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是怎麼打車的?

香港 夜 歡歡

 

23:19。為了顯得不那麼怠工,她特地在公司多坐了15分鐘才下樓。

坐在她隔壁的同事,因為稿件出了問題,至今還在改稿。同事被老闆訓斥的間隙,她偷偷把背景資料從網上發給同事。

她推開玻璃門,門口停著一排出租車。貨櫃碼頭的夜色沒有什麼燈火,只有一排灰色的起重架。她看了一眼你發來的短信,你說你看完了閃電俠,現在準備看綠箭俠,綠箭俠劇情好爛,整片彈幕裡面都在刷「我爸爸當年在夏威夷教我的」啊哈哈哈。她問你夏威夷是什麼梗,你沒有回覆。

23:20.她照著平日的路線,向大巴站走去。最慢、但能直接到家的路線。她一邊走一邊回頭,看看有沒有小巴可坐。可能稍微快點、但要轉3次車的路線。她感覺自己今天需要盡快回家。就像一條金魚,尾巴被兩隻手指夾住,倒吊著提出水面。她鼓著雙眼,扭動掙扎,大口大口呼吸。快點回家,快點快點快點回家。她看著一輛小巴從她身邊呼嘯而過,選擇繼續前往大巴站。她翻看一眼手機。她覺得問題出在等待上。就算小巴快一點,但要再轉2次車,就意味著2次候車,這種等在深夜馬路邊,看著一片漆黑的感覺,讓她呼吸困難。她繼續向著大巴站走去。大巴只需要等一趟。走到大巴站需要12分鐘。途中路過的那面墻壁,有一個老男人頭像的塗鴉。她又翻看了一眼手機。快點回家快點回家快點回家。

23:22,她走到路口左轉,然後又迅速折返,魚貫鑽入了一輛停在路口的出租車。

「尖東哪一段?」司機不太熟悉她報的地址,要求她用不同方式形容了三遍,然後猶猶豫豫地把車子發動了。她坐在後座左側,把挎包丟在一邊,左手手肘架在車窗窗沿上,手掌托頭,身體向椅背靠去。司機將方向盤打轉,緩緩地上了大路,突然一個加速。「加連威老道前面那一塊吧?我現在想起來了。」她點點頭,眼睛半瞇,這一刻呼吸才開始順暢起來。

起步價是22元。不知道有沒有夜間收費。過海費是20元。走過了幾公里開始跳表來著?每公里多少錢來著?司機在天橋上盤了幾個迴旋,計價器像一隻晨鳥,每隔幾秒一聲,清脆短促地叫了起來。她把頭又往手上靠了靠,這樣,前座椅枕的一角正好擋住計價器。鳥依舊每隔幾秒叫一聲,響亮清晰,不緊不慢。她稍微把頭一側,40多了。她想起以前家裡半夜的廁所。為了省錢多接點水,母親睡前會把水龍頭關到最小,放一個紅色塑料桶接水。嗒,嗒,嗒,嗒。她想象這是一種最古老的鐘,閉上眼睛想入睡,結果數到半夜。然後去上廁所的時候,把水關掉。

師傅啊。她支起頭,這個計價器的聲音能不能關掉。

不能啊。司機的頭稍稍左偏,看了一眼計價器。

就是,你知道嗎,這個東西它一直在響,真的很微妙啊。

為什麼呢?司機的聲音變大了,提高了2度。

就是,她想著措辭,我不介意給錢,就是我不介意打車給錢這件事,我已經打車了,但是它一直在響,我不需要它一直在提醒我這件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說你們有沒有一個開關,之類的?……

沒有,沒辦法。司機說。這是設定好的,我們也沒法調的。

我是說啊,就是,我知道我要給錢,但是我不需要它一直提醒我。

這個我們沒法關掉,我告訴你為什麼呢,司機說,這個東西是給盲人聽的。

她長長地、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所以就是說,這個東西能夠幫到盲人。

也不能說幫到不幫到吧,總之他能夠聽到發生什麼事情。比方說像我們按紅磡過海費的價錢吧,滴,滴,他按了兩下,20塊,你看,他們就聽到了。其實你別看盲人看不到,他們心水很清的,你做什麼啊,怎麼樣啊,他們都很清楚。

哦,哦,她說,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她感到這聲音變得沒那麼難以忍受了一點。

不僅是這個。司機開車速度稍緩,汽車駛過一片維港的夜景,11點半的寫字樓華燈閃爍。其實有一些的士,應該還有會說話聲音的,比如你走了幾公里,過了海,總共按了多少錢,它都記在裡面,等到下車打單時,就會說,你走了幾公里,車費多少多少這樣。

嗯,這麼厲害?也是方便盲人?

對。這樣他下車就能知道……

這個好人性化啊。

呃,這個怎麼說呢,已經存在很久了。

我還真的沒有留意過,是好幾年了嗎?(不止不止。)也就是說,可能我也坐過這種,會說話的車,只是我沒有留意去聽了。是只有一部分出租車才有的功能嗎?

怎麼說呢,所有的士出廠時都規定必須有,但是很多車現在已經沒有了,比如我這一部,我拿到的時候已經沒有了。

沒有這個東西,年檢一類的能通過嗎?

