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機中心,被當成一回事的Full Combo

遊戲機中心,被當成一回事的Full Combo

 

雄性,就是一種死要面子,誓要跟同類分出勝負的生物。因為強者,才能得到異性的芳心。

古時候,日本武士會用刀進行對決,至死方休。而在地球另一端的西部牛仔,亦喜歡以槍對決,先背靠背,然後鬥快轉身射出回馬槍。

時至今日,當然無可能隨便在街上舞刀弄槍。不過,亦有一個讓雄性動物決鬥比武的地方。

這個地方叫,機舖。

 

以前沒太多娛樂,年滿十六歲的男生,都總會落機舖見識,成人禮嘛。

在機舖內能讓兩人對決的遊戲很多,就譬如說格鬥遊戲是最能直接分勝出的一種。可是,兩個麻甩佬肩並肩對著同一個螢幕,背影看上去有點兒那個。有時候隔離撞正一個紋晒身的背心佬,感覺就更差。雖然遊戲製造商有見及此,後來生產的格鬥遊戲一個螢幕只能讓一個玩家操控。

不過,一個大男人,咬牙切齒地握住支棍猛搖,始終都好嘔心。

 

另一種受歡迎的遊戲是賽車,具有速度感,甩尾飆車動作有型之餘亦令少女們為之瘋狂。但是,以上所說的只限於在現實世界裡,因為有跑車代表你很有錢。但你在機舖玩賽車遊戲…才幾蚊雞一鋪,駕駛座仲要每日幾百人坐過。再者,遊戲裡的所謂虛擬實景和彷真音效,可能是男人的浪漫。但看在女士們眼裡,除了看著螢幕轉到頭暈,駕駛者就跟在酒樓樓下,入一蚊有兒歌聽只懂前後搖晃的硬膠車上,那個天真的小朋友無分別。

 

既然男生決鬥是為了吸引異性,那麼我當然要找一樣最能吸引異性的遊戲,那就是音樂遊戲了。好死不死,音樂遊戲很考驗節拍感,而我的節拍感奇差,手指又不靈活,但仍令我手執一把搖滾結他的主要的原因,是我常去的機舖結他機隔壁放著的是鋼琴機。每次落機舖,阿慈都會坐在鋼琴機上,彈著同一首歌。

 

我還記得幾年前的暑假,我在機舖第一次遇見她。

 

「嘻嘻,又輸咗。」阿慈吐吐舌頭。每次她玩鋼琴機,身後總是有三個女仔朋友等得不耐煩。

「阿慈,次次妳都彈唔到嫁啦,不如三個人玩拍拍機好過啦。」那時候,我正好在旁邊經過,於是我便知道她叫阿慈。

「咩喎,我覺得首歌好聽丫嘛。」然後,阿慈就被拉走,跟她的朋友玩拍拍機。

 

每一次,阿慈總會彈同一首歌。每一次,她都會輸得很慘,輸了的她,總是吐吐舌頭,一臉尷尬但又很滿足地被朋友拉走。

每一次,我都會遠遠凝望著她。

 

於是,我每一次落機舖,都玩擺放在鋼琴機旁邊的結他。點解唔玩鋼琴?因為我在偷望阿慈的過程中注意到,如果鋼琴機有人玩緊,她都不敢擺低一蚊跟機。於是她只會一邊同朋友玩拍拍機一邊偷望,直到鋼琴機無人的時候,她才會飛奔跑過去入錢,彈同一首歌。

 

所以如果我玩鋼琴機,阿慈就永遠不會走過來。再加上,我無意中發現結他機亦有阿慈喜歡的那首歌。

當時我天真地諗,可能,阿慈會察覺到我每次都彈她喜歡的歌,然後…喜歡我。

於是從那天起,我就以彈到那首歌的最高難度版本為目標,每日起身就落機舖練習,一直練到夜晚,希望有一日可以引起阿慈的注意。

 

