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土,青年新政說的其實是……(本土論述之一)

Photo credit: Ching Yiu

Posted by 青年新政 – Youngspiration on Sunday, March 29, 2015

 

何謂本土?

近年「本土」一詞時常出現,政客爭著說本土,政黨都說要本土化,突然間本土好像無分陣營,人人皆可本土,但到底甚麼是本土?民建聯說「通過政改才足撐本土」,民主黨說「從本土出發思考,在中港融合和排外之間,仍有很大空間」。每個人對「本土」或有不同的理解,但闡釋其定義時仍必須符合某些原則,不能隨便濫用「本土」。

青年新政認為,「本土」乃一視點,一切以香港人為本位出發去看香港固有問題和自身困局,從而反思並檢討香港政策。凡以此等視點出發的態度,即為本土,故「本土」並非價值觀,與「民主」等乃不同意義上的問題。

「本土」既然是一個以香港人為本位的視點,無可避免我們必須先定義何謂香港人,因為對於「香港人」的闡釋,將是一切本土論述的出發點。

 

思想上的港中區隔

要談何謂「香港人」,必須先講解思想上的港中區隔的由來與必要性。香港與中國大陸分而治之的觀念,自一百七十多年前《南京條約》生效起,便已存在。時至今日,兩地在各方面,尤其是文化層面上,分歧極大。必須承認,香港與中國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與價值觀,是故言及香港人時,理應正視文化差異的問題,承認香港人與中國人是有著根本分別的族群,是為思想上的港中區隔。

要進一步為「香港人」一詞作明確的定義,當從思想和制度兩方面著手。

 

從制度層面定義香港人 — 永久性居民

就制度層面而言,意義上的香港人是一個客觀標準。香港是一個行政區,必須有客觀條件去界定和區分香港人。制度上的區分,即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香港的政策自然應該指向這群制度上的香港人,此乃一簡單區分。與此同時,這亦是一個人的身份問題,所謂「制度上的香港人」,即以政府角度出發,認同這些人於意義上成為香港人,並賦予他們公民權,包括居留權、福利權及政治權利。

但要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香港人,單從制度層面而言必然有所不足。香港社會於此一問題上,往往忽視思想層面和意識形態。香港有其獨特之價值觀和文化特色,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香港人,必須認同並擁抱香港文化,願意以香港利益為依歸並捍衛之,唯有擁有這種以香港為根的「主體意識」方可與中國大陸或其他國家區分。

 

從思想層面定義香港人 — 思想上的五級定義

從思想層面定義「香港人」,是一種主觀認同問題,這種思想當以層層遞進。下圖將以分級制作一說明。

 

香港人定義

從第一級而言,思想上之香港人,必須認同香港價值觀,此乃最基本要求。香港自開埠以來一百七十多年,有其獨有的華洋混合歷史與文化,有自己的貨幣,使用正體字與粵語,一直以來於國際上亦能獨當一面,自英政府時期亦已確立三權分立及公民權,尊重法治精神,即使在1997年主權移交後,也未曾改變。香港價值觀乃構成香港的必要元素,認同香港此等價值觀,乃成為香港人之基本要求,試問否認香港價值觀的人,又何以成為香港人?

但只認同香港的價值觀及特殊性明顯並不足夠,放諸四海,但凡欣賞香港的人,皆可認同香港之價值觀。因此,要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香港人,必須擁有第二級之意識,即願意成為香港人。除了對香港的認同,他們亦必須擁有成為這族群一份子的意願,願意融入香港文化。

繼「願意成為香港人」後,必須具有以香港利益為依歸的思想,亦即第三級之意識。成為一個香港人,即以香港為家,思想理所當然應以香港利益為最終依歸。以香港利益為依歸指的是於分析時弊與思考政策時,當以香港人本位出發作為視點,考慮是否符合香港長遠發展與利益,而非盲目高舉大愛思想,當香港人連生存空間都備受壓迫的時候,關心的居然是外地人的感受,這是絕對不合情不合理的。這種思想絕非一個主次概念,無「優先」、「次等」之分,不是為了香港人利益而去犧牲外地人利益,而是不要為了外地人利益而去犧牲香港人利益,外地人利益從來不是一個本地政府需要去考慮的事。

