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跟你談香港文學

11117878_594235574052160_468979231_n

 

每年 《903 國民教育》書展特集都會備一節給香港文學,鄧小樺做完 DBC,我第一個叫佢上商台。

做《人民大道中》,講劉霞,我找詩人陳子謙以「劉霞身為詩人」的角度,向大眾介紹劉霞另一個面向。你說以前的時評節目會否這樣做?最近一次,評論施政報告時,我亦同時找香港文學界有投稿於報章雜誌,尤其是在《字花》也有撰文的「文學人」回應,政府對文學界發展的看法,最後因時間太緊迫,他婉拒,我也不像別的節目主持一樣,chur到佢肯做為止。因為,我相信要尊重文學人,他們寫比講順心,如果講出來是詞不達意,言不及義,對文學界朋友不好。

 

董啟章老師的《雙身》概念,是日本歌手中村中。董生想知道中村中的事情,我也有為他代譯找資料。黃念欣老師對我甚好,兩夫婦為初出道時寫的小說作序。我極為感恩,直至現在,在他們的私人領域上,我也有提供意見協助。

佔領期間,我在佔領場上訪問陳慧。我用香港文學角度切入,問及《拾香紀》作者,「如果拾香活在現場會如何」。陳慧回應了,但後來我沒有播放,母帶仍留公司的硬盤中。因為,我相信陳慧以後會用她在電台說過的點子,寫出一本更好的小說。這件事,陳慧是知道的。恕我在這兒寫出「可以分享」的部份。那一刻,大家的情緒和眼淚,是真摯的。

 

我好憎文化人,好憎文化人只講不做。我年中收不少文化人找上門,對我說「喂健吾有個project想益你你做唔做」的offer。所以,我做什麼,都只是做。我以為大家通情達理。做出來,大家看到,就是。

只是有些人,只理立場,到處找敵人。攻擊我都慣了,反正老娘早就紅了,亦不需要「淌渾水」什麼的。只是,我從小到大都讀文學,讀到老母總是問我「你讀晒書未」,結果我會考英文A不到,只是A了中文,到現在母親亦好像有點介意。這件「文學花生」事件上。大家只看立場,不問情由。只看面書,不看別處去論斷我,如果有些文學人攻擊「小人之心」,但文學界(或自稱文學愛好者的人)向我的小人攻擊,我都得要習慣。因為,戰爭就是這樣,劍鋒劃向我面上,我就一定反擊。

打這麼多字,我想說,再這樣玩下去,真理不會越辯越明的。來打架的人,他屋子打過稀巴爛,以我所認知的「文學界」的論述、宣傳及建立平台的能力,最後大眾,至少在網路上的大眾,只會對香港文學越走越遠。此文,用以回應 Daniel Lee (理應是李達寧先生,序言書室的老闆)的面書status,認為這樣「文學花生」不應停止,要認真的繼續下去。

而這些說話,理應是我唯一一次,認真直接回應評論「文學花生」事件。載於輔仁媒體,是為了告訴大家,你在敵陣沒有幫你們的聲音,他一壯大,事情發展到今天的地步,無可挽回,傷害做成,你捶首頓足,也沒有什麼可以再說。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3469
Date: 2015-04-01 12:15:50
Generated at: 2022-09-27 07:38:3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4/01/103469/此刻,我跟你談香港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