起初,我因為太留意阿慈有沒有坐在旁邊玩鋼琴,又或者有沒有在身後聽我彈結他,分心了,結果輸得超慘,幾乎每天都白交學費。

終於有一天,我的愛情運終於來臨,在我玩結他的時候,她坐在鋼琴機上,懶理身後朋友的白眼,彈著同一首歌,結果還是輸了。她似乎注意到,我在彈跟她一樣的歌,當時我還沒有練成,所以很快就輸掉被「CUT歌」了。

 

嘆了一口氣,我偷偷望向旁邊,正好跟阿慈的視線對上,她向我吐吐舌頭,結果還是被朋友拉走。我因突如其來的交流而當場愣住,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喂哥仔,我擺咗一蚊跟機喎。」身後一個衣著搖滾,眼神反叛的長髮男拍一拍我膊頭,我才回過神來。

「對唔住…」我放下結他,摸著變得滾燙的耳珠。

從那天起,我每日如常落機舖彈結他機,而且變得非常專注,即使阿慈跟朋友踏入機舖,就算她在我旁邊彈鋼琴,就算那搖滾男在我後面充滿怨恨地擺低一蚊…我都一心要完成這首歌,因為我天真地深信只要我彈得完成首歌,阿慈便會喜歡上我,我會表白成功,至少…我會有向她搭訕的勇氣。

 

漸漸地,我能抓住那首歌的拍子,我由中途被CUT歌,變得能彈完成首歌。而且,我更開始有裕暇去望一望周圍,到底能否再跟阿慈的眼神再對上多一次。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再沒有見到阿慈在機舖出現。

於是,我由彈完成首歌,將目標變成要拿到Full Combo。

或者一個人只要有決心,就什麼事都可以成功,我很快就拿到Full Combo,而上天也給我獎勵,我終於撞見阿慈落機舖。

不過,跟在她身後的,不是那三個硬要玩拍拍機的朋友,而是…她的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明顯沒有來過機舖,因為他總是捂住耳朵,覺得機舖好嘈。阿慈先拉著男友兩人玩拍拍機,男友的手腳極之笨拙,連阿慈都玩得比他好,。接著,阿慈瞟了一眼鋼琴機。但唔知點解,我早就急急腳離開結他機,在遠處偷望。

 

「喂,你玩結他咁叻,不如試吓玩結他機吖。」阿慈撓住男友的手,半拉半扯來到結他機前。

「好,不過我第一次玩喳。」

「唔緊要,我幫你揀歌,有隻歌我好鍾意聽嫁,你彈俾我聽吖。」

「好啊,我試吓。」

 

不出所料,阿慈選了她最喜歡的那首歌。

「Game over…」不出十秒,男友連一個音都沒有彈準便輸了。

「乜你咁屎嫁。」阿慈嘟起嘴。

「呢部機同真結他完全唔同,又無樂譜睇,得D方格彈上黎…」

「諸多藉口吖你。」阿慈用力捏男友的臉,又說:「以前我落黎機舖,成日都見有個男仔玩結他機,佢好勁嫁,成日都彈呢首歌,不過…今日好似唔見佢落黎。」

「妳都成個月無黎啦。」男友將她摟進懷裡。

「咪你囉,咁耐先肯陪人地落黎一次。」

「呢度真係好嘈,不如我地去食嘢仲好啦。」

「嘖,又好。」

 

就因為這一次,我再沒有落機舖。事隔幾年,有一日我心血來潮,腦海裡突然響起那首歌的旋律,於是竄咗落去機舖。究竟那部結他機還在不在,我又會否撞到阿慈?!

但沒想到現在的機舖,幾乎全部都變成推銀機,坐著博殺的全都是師奶阿叔…別說結他機,更加不可能遇見阿慈。

 

「噫,乜而家機舖咁悶嫁。」

「係啦,都無拍拍機玩。」

「快D走啦,呢度好大陣煙味。」

我正打算離開,瞥見四個女生從推銀機中鑽出來,掠過我的身邊,然後快步離開機舖。

她到底是不是阿慈?如果是的話…

她又會不會記起,那個曾經為了她,彈了首Full Combo的男生呢?

 

 

作者: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0503
Date: 2015-02-27 14:09:21
Generated at: 2020-12-03 05:59:5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2/27/100503/遊戲機中心,被當成一回事的full-com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