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就是蘇聯

簡要

香港地講求效率。不過,近日有關退聯與否的文章,資料多而欠整合,不便閱讀,而且針對的地方大多是有可能解決的,影響說服力。

本文試圖拋棄修辭,以最直白(最簡陋)的文筆指出學聯根本問題所在,及論證他是一個蘇聯式組織。

 

前言

早前蕭少滔先生著有《學聯、蘇聯,都是同一件事》一文,筆者都認同學聯就是蘇聯,但見解則略有不同。特此立著,希望各位不要指控筆者剽竊。

 

一、學聯不必存在

學聯提出自身是聯校平台,以達致「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不過,兩條關鍵問題足以瓦解這個說法。

第一,歷年支援友校的行動,是因為院校同學的良知驅使,還是被學聯的賣身契所強迫?如果是院校的良知驅使的話,就只需要有各校幹事的聯絡電話,而不需任何平台。如果是後者,學聯就自打嘴巴。

第二,學聯過去搞學運時,例如反加學費及悼念六四,有否排拒過教院及公開大學?如有,則明顯違反團結學界的理念;如無排拒,就印證了自身無存在必要,加入學聯與否都可以聯校行動。

 

二、學聯是同盟還是獨立組織?

學聯宣稱自己是一個合作平台,成員是學生會,而非個人;行動及權力繼續由學生會掌握。不過,學聯的特性同時違反了同盟及獨立組織的邏輯,變成權責不清的怪物。

假設學聯是獨立組織,學聯就自打嘴巴,以學生會作擋箭牌。

假設學聯是同盟形態,即只是各學生會共同行事。可是:

(a.)學聯有獨立財政權。每年各校學生會強制按人頭繳交會費,欠交或遲交有可能被告上法庭。各院校學生會的立法機關(評議會/代表會)從此失去這筆錢的財政權,情況一如香港政府的關愛基金。本身立法會有權監督政府福利開支,但錢一入了關愛基金,立法會就難以問責,是閹割立法機關的把戲。

(b.)學聯有獨立人事安排。過去周年大會選出不少職位,但當中不設共識制,沒有如學聯所講「保障每間院校權益」。結果,在科大惡名昭彰的落台幹事長羅緯綸,即使被十多位代表反對,都依照當選中央代表,嚴重傷害了科大同學的感情。此外,學聯周大通過了幾份工作報告,來自「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中國民主基金管理委員會」、「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溝通平台」。先不論這些組織的存在感及必要性,一個學生會同盟應有這種龐大的中央人事嗎?不是說執行由學生會自己執行,問責就向自己院校立法機關(評議會/代表會)交待嗎?龐大的中央人事正正違反了「眾多院校加起來=學聯」的邦聯精神。

(c.)學聯是其他組織的成員,包括支聯會及民陣。學聯宣稱是一個合作平台,自身沒有註冊為獨立社團,豈可成為其他組織的「成員」?

(d.)學聯秘書長有政綱。這個平台宣稱權力、立場來自學生會,但「負責執行」的秘書長居然有政綱,這種增加透明度的公關手法真有趣。

 

[圖一]一個「同盟」居然有如此龐大的中央組織

圖1

 

[圖二]一個叫自治八樓的組織,每年食你會費,但要求自治,學生無從入手

圖2

 

[圖三、四]秘書長政綱清楚說明自己對社會議題的立場及如何改革學聯

圖3 圖4

 

另外,每當學聯被人質疑是小圈子選舉,要求普選秘書長時,往往自比聯合國,用聯合國結構證明自身合理。第一,學聯的強大中央及多層結構,說明它是蘇維埃,而非會際組織。第二,聯合國行多數決而非共識制,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產物,當中有極多不合理安排,例如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享有否決權(Veto),193個成員國中就只有二戰五大戰勝國──法國、俄國、英國、美國和中國永遠是常任理事國;近年更有秘書長權力過大的爭議。以聯合國論證學聯結構是捉蟲入屎眼的行為。

 

三、學聯架構就是蘇維埃

權力分立、互相制衡,是現代民主精神,亦是大多數學生會的憲制精神,即行政(幹事會)、立法(評議會/代表會)、司法(仲裁會)、傳媒(學生報/校園電台/校園電視)分開,地位平等,避免權力過於集中造成腐化。其中行政及傳媒多數普選產生,向所有會員負責,同時亦受制於對方及其餘兩權。

學聯思維完全不同,而是線性思維:學生組成學生會,學生會組成學聯,學聯之中又有:周年大會>代表會>常委會>秘書處。權力及決策意願由下而上組成,而且具有龐大中央人事。

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現時的政制則是:無產階級人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國務院,這個政制就是所謂蘇維埃,權力歸於人民,由人民代表專政行使政權(人民民主專政);加上加盟國(成員學生會)的平等地位,蘇聯影子躍然紙上。

 

[圖五]整個架構就是上世紀初,列寧提出的制度,廣為共產黨國家採用。

圖5

 

