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班社運菁英係唔係真係信任民主制度?

Daisy Chan

 

筆者手按鍵盤之時,港大公投正式決議通過退出學聯。

就港大退聯一事,筆者相信每個人都有獨自的判斷,沒有誰比誰有更大的話語權。因此當本土派與傳統左翼社運派在各自就港大退聯陳述利害而且針鋒相對時,筆者認為並無不妥,如J.S. Mill論述言論自由之可貴時,指出不同觀點之互相較量,是自由社會中找尋真理之方法。但本文要討論的並非退聯一事孰是孰非,而是要指出左翼社運菁英對退聯結果之反應,如何與民主精神背道相馳。

 

首先來看看社運菁英們對退聯結果之常見反應:

「中共統戰派多年來意欲染指港大學生會拆散學聯,今天大概樂見其成」(周澄,2015)
「我係王耀瑩就開返十支八支紅酒興祝,唔駛出手就大豐收」(陳倩瑩,2015)
「邊個最開心我唔知,但香港政府、教育局一定在偷笑。」(林兆彬,2015)

 

究竟港大退聯成功是中共統戰派、王耀瑩、香港政府最高興,我不是他們肚中的一條蟲,無法體會別人/一整個組織的情感變化,因此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退聯的結果是港大同學以最直接民主的方式(公投),反映他們的集體意志。如果我們相信以民主制度作出集體決定的話,每一張選票都直接地包含了每個人的考慮,是利害計算的總和。當然,如此集體決策並非必然正確,有算錯的可能。但一旦我們接受了民主制度,我們也只能相信集體的決定,共同承擔計算錯誤的風險。正如Karl Popper之民主理論,表明正正是因為我們永遠都沒有足夠的知識準確地預知未來,所以我們才會接受民主制度作為「試錯」的一個方法,逐步找尋管理社會的最好方式。

這種說法並非要貶低民主制度,因為在民主制度下,一旦我們發現真的計錯了數,可以用同樣的民主程序進行和平的修正。正如退聯真的使港大學生會染紅的話,港大同學大可以再舉辦一次公投重新加入學聯。歷史向我們清楚表明,平均而言,這種「試錯」的制度遠比獨裁下的discretion犯下更少的嚴重錯誤。

 

但觀乎社運菁英們對退聯結果之反應,可以看到他們的菁英思維,與信任大眾的民主制度背馳。這是一種家長主義 (paternalism) 的思考模式,即自己的觀點必然優於大眾的觀點,當集體意志跟自己的判斷有所不同時,就肯定是群眾出了錯,我作為菁英必須領導他們走正確的方向。這種自命不凡的思維,從「退聯班人垃撚圾」等言論可見一班。共產主義禍害千百萬人,正是因為一小撮人自以為掌握了絕對真理而脫離現實。這群左翼社運菁英的思考模式,與他們左翼理論的老祖宗馬克思「歷史有必然進程」的史觀、列寧的「共產黨領導無產階級」理論,以至中共菁英對港人之傲慢態度,可謂一脈相承。

如是者,若我們把香港的民主進程,交到這一群口中支持民主、但背後思維反對民主制度的社運菁英手中,又是否能夠期待任何實質的成果呢﹖

 

(p.s. 本文原希望使用「左膠」一詞稱呼左翼社運派,但後來因顧及要照顧他們的弱小心靈,以免他們一見「左膠」一詞就自動turn on被迫害mode,因用詞而費言,以致無法客觀看待本文觀點。)

 

作者:Schwarz

山城學生,痛恨矯揉造作與形式主義,深信真理使人得到自由,現實生活卻平庸非常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9344
Date: 2015-02-15 17:56:22
Generated at: 2021-07-27 15:56:2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2/15/99344/其實你班社運菁英係唔係真係信任民主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