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祖國宜家連譯名都唔再賜俾我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Petras Gagila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Petras Gagilas)

 

細個時候,總覺得英國政治人物嘅譯名特別易記順口。基本上都係以三個中文字構成,而且第一個字都係中國人常見嘅姓氏。後來長大之後知道當年港英時代,殖民政府會幫香港新上任的洋人高官或者英國出名的政治人物起一個漢化的譯名。回歸之後,漢化譯名就交由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負責。

 

最近翻查歷史發現漢化譯名嘅習慣源自於香港第16任總督司徒拔。當時司徒拔需要負責處理新界原居民的問題,取一個近似華人的名字有助增加與香港華人的親切感。簡單嚟講,就係令市民更加易記。

在此之前嘅譯名都係比較不規則,甚至詞不達意。較令我深刻嘅有爹核士街嘅「爹核士」。其實他係香港第二任總督Sir John Francis DAVIS (Davis 現在多譯為戴維斯)。由於當時並沒有統一的譯名標準,有時或者會出現兩字的譯名好似德輔、彌敦、卜力等等。

其實目前英國政治人物的漢化翻譯都有約定俗成嘅標準,通常使用的翻譯方法係取姓氏(Surname)的第一音節作為中文名的第一個字。然後再取姓氏的第二音節或者名字(Given name)的第一及第二音節作為中文名的第二三個字。另外一些比較常用的姓名通常都會使用固定的中文字。比如:

A 字頭的姓氏會用「艾」或者「歐」
B 字頭的姓氏會用「白」或者「貝」
C 字頭的姓氏會用「郭」或者「郝」
D字頭的姓氏會用「戴」
H字頭的姓氏會用「夏」
M字頭的姓氏會用「麥」或者「文」
P 字頭的姓氏會用「柏」

有啲比較有趣的例子就係目前工黨黨魁文立彬及其兄長文禮彬。由於兩兄弟的姓氏都係Miliband,翻譯時好巧妙咁用咗兩個同「li」相近嘅字。最後兩兄弟個名都合乎本身的英語讀音之餘,更加符合華人兄弟之間名字相似嘅習慣。

 

可惜嘅係,由於上述嘅漢化譯名多數以粵語群體作為翻譯的對象,中國大陸以及台灣較少使用港式漢化譯名。中國及台灣都會自行以國語翻譯譯名,出現戴卓爾夫人、撒切爾夫人和柴契爾夫人三個譯名的白癡現象。撒切爾夫人,無論用國語定用廣東話去讀,都要動刀動槍,又「殺」又「切」。

近來,由於中國譯名長期在國內流通,加上香港媒體越來越少報道國外消息,到真正要報道國外新聞的時候,香港媒體索性直接採用中國譯名。上屆2010 年英國大選,卡梅倫和克萊格都係中國的譯名,選舉時香港媒體直接使用了中國式不倫不類的譯名。即使最後當選之後,英國駐港領事館方面都沒有再刻意改動已經在香港廣泛使用的卡梅倫同克萊格。

到了最近的新一輪英國大選,情況都係一樣:香港媒體直接採用了中國方面詞不達意、狗屁不通的譯名。除了已經翻譯好的卡梅倫、克萊格和文立彬之外,其餘的政治人物都對香港市民相當新鮮:蘇格蘭民族黨黨魁 斯特金;英國獨立黨黨魁 法拉傑;綠黨黨魁貝內特 清一色都係將中國方面的譯名搬字過紙。做香港人見到啲咁嘅譯名,真心講句:眼都冤。

要抗拒來自中國的文化入侵,有必要重新為前宗主國的政治人物用粵語翻譯譯名。否則你作為香港人,你接受得到此後絕大部分的外國政治領袖名稱都係大陸式,用廣東話讀出來完全不倫不類咩?小弟不才 在此重新用以往殖民地漢化的方法按照粵語讀音翻譯了上面幾位有份參加大選的新政治領袖名稱,我希望本文可以以身作則,為香港媒體重新攞返屬於香港人嘅廣東話譯名。

保守黨黨魁David Cameron:甘民樂 或 戴嘉倫
自由民主黨黨魁Nick Clegg:郭偉力 或 郝偉力 [1]
英國獨立黨Nigel Farage:費禮傑
蘇格蘭民族黨黨魁Nicola Sturgeon:施戴珍 或 施德珍
英國綠黨黨魁Natalie Bennett:貝莉娜
威爾士黨黨魁Leanne Wood:伍嘉妮

 

編按
[1] 一說官方譯名為「紀理歷」

作者:施若文

施若文
夢想畢業後去外國推廣廣東話。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6225
Date: 2015-05-08 14:02:28
Generated at: 2021-12-04 20:11:4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5/08/106225/大英祖國宜家連譯名都唔再賜俾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