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同學聚餐,那件算不上曖昧的小事

舊同學聚餐,那件算不上曖昧的小事

 

有日,facebook突然傳來一個活動邀請,本來以為是無謂的廣告,但發現,原來是中學同學發起的聚餐。

「已有十五人參加。」我毅然點下參加鍵。

老實講,從中學畢業之後,中學同學大多仍是中學同學,沒有更進一步的關係。相反,有很多中學時的死黨,卻變成我口中的中學同學。

以前連打機殺左幾多個人,都會用電話公告天下。由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連約聚餐,都要用facebook。

 

參加者的名單中,所有人都顯示是英文名,在中學時代,英文名只在英文堂才會用到,而大部分我已經忘記了他們的名字,我逐個點入他們的大頭貼,個個都走晒樣,有的是婚紗相、有的是兒子的獨照、有的是藍色或黃色的絲帶…

我知道,這樣做的不止我一個,換著是其他人,都會點入我的facebook,為記起我的名字而苦惱。

當我點入她的大頭貼,舒了一口氣,她的近況還是顯示單身。還是跟以前一樣漂亮,少了份稚氣,但多了點氣質。雖然在我的腦海中,她還是個穿校服裙的女生,但就算變成現在這個模樣,也無疑是全班的校花。

很難令人相信,已經變成肥師奶的女同學,以前跟我是同學校,同班房,同年齡的生物。

 

我當然記得她的名字,她叫張子寧。

 

我由中三開始就跟子寧同班,一直到中學畢業。記得中五那年,她被安排坐在我旁邊,那時候我發誓,一定要在一年時間內追到她。

結果,我連表白都沒有向她表白。

我跟她的關係,就徘徊在普通同學,與親密朋友之間。上堂時我會向她討零食,她會在我書上寫上不明所意的歌詞。我會在她桌上畫公仔,英文會話堂,她總會跟我同組。

然而,這種曖昧關係,只限於在學校時間內。我從沒有約過她去街,她也沒有跟我吃過早餐。放學鐘聲一響起,她又會變成一個陌生人,總有幾個隔離校的會等她放學,有時候是男生,有時候是像男生的女生,有的穿校服,有的穿假裝成熟的便服。

 

一直到畢業,我與她的關係就這樣淡淡的完了。

 

後來,不知經什麼途徑,我add了她的facebook,偶爾,我會讚好她的相片,但我們從來不會聊天。

 

聚餐日到了,我準時到達,同學們的話題總離不開工作,有幾個開始談子女經,又有的在談政治。畢業以後,我還是沒什麼出息,找了幾份不同的工作,但仍找不到自己的興趣,因為我的興趣,不是打機,就是看漫畫,似乎與賺錢扯不止關係。

閒時會在網絡上,用文字分享滿腦子荒誕的故事。雖然寫故事沒有收入,但我只希望有種被期望的感覺,就當彌補現實的不足吧。

工作、薪金的話題完了,終於來到重頭戲中學時的回憶,子寧是校花,不論校內校外都很多朋友,所以大部分往事都是她提出的。誰誰在廁所抽煙被抓到,某某每天放學都要向訓導主任報到,以前夾band的萬人迷,現在變成一個有大肚腩的地產經紀,大家都興高采烈地聊個沒完沒了。

也許,我與她的曖昧根本不值得一談,她從來沒有提起過跟我有關的事。我的腦海不約而同回憶起中學時期的片段,相比起她所說的,我只有些乏味可陳的故事。但每個畫面,都有她。

飯吃完了,結帳時大家都言之鑿鑿地約定,下個月一定要再搞一次同樣的聚餐。當然每個都非常讚成這個建議,他大家都心裡明白。

講再會太多,有幾多再會。

 

餐廳樓下,食煙的圍成一團,有同學因為有老婆有仔女需要回家報到。剛好,子寧站在我的旁邊,拍一拍我膊頭。

 

「喂,唔記得我啊?見你成餐飯都無乜點講野嘅。」

「記得,梗係記得。」

「點啊你,而家做緊乜?」

「普通文員囉。」

「咁悶嘅,咁平時呢?又打機啊?」

「我、我喺網上面寫小說嫁,不過無乜人識咁解。」

「嘩,咁西利?!我都好鍾意睇小說嫁,send俾我睇丫,你有我facebook嫁可?咁你筆名叫咩?」

「好啊,我返屋企send俾你,我叫藍橘子。」

「咁得意既,咁你記得send俾我喇喎,拜拜。」

 

雖然,我跟子寧吃過一餐飯,但腦海裡,她仍然是一個短校服裙的校花。回家後,我沒有將任何故事send給她,因為我怕她說的只是客套說話。

不過,我決定將這晚發生的寫成故事。希望子寧知道我的筆名後,會入我的專頁看到這個多年後的表白。

如果她真的愛看小說,或者有一日,她會在書局上,看到這個屬於她和某某,連曖昧都算不上的小故事。

 

 

作者: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9920
Date: 2015-02-21 15:31:13
Generated at: 2020-12-03 06:20:3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2/21/99920/舊同學聚餐,那件算不上曖昧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