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與蔡東豪

chai

 

黃之鋒接受外國《新左翼》訪問,講到香港獨立的民情,黃說,正在冒起,但香港沒有國際支援,那是膚淺的,最終會消逝。

後來這番話受到很多人批評,黃亦一如以往的出現來辯解。黃說,他說Superficial一詞的意思不是膚淺,而是想說港獨討論很表面,沒有離開「排拒大陸人的種族意識抬頭」。

不是單純仇恨大陸人的港獨討論,絕對有。《香港民族論》和《學苑》不算深入,但說了很多;城邦遺民又是一家,各種研討,雨後春筍。也許有些示威行動傷了黃之鋒的愛國心。但有類似行動,不代表整個事情就只有反大陸人,這只是普通常理。

原文說港獨「will Fade」,是很決絕、沒有懸念的,就是陳述港獨最終是不得人心,不得外力支援,而必.定.消.亡。

其實這樣想,對一個「泛民」來說,多正常。十個泛民,十個都會這樣答。

鬧黃之鋒的,都是一些在網絡和時事上比較跟得貼的人,不算多,不明白黃之鋒為何要煞有介事澄清一番。

認定港獨膚淺,最終要消滅,從何俊仁到黃之鋒都可以這樣想,基於他們的六四愛國立場,我覺得很正常。「大多數人」也是這樣想。只是黃之鋒不放棄任何身位,絕不all in,幾面都要下注。

《陽光時務》兩三年前訪問學民思潮的訪問,黃之鋒也表達了不輸司徒華的六四愛國立場。我當那是他的信仰。那麼,他完全不看好港獨,是很正常,也是真誠的看法,根本不需要修正、不需要妥協。

除非一個人是真的那麼需要左右逢源,否則立場又何須像彈弓一樣縮來彈去。

 

蔡東豪在一個活動談到他的立場新聞,有人問,《立場》不及《主場》受歡迎,蔡東豪說:「前景很暗淡,早知咁暗淡就唔出返黎搞啦。」

首先《立場》無人問津,是因為蔡東豪臨陣逃脫、首鼠兩端,用財技包裝再上市,仍然是散播矯情。

臨陣逃脫,是為死罪,沒人看得起你,自然連讀立場都覺得有失斯文;借屍還魂之後繼續播毒,文字思想空洞,是為不知廉恥。有些事不是有錢就做得到。蔡東豪的錢,買不到香港網民的尊重。

蔡東豪行山回來開《立場》,政治任務是一定的了,只是開場白也說得很Grand:「為香港做點事」、「以香港為本位,堅信我城的未來,應該由香港人自主;民主、人權、自由、法治與公義,是我們致力守護的香港核心價值。」

回來了,萬箭齊飛,要算雨傘革命之前神秘關站的帳。立場反應不佳,蔡東豪就說,早知咁暗淡就唔出返黎搞啦。不是說守護港人自主、自由民主公義嗎?反應差,就不用守護。守護這個哪個,只是說出來黃絲的漂亮話。

生意人就是如此。從《主場》到《立場》,就是一個言不由衷,嘴巴說得響,臨戰即逃脫的契弟。不過蔡東豪都越來越老實,黃之鋒不曾這樣真情流露出契弟的模樣。黃之鋒擅長無意見分享,分享不代表他的立場,你永遠摸不清他的政治立場。明明是愛國立場,又要扮開明,這是很假的呀。但何俊仁去扮李登輝,會似嗎?本來就不是這個料子。

 

黃之鋒哪一派的支持都不願放過,是可持續發展的model;蔡東豪在香港扮「民主派」的時候,亦不放棄大陸的生意。有利盡取,都不得失,兩頭蛇拿的利益最多。做撈家,確實需要如此。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2969
Date: 2015-03-26 16:46:21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0:5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3/26/102969/黃之鋒與蔡東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