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資助養家的可能性探究

見早前文人可樂撰文《偽痞》,文中有一句「早有人指出,藝發局那丁點印刷費資助,實在沒有養起過誰,更不足以讓人稍稍安逸」,引起本人的無限好奇:究竟資助可否養家?

 

11103081_10155344204850237_3532279134054923062_o

 

故且到藝發局看一看,研究例子:鄧小樺小姐。

 

眾所周知她旗下有水煮魚出版社的《字花》和「香港文學館」,前者於2014年度獲撥款$710,200,後者於2014年上半年批$94,000;同頁網址見2013/14藝術行政人才培育計劃再批165,000。

 

11068056_10155344204820237_608210123241806087_o 11046328_10155344204825237_2166032761312866654_o   11079575_10155344204855237_4325900725000099814_o

 

再看單項項目的撥款:

香港文學館有撥款$113,300,水煮魚有撥款$83,300。

 

10708791_10155344204835237_499854354401606452_o

11110795_10155344204830237_9097429761419427394_o

 

藝發局單憑這些撥給鄧小樺旗下的2014年數字相加已達過一百萬,$1,165,800。

 

又見有截圖如下,

1560649_10155344204195237_27996626797457651_n

(黃世澤圖片) 

 

既然鄧小姐有份參與《中學生文藝月刊》分一杯羹,不妨找找2014年的撥款如何? $600,000,六十萬元正。

 

10257337_10155344204845237_5943183576558988482_o

 

單憑藝發局已得超過一百一十六萬的撥款(我已經沒有計那六十萬),其他撥款不得而知,隨意一找,

 

何鴻毅家族基金今年支持了鄧小樺,不知金額如何?

 

觀乎《字花》已得撥款若干,但一本定價HK$35,是否無本生利?以推廣文學為名牟利?延伸思考是:如果沒有文學資助,這些人會不會「推動文學」、「推文學」?還是一切都是為了領取豐厚的資助?

可樂在《偽痞》一文指「藝發局那丁點資助,實在沒有養起過誰」(文字稍稍改動),其實大致上無錯,看其他組織團體的數字,的確比鄧小姐的少得多,可以想像一年經費只得二十萬資助實在艱難,到這天我們是否應該正視撥款機制的確有問題,把過多的資源偏幫一堆人,以免他們成為霸權或寄生蟲,破壞整個文化界?

 

11103081_10155344204850237_3532279134054923062_o

 

作者:大理寺少卿

人如其名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3388
Date: 2015-03-31 15:35:15
Generated at: 2021-12-06 19:34:1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3/31/103388/藝術資助養家的可能性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