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爆繼續大話連篇的學聯(三):淡化信託權力 自製赤字問題

 

筆者其實真的不想再寫,奈何學聯每每文過飾非,對自身資產和財政問題的解釋永遠都是不盡不實,即使給他們機會去澄清卻仍始終不肯如實交代,筆者本著求真精神,也就唯有繼續追殺。

 

學聯對會址和自治八樓的權利遠大於管理權

王瀚樑在接受李慧玲「一鎚定音」訪問時,在鏡頭前公然說的大話,最少有兩個。第一個是關於學聯會址和自治八樓物業的擁有權問題。

在短片(0:40)中,李慧玲明確問到會址物業和自治八樓是否屬於學聯的資產,王瀚樑的答案是,物業屬於「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學聯只是負責管理。這「管理」二字,絕對是誤導之辭。

筆者早在踢爆學聯系列的第一篇提過,學聯會址和自治八樓雖然名義上由「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擁有,但它只是以信託方式代學聯持有這兩所物業,而這個信託的受益人,正是學聯。以信託替非法人組織持有資產,是解決非法人組織無法持有資產這個問題的常用方法,這個作為受益人的組織,其權利遠不止「管理」之權。

一般來說,信託受益人對資產(或其衍生的收入)有實質擁有權,至於這實質擁有權實際上給予了受益人多少權利,則視乎成立信託的契約的內容。從兩所物業的信託契看來,學聯根本擁有兩所物業的所有實質權利,不但物業的所有收益歸學聯,連買賣、出租等一切實質產權皆由學聯掌握。

 

Office

8f

 

換言之,對於學聯會址和自治八樓兩所物業,「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只是純粹的名義擁有人,所有實然產權皆由學聯持有,信託的存在純粹是因為學聯不是法人,需要借作為法人的公司代為持有而已。明乎此,王瀚樑的「管理」之說,就明顯是刻意淡化學聯資產擁有權的謊言。

 

一邊自製赤字,一邊豪言「比得起」

第二個大話,與自治八樓有關。訪問片段(約7:20)顯示,當李慧玲質疑學聯為何要供養儼如租霸的自治八樓使用者時,王瀚樑的回應是學聯欲跟自治八樓重建關係,亦認同其貢獻,而自治八樓的雜費開支學聯「仍算負擔得到」。

這「仍算負擔得到」就更加引證了學聯數個月前的所謂財困和赤字,完全是一手自製的假象。筆者在踢爆學聯系列第三篇已經說過,學聯今年二月呈交代表會的財務報告,顯示學聯面對九萬多元的赤字,卻花費過五萬元為自治八樓繳交各種雜費,加上物業租金損失,幾乎可以肯定倘若沒有自治八樓的寄生,學聯今年根本不會有帳面赤字。

 

Deficit

 

明明就是赤字的元凶,王瀚樑卻竟然說得出學聯「仍算負擔得到」自治八樓雜費的狂言,要不是盲目護短不惜無視事實,就是默認了筆者曾提過的、「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四年來拖欠學聯過百萬的捐款將會到手。無論如何,都明確顯示了學聯的所謂財困,是百份百的假象。

 

自治八樓的存在證秘書處權責不受監管

學聯多次強調的所謂秘書處改革,在自治八樓的存在下簡直不攻自破。自治八樓正式名稱為「學聯社運資源中心,學聯的《社運資源中心章程》第四條列明,秘書處為此中心的管理機構。學聯會章第四十一(九)條亦訂明「組織管理委員會管理社運資源中心」是秘書處的職權。

社運資源中心的所謂自治,不但反映學聯的敷衍塞責,亦證明根本無法有效向秘書處問責:連受秘書處管理的附屬組織都可以「自治」,秘書處又怎會需要為包括這「自治」在內的任何瀆職負責?

以上種種皆說明,不肯解決自治八樓寄生問題,繼續容許其「自治」的學聯根本無藥可救,理應崩壞。

 

作者:quenthai

非中國籍華人毒男,極右本土後現代民粹鍵盤戰士,崇尚精英民主及自由意志女性主義,深信後現代分析可為精英主義所用,因為霸權本是平常事。Blog: http://quenthai.wordpress.com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6537
Date: 2015-05-12 12:40:00
Generated at: 2020-08-10 19:01:5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5/12/106537/踢爆繼續大話連篇的學聯(三):淡化信託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