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的高速迴轉

今天,忽然又有網友把這東西找出來。原因,是因為台灣那邊,又有 Philip 的訪問。

還記得詹瑞文仍對劇場有一點輸出的時候,他是很在乎 Philip 來香港要有宣傳的。只是,沒有香港人在乎他的好。那個他,是Philip 。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Adrigax )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Adrigax )

 

舞台是什麼地方?

為什麼在網路世代,大家都想那麼analogue,那麼low-tech的舞台劇?是因為我們看厭了陳腐的電影或是過份塑膠的電視眼淚秀?或是大家都知道舞台是一個神奇的地方,我們都可以在舞台上,找到一種……能量。

「我不會叫用『energy』這個字,那是一種impulse。我想是我們看到了舞台上的impulse。一個人,吃了十公斤的意粉,也許都會有很多energy,但是他不會跳起來。我們尋找的,是impulse。有了impulse,那個演員才會在舞台上跳起來。」Philippe Gaulier 說。

PIP劇團這一次找來了甄詠蓓和詹瑞文的老師Philippe Gaulier到香港,舉行一連五天的工作坊。Philippe Gaulier 在我出生那一年,1980年已經設立自己的戲劇學校。他出名尖酸、挑剔和嚴厲。他的學生,當然名滿天下。如果你嫌「甄詹」二人的名字也不夠響噹噹,Philippe Gaulier 的學生仍包括《此情可問天》的愛瑪湯遜、《閃亮的風采》的謝菲路殊(Geoffrey Rush)、《魔街理髮師》的女主角海倫娜寶咸卡特(Helena Bonham Carter)和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沙格畢朗伯肯和《哈利波特》系列中演Mrs. Arabella Figg的卡芙蓮肯達(Karthryn Hunter)。

 

學戲是學什麼的?

既然主題是「希臘悲劇」。為了看他們的演出,我翻了尼采的《希臘悲劇時代的哲學》,是他的一部未完成、生前也未發表的早期著作。尼采是一個什麼人?你當他是一個麻煩又多事的哲學家吧。

《希臘悲劇時代的哲學》中說,「對於離我們較遠的人們,我們只需瞭解他們的目的,便可以從整體上對他們加以褒貶。而對於離我們較近的人們,我們則根據他們用以實現自己目的的手段,對其做出評判:我們往往責難他們的目的,卻因為他們實現自己意願的手段或方式而喜歡他們。只有對於它們的創立者而言,哲學體系才是完全正確的。對於所有後來的哲學家來說,這些體系往往是一個巨大的錯誤,而在智力更為低下的人看來,則是真理和謬誤的混合體。但歸根結底,這些體系是一個錯誤,因而,可以棄之不用。所以,很多人對所有哲學家進行非難,因為哲學家的目的不同於他們自己的目的;哲學家是遠離他們的人。」

這些事情,是何等沉重的事?但場內,虛心學戲的,有淡妝上陣的林嘉欣,也有偶像歌手阿Sa蔡卓妍。你都想知道他們學了甚麼吧?

 

兩小時的workshop中,如果你是外行人,你一定會以為演員們都是鬼上身。但演戲,有時候就是要鬼上身。

「作為一個老師,不是要教你如何做,但是要你找出你的inner beauty,你自己最美的地方。」老師會把演員的感覺抽出來,而不會教他們如何「活用」戲劇理論。

甫進場,我就看到台左是一個國內男演員,台右是一個國內女演員,一對一,用京劇的唱腔去演一場希臘悲劇。兩者都用唱的,去把他們要表達的想法使出來。短短十五分鐘,把全場震懾於台上,久久不能釋懷。

第二節的排演,是PIP劇團的蝦頭(楊詩敏)和泰臣(翟凱泰),二人是major,帶著一隊人(chorus),演著古希臘悲劇《奧瑞斯提》(Oresteia)的其中一節姊弟相認的戲碼。二人帶著各自各的chorus,他們做什麼,chorus就跟著做什麼。二人極盡全力,睥睨對方,來來回回,近近遠遠,起起跌跌,湧湧散散、追追逐逐。衝突和寬恕,眼淚和笑聲,爭執和接吻,都在同一個舞台,以同一套形體動作,於同一個時間中出現。老師和翻譯兩邊坐在台端,只是觀察,在適當時候提出一個指示,演員自動的,說出各種除了在舞台上才會聽得見的對白:

「你應向神明禱告。」泰臣說。
「神明亦都答應了你。」蝦頭回話。

……

「台上的人,散開。」

「笑,笑著的唱。」
「笑著的哭,哭著再對看。」
「台上的chorus散開,然後,兩人接吻。」

這樣,就把一個短篇的排演,引發出兩個演員無限的魔力。我看這個排練之前,看完整個表演,台上演的,台下看的,都有無限的情緒搞動。究竟為了什麼,人可以發出這樣強而有力的魔力?