第一至三級是意識形態上成為香港人所必須擁有的思想,第四級則是一種守護香港的意願,即是當香港人認同香港價值觀並願意成為一份子,一切以香港利益為依據時,若此等價值觀與利益被侵蝕或影響,自當會奮起保衛,守護我城我土。

第五層,亦是最上一層,是最為核心的思想,即是須有一種以香港為根的「主體意識」。香港自開埠以來即自成一格,施政並非全由殖民宗主國操控,即使主權移交之後,除國防與外交事務外,香港仍然在國防與外交事務以外享有自治權。香港人必須理解此「健全自治」之概念,重認香港人的角色和定位,建立以香港為根的「主體意識」。

根據香港人思想上的五級定義,以及從制度上之區分,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香港人。要成為香港人,不論是制度或是思想的因素,皆缺一不可。只有由此等香港人之視點出發思考香港的問題、提出解決方法,才是真正的本土、真正保障香港人。

 

重塑香港人身份認同

數年間,「本土」思想愈發受重視,主要原因在於香港人在各方面都深切體會到自身的生存空間被蠶食和侵佔。要保障屬於香港人的生存空間,免於受到外界的侵害,重塑香港人身份認同乃唯一解決方法。只有透過確立香港人之身份認同,以正確的視點看待香港的政策,一切以香港為本位和依歸,以保障香港人生存空間為目的,使所有政策指向真正意義上應受香港政府保護的香港人。只有重塑身份認同、高舉本土視點,香港方能真正改變,走出如今之政治困局。

現今香港之政策,根本未有以真正意義上的香港人視點出發思考並解決問題。當今香港內部之缺陷,簡單而言,即思想與制度上的香港人出現嚴重分歧如下圖。

 

香港人定義 (3)

 

圖表中之左圓,乃思想層面之香港人,即前述五級思想概念下所定義之香港人,右圓則是制度層面的香港居民。故兩圓中間重疊之部份,是為真正的香港人,既擁有客觀制度上「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身份,亦具有本土思想與主體意識。香港的理想狀態,應是港人思想與制度緊密重疊,使一切政策皆能保障真正香港人的利益。兩圓之中,思想的圓基本上是不變的,而制度的圓則可依政策而變動。

 

思想與制度嚴重分歧 — 單程證問題

如今香港所面對之困局,即為制度與港人思想之分歧愈加嚴重。此分歧源於兩點:一,制度上「香港居民」大幅增加,然而這些人並未有香港的本土思想;二,政府從未有計劃幫助這群「香港居民」融入香港本土文化,相反,這群「香港居民」人數大幅上升,甚至建立起自己的社區,即使他們並未有香港的本土思想,仍能在香港定居,開枝散葉。

就制度上大量湧現「香港居民」,元兇無可否認是單程證此一無賴制度。放諸四海,各國移民政策皆會使移民者能逐漸融入本地文化。以香港的移民政策為例,凡於香港居滿七年者,方合資格申請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此七年的準則是一個客觀標準,假定此人不論以何種理由(多以工作為主),能於香港自立生活七年,期間理應已融入了香港文化,具有一部份香港的主體意識,如此方能在七年之後完全適應香港的生活,申請成為永久性居民,成為制度上的真正香港人。就此意義上,七年之期只是一個客觀標準,令移民者進入香港的思想圈,協助移民人士產生對香港主觀認同的手段,再於七年後以制度確立其香港人的身份。

反之,單程證之原意是為協助大陸人以「一家團聚」等為理由,特許其移民來港。單程證的缺憾在於發證之初,已保障來港七年後會自動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因此這群單程證人士可以坐享其成,沒有需要努力融入香港本土文化,來港後可繼續說普通話、寫簡體字,完全沒有動力促使他們去融入香港本土社會,也就沒有任何產生主體意識之誘因和必要性。他們在七年後自動成為制度上之香港人,也自此與香港思想永久分離。單程證制度使制度上的「香港居民」大幅增加,「香港居民」的人口比例不斷上升,使真正的香港人逐漸被邊緣化,生存空間被侵蝕。

