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緊公屋就沾沾自喜的文員仔

11043278_796003447152472_1262120536938896268_o

 

「喂,抽咗未?」

「梗係有抽,不過難中過六合彩…」

「當多個機會囉。你白定綠先?」

「綠,一早住緊公屋啦。」我比了個勝利手勢,朋友們紛紛豎起中指。

「哈哈哈,我去交交水費先。」

「仲有成打啤酒等住你啊,咪咁快醉啊。」

「我去廁所睇吓有冇飲醉酒嘅靚女,你知啦我有層樓揸手,去到邊都食雞脾嫁。」我打了個嗝,盡力保持直線步去洗手間。

 

到了某個年歲,一班老朋友相聚,由去網吧變成去酒吧,談論話題就由以前的打機、溝女、食女…變成現在的工作、結婚、買樓、生仔。回想起來,如果可以選擇,我們都不想成長,只是生活會逼使一個人成長,令我們變成一個被奴役的成年人。

以前,默書測驗甚至考試,一個不爽,就可以扮病逃過一劫。現在呢?無論你在公司考個滿分,老闆仍是覺得你不夠努力,考百二分兼夾每日自覺留校溫書才算合格。

 

以前每逢假日,夜晚一大班朋友就會到網吧互相撕殺,一直至太陽升起才方休。現在呢,大家都被工作纏身,加上伴侶妻兒,家中父母又進化成兩老。但吊頸都要透透氣,所以逢星期五,我跟一班朋友都會到酒吧劈酒,用廉價酒精暫時忘掉生活煩惱。可是每次到十二點,大家都要回家交人,返回忙碌乏味的生活裡,比灰姑娘更加準時。

 

穿過酒吧又窄又暗的走廊,剛好與一名步出洗手間的女生迎面相撞。抬起頭,在昏暗與煙霧繚繞中,女生的輪廓跟某段苦不堪言的記憶重疊起來。

 

「阿娜…?」我不禁脫口而出。

「咦?你係…哦!喂!近期點啊?」阿娜彷似碰見『不太熟』的老朋友般向我俗套問候。

然而,我是她的舊男友,半年前在酒吧中相識,當時大家都渴醉了,在酒店睡了一晚。隔天醒來,她有點驚訝自己跟一個素未謀面的男生全身赤裸睡在床上。我醒來後,相當訝異自己竟然會出現在有落地玻璃俯瞰海景的酒店,而不是麗晶賓館。

跟阿娜的關係,就只是上過一次床,吃過幾餐飯,逛過幾次街,僅此而已。分手的原因,是因為了解我而分開。

 

「都係咁囉,每日返工放工,妳呢?」

「無啊,男朋友本來喺上海做生意落黎香港玩,咪帶佢落黎囉。你呢?」

「我…咪同當日識到妳一樣囉,同班朋友放工黎劈酒喳嘛。」我自嘲。

「車,講呢啲。介紹你認識吖~」

「吓,唔好喇掛。」

「咪咁婆媽啦,我都唔介意。」

 

於是,我就被阿娜牽到我從未踏足過的酒吧包廂,裡面每個都穿著骨挺西裝,嘴裡勺著雪茄,桌上放滿不知道什麼年份只知道一定很貴的酒。阿娜繃跳著走到其中一個男人身旁,在他耳邊輕聲介紹我。

半年前,就是因為她了解我只是個去一次酒店一夜情,份糧就見底的文員仔而分開。

她會怎麼介紹我這個穿著平價裇衫,手袖接起,腋下濕了兩大片,每次來都只喝特價啤酒的前男友呢?

我不想知道…

我一言不發回頭就走,為了保存僅餘的骨氣,就是我沒有關門。

 

回到自己桌上,有些朋友已經提早離開。其餘的人都在死命喝掉已經放涼了啤酒。

「喂!做乜去咁耐啊,唔係真係俾你執到件嘛?!」其中一個朋友瞪大眼睛神情凝重。

「唉早知十幾年前就叫屋企人幫我供首期啦。」另一個朋友抱著頭。

 

我嘿地冷笑一聲,暗地裡嘲笑這個,住緊公屋就沾沾自喜的文員仔。

 

 

作者: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1021
Date: 2015-03-04 17:34:11
Generated at: 2020-12-03 05:54:2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3/04/101021/住緊公屋就沾沾自喜的文員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