這樣說吧。本來每輛車都必須有的,但是現在很多車沒有了。比如說在這之前,還沒有裝聲音的時候,就有過盲人被司機騙的案例,(司機報了個比計價器高的價錢嗎?)對,所以才有了這個設計,都是隨著需要一直在改變的。

哦。

兩人都陷入了沉默。但是她感覺已經聽不到鳥叫的聲音了。她又看了一眼手機,你回覆說,啊啊你居然不知道!柯南啊!柯南每一次會開飛機開輪船開汽車開槍開XXX,全都是“粑粑當年在夏威夷教我的”!可是,盲人是怎麼打車的呢? 她開腔問,難道他們就站在路中間,就揮手這樣嗎……

對呀,別看他們看不見,其實盲人心水可清了,他們心裡都有數……

師傅你載過的盲人多嗎?

沒有。司機搖了搖頭。我載過一個啞的。不過他上來也很清楚,他就不說話,給我一張紙看,然後我就直接開過去了。(那要是你像剛剛載我那樣,不知道地方在哪怎麼辦?她心裡這樣想,沒有出聲。)

噢,啞的……她心裡在想,那還有哪些情況,聾子的話,聽不到報價聲怎麼辦?噢,他們可以看計價器。她低頭回覆,你這麼一說,我就想起這個劇情了。

哇,今天好塞車啊。他們走上了過海隧道前的天橋,旋轉到一半時,塞在天橋上。前面是一條長龍的小車,動作趨同地,向背後閃爍著一排排紅色的眼睛。

塞車?司機聲音提高了4度,你今天很幸運了!你要是明天,11點半左右在這裡,我們可能從橋底就開始塞了。

噢這樣嗎?塞車這麼厲害啊……她看了眼窗外,現在大家,從星期四晚上,就開始出來玩了吧。

不行不行,肯定還是要休息一天啊。明天可以連續玩兩個晚上嘛。

噢……

電台中的女主持,就著舒緩的音樂,在介紹一名內地作家。他自2013年底在微博寫了33個晚安故事,然後他出了書,他現在要和王家衛合作了。女主持把張嘉佳和他的書介紹給香港的聽眾。

張嘉佳,呵呵,她重複了一遍,發出一個只有內地來客才會發出的笑聲。司機沒有搭腔,然後下一秒,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笑了。她覺得自己與所有知道張嘉佳的內地來客,在那一刻莫名組成了一個話語場,儘管現實只有她一個人,孤獨地在車後座;女主持和她的香港聽眾們,組成了另一個話語場;司機這類對電台內容沒有任何反應的人,組成了第三個話語場。而笑點就藏在這三個話語場之間,她還沒想明白在哪裡。在這個詭異的時間空間,她這樣與大陸重逢,而接頭人居然是張嘉佳。

閃著紅光的車流依然在緩緩挪動,他們離收費站越來越近。停在收費站前時,計價器正好走到100。

就,可是他們,盲人們,該怎麼打車呢?她看著天橋柱子,想象在馬路兩旁,柱子邊,那個根本不允許行人站的地方,有一個盲人,戴著墨鏡,揮舞著他的手或者拄杖。所以,他們就這樣站在路邊揮手嗎?我是說,他們也看不見馬路,也不知道有沒有車來,就一直這樣不停揮手嗎?車看得到他們,他們看不到車……

你不要管他怎麼打車啦……司機說。你不要管他怎麼樣打,這種,要是在路上,我們要是看到,是肯定會載他的,一定會載的。

嗯,嗯?

我是說,無論她去哪裡,她去多遠,都肯定會載的——你別說司機了,你就是一個普通人,任何一個人,在街上看到她,都會幫忙的,對吧,肯定會的,沒可能不幫的是吧。

是。

直到這一刻,我才覺得自己好了一點。

 

作者:楊不歡

楊不歡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港人學樂器小心被騙財——大提琴掠水記 by 莊公公
    二手琴市場好細,賣出去唔容易,價錢好低,香港地寸金尺土,仲要佔地方,即係擺明被勒索,如果唔係冇好日子過,以後上親堂有排煩。…
  • 【PR】開放世界獸人 x 功夫動作 RPG《BIOMUTANT》今月推出多平台對應 by VJGamer
      Epicsoft(Hong Kong)Limited 今日宣佈,由 Experiment 101 […]…
  • 鑽戒 by 藍兼併
    程子晴嫁給富商翁恭時只有24歲,而翁恭比她年長26年,二人的婚禮在五星級酒店舉行,城中名人富豪紛紛到賀,這段婚姻被外界視為父女戀,而程子晴承受着貪財嫁富翁的惡名。…
  • 朋友,並唔係要嚟搵笨㗎! by 小盛女
    「未諗㗎,都係落吓FB、Google廣告果啲,我畀啲相同價錢你,你幫我執吖。」Grace說。 「你係想我幫你整?你話我知總共要整幾多樣,幾時要完成,我再quote個價畀你啦。」我說。 「唔使咁大陣象!我哋咁熟,想你幫吓手咋,好簡單啫,你…
  • 如何成為護士?(包括登記護士與註冊護士) by Su子
    呢篇野係寫俾考完DSE,有志投身護理界既所有同學。…
  • 正常生活 by 健吾
    當我看到新聞評論,大家都在一面倒的討論感染者的「私德」不檢,導致大家連假都沒了。這樣子的狀況,似曾相識。就好像是,當愛滋病流行之時,「普通人」、「未感染者」把所有同性戀者的性慾當成是罪,只要你有「性行為」,你就是錯。…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6765
Date: 2015-05-15 13:25:44
Generated at: 2021-05-19 06:49:1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5/15/106765/盲人是怎麼打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