再者,大量單程證新移民湧入,香港政府不單未有正視問題,更反其道而行,推行普教中,默許香港學生學習簡體字,取代香港自古有之的正體字,這一文化侵略,更令兩圈分離的情況加劇。思想與制度兩圈之分離,既令福利政策失衡,使香港政策未有以真正香港人的利益為依歸;兩圓的分歧,亦代表著香港的動蕩。每一個香港人,理應在一個有助產生主體意識之環境下成長,近年雙非嬰的問題,除影響本土人口外,其成長環境、居住地等,根本無助其培養香港的主體意識,因此日後這群孩童成長後,必難以成為思想及制度上的真正香港人。假若將來思想圈與制度圈完全分離,香港及香港人將名存實亡。

要糾正如今香港政策之弊,拯救香港,必須正視問題核心,令香港重回正軌,令思想、制度重新融合。先從源頭把關做起,收回移民審批權,修改錯誤的移民制度,包括單程證,避免制度上的「香港居民」繼續大量湧現。另一方面,須推廣本土思潮,使制度上的香港人具有以香港為本位之主體意識,將兩圓重新融合,只有如此,政策方能真正保障香港人的利益。

香港政府若確切以香港為本位制定政策,將與現今所推行的政策截然不同。香港一直都是獨當一面,如以香港利益為依歸,政策應鼓勵經濟自主,只有如此,方能保障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方能令香港長治久安。因此,「本土」一詞,只是一種視點,香港人必需具有這種視點,才有機會看到香港如今困局的出路。(待續)

 

 

作者:青年新政

青年新政
一個以年輕人為主的政治組織,致力推動「議會革新」,以「公平公義、港人本位」為大原則,通過議會帶動本土思潮。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90歲】LEGO Ideas 迪士尼黑白米奇蒸氣船 4月駛到嚟 by 阿九
    LEGO Ideas 2018 第二輪票選結果出左都只係一個月,當中嘅由 Tim Courtney 創作嘅   […]…
  • 洋相 by 健吾
    小時候,家貧,家人都沒有教什麼。但人越窮,就越怕人看不起。所以,就算家中沒有一個錢,他們都很害怕我們「穿起來很不好看」。母親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就是「你穿起來像個乞衣」一樣。…
  • 某些香港人的奇怪狀態 by 健吾
    在很多「泛民支持者」之中,其實有一種人,是很特別的。跟他們辯論。會學到很多事情。2014年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希望更多人關心政治。到2019年,這五年後,我開始覺得有些關於香港人理解政治的問題,慢慢浮現出來了。…
  • 本業做唔好呀?搵打手文過飾非咪得囉! by 肥西
    肥西本來都掛住湊女唔撚出聲架啦。係見啲舊同事話收到風,話唔知點解個撚個唱片公司都話要搵打手,話唔知做乜撚野,間間公司都以為個網好撚緊要,總之而家要打網戰。…
  • 其實女仔得一個要求! by 小銀花
    我啲姊妹嘅男朋友最後咪又係甩皮甩骨,有啲重好爛賭添……如果女仔真係可以咁無情淨係睇條件,就唔會有咁多女人成世都離唔開某個男人,最後重做埋二奶生埋仔添啦。喺女性嘅世界,感情根本係大過天,話知你失學失業失明失聰,如果真係鍾意你,而你又真係好好咁…
  • 其實我不需要甚麼名份,但你究竟有沒有喜歡過我? by 鵝鑾鼻燈塔
    「雖然我們做了那檔事,但不能算做愛。那只不過是我們身體互相摩擦,罷了。甚至不是心靈上的迎頭相撞。」…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7029
Date: 2015-05-19 03:13:29
Generated at: 2019-03-20 18:12:0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5/19/107029/關於本土,青年新政說的其實是-(本土論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