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瘤社會學:女僕和菲傭

 

主流媒體以極低水準描寫次文化,《壹週刊》「女僕和她的癡漢」報導刊出,在網上留言和討論區,旋即看到極多孽瘤橫行,呼喊「女僕淪為宅男性資源」,直指該cafe侍應是性工作者。原因是22歲的施施及其他兩位女僕侍應,在報導中大彈客人是宅男和變態佬,經常死纏爛打。事實又是如何?

 

咸濕宅男

問「光顧的都是宅男嗎」,施施答:「如何定義宅男?其實每一行也會遇到這類人,客人中也有女生想來見識。」她堅稱自己從來沒提過宅男,癡漢,毒男這些字眼。記者多番追問下,她只是描述一些麻煩顧客,但一份voice over稿令所有事都理所當然:她,就是那些又要驚抽水,又要享受被愛護的女生;他,就是沒女友,靠無窮無盡的性幻想過活的可憐宅男。天生一對,愛恨交纏。

 

似做菲傭

問「做女僕會否似做菲傭」,需要一定程度的無知,如「你唱rap,係咪奴隸?你紋身,係咪飛仔?。」女僕是次文化,而不是social class。女僕卸下一身裝束,其實只是飲食業從業員而已;菲傭,即使下了班,仍被港人視為傭人(有菲律賓藉大學女教授說過,介紹自己職業時會讓人愣住)。香港人就是喜歡以階級分人,然後關起腦門不再思考。

施施中四開始夢想於女僕cafe打工,「本身我有睇動漫同出cosplay,做女僕識多啲呢類朋友,其實好開心。返呢份工係為興趣,唔係為錢,為錢我全職影相啦,影一個鐘相等於返全日cafe。」

 

女老闆和女僕

一聲主人,女僕和顧客是活在二次元世界,但女僕和老闆就是有血有肉的殘酷現實。施施遇到麻煩顧客,老闆不處理,更有另一間cafe的女老闆提出過份要求:「她叫我一定要開新臉書,唔可以公開或者俾客知有男朋友,之後又要求開新Wechat,要放性感相,有時間就要用搖一搖幫佢搵客。」

有人會覺得沒大不了,認為這些「o靚模」本身都會主動找modelling工作。但如果將cafe和風月場所界線模糊化,自然吸引了一群想獵奇,或者以為到cafe花錢等於可以毛手毛腳的男士,這種性剝削,女僕何處可訴?飲食業工會嗎?

話說回來,施施最初由老闆處接到訪問邀請,說希望她和兩位女僕出鏡,cafe老闆跟她說:「個記者係朋友,出街前會睇稿。」最後當然沒這回事。報導登出後,面對網民對她長相攻擊,指她博宣傳,有人替她出頭嗎?沒有。Cafe後知後覺,數天後在臉書專頁向她和其他幾位員工道歉,顧客及粉絲關心她們和抱不平,其他人呢?當印度男說,強姦案上,女生要負的責任比男士還要大,香港人又如何?女僕侍應在工作上可能遇到的性騷擾,有人關心嗎?

 

有關宅男與女僕文化,謝智傑寫得更好,在此不贅。

 

作者:Emily C

Emily C
香港做記者,很怕,怕被河蟹怕寫鱔稿怕公司倒閉。但如果不繼續報導,更怕。採訪工作以外,更動人的故事收於1與0之間。沉迷性別議題,女性主義,男性主義。請支持更多獨立記者守護我城。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eema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金融才俊」 by 金仔
    金融才俊當中,還有部分是專業「食客」。朋友S在公關公司工作,因為業務關係,經常需要在各大酒店安排一些午餐商務飯局。這些飯局都是Byinvitation的,每位平均一千元一個setmenu,但不說不知,這些飯局往往吸引一些在中環金鐘上班的才俊…
  • 【真。攬炒】楊岳橋笑住講前線食催淚彈,懶理義士死活 by 左膠正垃圾
    楊岳橋曾在商業電台的節目中,倡議「先搞政治,暫緩大搜捕」。及後,他在面書面上澄清只是口快說錯話。 但你看看這次的聽證會,一次一次,看來他內心一句,就是懶理義士死活。…
  • 點解班後生咁唔鍾意老一輩?因為廢中廢老其身不正。 by 亂臣賊子
    搵工或者出嚟做臨時工時,成日都會見到啲其實真係冇咩料嘅老頂成日吹水吹到天花龍鳳,但永遠就唔會落手落腳淨係識尸位素餐,衰左就射波俾死貓人食;日光日白見人個時將「後生仔冇道德急功近利」掛喺嘴邊做衛道之士,但轉個頭夜黑飲左兩杯就大言不慚向人提出性…
  • 【認真答】不中出如何令同居女友懷孕? by 白木乩
    睇到呢啲POST,再碌下COMMENT,雖然網友們都發揮創意極盡挖苦之能事,但就算撇除「搵隔離屋幫你中出」、「帽事嘅」、「讓老夫出手」呢啲選項之外,都其實真係有可能嘅。…
  • 誰怕攬炒? by 健吾
    香港人,有一種好奇怪的性格特質:老闆情結。他們沒有權力,卻很愛用「老闆」的思維去想事情。用左膠的說法,好聽一點,叫換位思考。難聽一點,就叫「皇帝唔急太監急」。你看看?有時事評論界的前輩認為,「睇完民意的所謂逆轉,見到咁多人咁堅定地反送中,反…
  • 敏華冰廳一個品牌,兩種品質?——旺角朗豪坊與荃灣荃錦中心的天堂與地獄 by 白木乩
    過度擴張,搞唔掂QC,然後名大於實,發生太多了,今次好明顯,個廚房都未訓練好,就要推佢上戰場。室溫扒都拿出來奉客,不如改名做大鳩鑊啦?…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6109
Date: 2015-05-07 00:08:00
Generated at: 2019-08-19 02:21:3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5/07/106109/孽瘤社會學:女僕和菲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