蘇維埃的理念是下而上,但實際操作往往是上而下,此乃自然演化結果,任何民意代表都難以時刻反映人民意見,尤其是多層制度。所以,才要有幾個地位平等的權力互相制衡。學聯同蘇維埃國家一樣,無分立行政立法權力,無獨立司法組織,無獨立監察組織,強大的中央(豐厚財權及下層難以倒閣),造成地方對中央制衡過少。單單改革代表團,是改變不了蘇維埃制度的缺陷。

故此,普選秘書長只是更不倫不類的建議。

 

四、學界組織涉足政治議題的認受性

學生會擁有公權力,具有一定認受性,對校方而言是學生的對口單位,代表所有學生會員。於校內,學生利益多數一致,令學生會可成為利益團體(Interest group)。

例外者,就是學生間利益不一致時,學生會的認受性就會急挫。例如宿舍問題,學生會就難以平衡住得遠的同學,以及上莊的同學。

利益如是,學生價值觀就更加難以一致。學生都有經濟事務的左右之分,道德保守與否。要一個學生組織代表整個學界,決定居留權問題、全民退保、租金管制、多人婚姻的統一立場,無甚可能,更非必要,只會造成認受性危機。

 

[圖六]學生會及學聯的社會議題立場,究竟有幾多學生完全同意?

圖6

 

香港的政治議題,應以每個香港公民及涉事利益團體為主角,所謂學生帶領社會運動只是一種狂妄幻想,欠缺正當性及認受性,雨傘革命的爭議已經充份證明。

學生會以至學界組織,要涉足政治議題又維持認受性,就只應該在學界利益及價值觀高度一致時,以利益團體身份發聲,例如加學費。至於是否增加學士學位此等傷害現時學士學生利益的議題,則應有充份民意受權,方可發表立場。

 

──學聯的根本問題基本上已經說完,以下是補充枝節。──

 

五、可能性

要維持學聯,只有兩個可能改革方案:財權奉還或者個人會員制。

(a.)財權奉還:完全成為平台,停收會費、按歷年會費歸還資產、解散獨立人事安排、退出所有組織。「學聯」成為幹事會聯合名號,需要資源用於聯合事務時,則向自己學生會立法機關逐次申請,即各校學生報編委會出版聯校六四特刊的做法。

(b.)個人會員制:將學聯變成專上學生「的」聯會,擺脫中央公權力及認受性問題,直接向每個會員負責及收取會費。

 

六、結構已成 人才是重點

結構(Institution)由明文憲章規例及不明文的文化習慣所組成。學聯的人過去種種醜聞,已有各退聯組踢爆。四校退聯論壇之上,中大及城大學生會又如此潑辣野蠻,可見結構已經轉化(Convert)了人;或者結構已成,人難以推動改變。其實大家已經不應抱期望。

 

七、學生會造成學聯先天不足

每間學校的學生會都是殘缺民主,加上多層蘇維埃結構,學聯的認受性是先天不足。

學生會的代理人往往只打算做一年,缺乏連任動機,失去了民主政制最關鍵的一環;而且傾莊時已經有篩選作用,缺乏競爭對手;政策變動性較低,政綱近乎年年一樣,基本上已達均衡點。所以,請中大及城大學生會停止妄想自己的地位及認受性,因為你們身處於一個殘缺民主制度,不信的話請望望自己內閣的得票率。

 

八、學生會行政與立法機關的職責

有人認為學聯代表團由學生會立法機關(評議會/代表會)委任就可解決問題。

學生會可分為兩個層面:原子化的個人會員及轄下屬會組織。而立法機關又有兩大權:財權及立法權。你會發現立法機關的法(Regulation),基本上是針對屬會而非會員;學生會資源,則由各組織(普選內閣及轄下屬會)瓜分共享。同時,大多院校的立法機關並非由普選議員主導,而是充斥屬會代表,即「功能組別」。

學生會終究不是政府,要考慮的問題不同。在此,立法機關基本上是學生會各組織的自治機關,針對各組織(而非個人會員),立法規範行為,立案分配資源,另加少量普選評議員防止黑箱作業。

至於向所有會員負責的職務,包括代表全體會員發表對外聲明、向全體會員發放資訊、向全體會員提供福利,就多數落在普選而生的內閣身上,即幹事會及編委會。故此,外務為主的聯校組織應由普選而生的幹事會主導,而非立法機關,後者至多可作監察,要幹事會交待文件,以便會員問責。

同理,如果改為普選學聯代表團,則削弱了幹事會的代表權,除非兩者選舉完全掛勾。

 

結語

希望大家明白學聯的根本問題,衡量學聯改革可能性,於退聯義戰投下關鍵一票。

 

作者:爾寧

曾經寫字混世,被人誤以為是文化人,實則不學無術,一介本土流氓。堅持食肉殺生,討厭清高教條。寧為淤泥,不作芙蓉。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4878
Date: 2015-04-21 03:02:33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2:4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4/21/104878/學聯就是蘇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