「在舞台上,演員一定要是一個gamer,有game的人,才有play;有play的人,才有快樂。不快樂的,把演出當成每一天都一樣的工作,就一定不會開心的。

「當我看二人(蝦頭和泰臣)的表演的時候,我感覺到她們在回想昨天她們為什麼做得好。這樣是不好的。每一天,其實都是不同的。如果你在巴黎,看舞台,星期一、二、三的,大多是悶到不行的表演。但,到星期五、六、日,表演就會很有趣。有時候,我們做得好,並不是我們擁有一個方法,是有很多別的理由在裏面的。或許,那一天的天氣好,或是其他的。所以不可以回想以前。

「演員就只好放開自己,之後就會進入狀態。二人都做得十分好,很有東西在裏面。」 Philippe Gaulier說。

 

演技是一種很難用文字表達的東西。你如何寫,寫蝦頭和泰臣在舞台上像是白銀撞著水晶,而且是二人糾纏在一起高速地迴轉,製造出一個類似鑽石光芒一樣的黑洞,把在場所有觀眾都吸進去……那麼,你又會明白嗎?你又會理解觀眾(如我),看過看內心的激動,和想再看一次的熱情和慾望嗎?

不會的,因為舞台是一次性的、現場的、即時性的、有化學作用的、沒有方程式的、只有今次沒有下次的。學習演技,也不是上過幾堂,就可以在電影中大放光芒,把自己混入金馬獎金像獎的紅地氈。戲劇是一種要付出生命去理解的事情,我有限的文字力量,已經表達了我最大的感動和熱情,從這一次希臘悲劇的工作坊中,我看到,有一件事,從尼采的《悲劇的誕生》中,是一定要說的:

「每部真正的悲劇都用一種形而上的慰藉來解說我們:不管現象如何變化,事物基礎之中的生命仍是堅不可摧和充滿歡樂的點。」

 

(原文刊於 2009年 4 月Milk雜誌)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新聞】新 PS Plus 訂閱服務推出 要補差價兼無訂閱期揀引起爭議 by 滅盡殺手
    有見微軟推出嘅 Xbox Game Pass 大受歡迎,Sony 亦都緊接推出自家嘅訂閱服務,亦即係今日正式上 […]…
  • 《彼岸島》絕對是我人生中看的其中一套最令我無言的漫畫。 by 鵝鑾鼻燈塔
    如果你沒有看過,恭喜你,你的人生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失的。這種比狗血更狗血的劇情,永無休止又不斷無限loop的橋段,看了也想把自己雙眼也插盲。簡單來說,主角不論做了甚麼,也無法打死早已不死的吸血鬼之王,只能眼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有時甚…
  • 【BNT-020】為保住工作的女生注射了疫苗 by 柚希
    她解開襯衫最上的兩粒鈕扣,輕輕的向左邊拉下襯衫露出少部分的黑色胸罩跟小麥色的肌膚,教男護士呑了呑口水。「消毒完喇,會有少少痛,忍一忍吓。」「嗯。」Jess緊閉眼睛,憶起工作上的瑣碎事情嘗試分散注意力。「打完架喇,小姐你去休息區坐到紙仔上嘅時…
  • 18年後再次見到中國人,佢露出巨龍打招呼 by 薰華
    首先,我哋要了解下秦漢時嘅人係點坐嘅先。今日我哋會坐喺櫈上面,其實係胡人帶嚟嘅文化嚟,早期華人嘅正式坐姿,就係今日日本人嘅「正坐」,係坐喺地上面嘅,而呢種坐法,冇練過嘅話我真係寧願唔坐。…
  • 老師話同性戀唔啱,應該點答返佢? by 外賣仔
    如果一個「老師」話同性戀唔啱,你哋拍拖係錯嘅,千祈唔好諗住抗衡話同性戀無嘢先,因為呢個「老師」已經預設咗呢條問題,佢啱,但你錯。呢個時候你要先更正佢條問題先,記住,係更正佢條問題先,因為你面對緊嘅對手其實係一個白痴同埋低能嚟嘅,根本對同性戀…
  • 【轉工適用】Reference Check 又黎料啦 by HR 扮工週記
    Reference check 一般會喺個 Candidate 拎咗 Offer 之後做,公司會跟據 Candidate 俾嘅資料,然後向以前嘅僱主查詢所提供資料係咪屬實。不過唔係所有公司都會做,一般某啲特定行業或者有少少規模嘅先會去做。其…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0334
Date: 2015-02-26 00:00:28
Generated at: 2022-05-26 06:35: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2/26/100334/演員的高速迴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