心。但現在的香港人呢?他們大多都不愛看書了,矯情作家深得大家歡心,只因大部分香港人都抗拒文學味道太重的作品。我們常常指責矯情作家們不識字,但他們的粉絲正正是不懂何謂文字才會欣賞這類文章。

舉個例子,如果你跟這群學生哥、師奶、OL們說:「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蝨子。」他們或會想:「What the fuck is this? It is too difficult!」要成為矯情作家的第一招是語焉不詳,似懂非懂,例如「過去的就讓它過去,曾經畢竟只是曾經」,這類句子要呃數萬個Like輕而易舉。這群讀者需要的,正正是簡單而又沒有意境的文字。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速食,三分鐘看完看懂。由始至終,他們講的根本不是對文字的品味。

 

我們不明白為何他們會對矯情作家的文字有共鳴,答案就在於作家們寫的都是「阿媽係女人」。某大作家數天前寫了一個關於打電話和發短訊的Facebook Status,短短數句本來毫無深度,卻得到了數萬個Like,令人大惑不解。但當你細看下面的回應,就會明白這群讀者的所謂的感動,其實是來自於對自身經歷的回想,而非該名作家說出了任何大道理。當矯情作家所選擇的題材總是「阿媽係女人」,而且必定會出現在每段戀愛之中,就能提高「共鳴感」的命中率。如果你問我為什麼這種蒼白的文字都能引起共鳴,我唔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你看看周杰倫和昆凌的「愛得深,愛得早,都不如愛的時候剛剛好」如何在Facebook洗版,如何令七百萬香港人感動流涕,就會明白大部分人都是這樣的膚淺。

在情愛的世界之中,很多人都希望找到寄托,例如在音樂與文字上得到認同感與共鳴。不少人在Facebook上分享矯情作家的文章或Status,其實是因為不敢將自己的感受訴諸於口,但又希望有人關注自己的心情,只好裝作很欣賞矯情作家寫的這篇文章,告訴別人自己很有共鳴,真正的目的卻是爭取戀愛對象的注意。對於沒有品味而又心智年齡不高的讀者來說,矯情作家正正提供了機會讓他們自我安慰,透過直白無力的句子,讓讀者們感受到原來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有位作家能一語中的,說穿自己的感受。這些文字有沒有深度,對於他們而言根本沒有意義,他們需要的只是自我幻想出來的認同感罷了。

在這個年代的網絡世界裡,要火速上位,寫矯情文章簡直是首選。你跟港豬們講政治?講社會民生?誰理你?矯你有無?無?難怪你唔受歡迎,只能做個小小的酸民呢。

 

作者:婷欣

婷欣
你好,我係風月亭亭長:)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7120
Date: 2015-01-23 17:28:47
Generated at: 2020-10-31 18:37:2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23/97120/大作家表示:「受歡迎,只因我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