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雜物

一次又一次,我問自己,生活家品店中的生活,和自己的生活,有多大的距離。

未入行的時候,總覺得行內前輩們用的東西很神奇。什麼名家設計的筆、那個大服裝品牌的拍子簿、什麼德國名設計師做的筆。一切一切,中產、美好、富裕、品味,都是我家庭不能給予我的,唯有靠自己雙手去賺回來。

這些通稱「身外物」的東西,都是我努力的原因。

 

後來,到日本讀書,迫著要自己一個人住,平日柴米油鹽以外,還有很多東西要置。每次走到一百円店也喜出望外:為什麼日本人有這麼多不同的家品,這麼適合一個人住的人呢?到現在,日本流行的生活家品店,不論是Asoko、從哥本哈根登陸大阪的Flying Tiger Copenhagen、還是Zara Home,周末的時候總是遊人如鯽。內裏賣的東西,由平日常用到的刀叉廚具、花樣餐紙,還是平日沒甚機會用到的「門把」的模樣、或是有線條設計的體重磅,都是有趣得可怕的東西。錢,平白無事的就會流到這些店去。

後來,住久了,每次搬家,都很累。執拾的時候,總是發現自己有一堆雜物。什麼時候買了這三款不同模樣而大小長短不一的咖啡勺子?什麼時候買了五個不同種類碗?日式拉麵、日式丼物、沙拉、焗芝士通心粉、白飯……為什麼要用五個不同的碗?還沒有數算吃意大利麵的時候的碟子,我也曾經擁有三個。最可怕的,還是杯子:朋友送的Jamie Olivier 的「I am single but not desperate」的杯子、玻璃杯子(有三個、平日喝水一個、喝威士忌一個、喝梅酒一個)、咖啡杯也有三個(以前拍拖的人送的)……我一個人住,七個人來我家也可以每人一個杯子。

 

為什麼?

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

大概,是因為一個人住,總有一種「將來會有人跟自己住」的慾望吧?所以,買碗筷的時候,都會多買一點,希望將來有人會跟自己住吧。

後來,人大了,認識自己多了,知道自己壓根兒不是一個容易相處的人。這種「將來會有人跟自己生活」的幻想幻滅了。

 

回香港後,已沒有太多時間煮食,家品也少買了。用得最多的廚具,都是一些奇怪得很的東西:一個矽膠製作的微波爐蒸籠,而且是買煮食雜誌的時候送的贈品。只要把食物和少量的水放進去,就有蒸的效果。

然後,就只有一個健身球。因為工作檯旁的椅子爛了,想找新椅子的時候聽朋友說,坐在健身球上,可以迫令自己多用一點肚皮兩邊的肌肉,長久下來會令自己瘦一點。

我慢慢變成一個,沉悶而不覺得沉悶太沉悶的人了。

 

健身球 swiss-ball-oblique-crunch-2

(健身球)

 

每次到賣路姆西那家大型傢俱店的時候,我都會想,那些在幻想自己將來的家會怎麼樣的香港情侶,何時才真的可以自己有個家?

一次又一次,我問自己,生活家品店中的生活,和自己的生活,有多大的距離。

 

原文刊於 Magazine P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7071
Date: 2015-05-19 22:19:02
Generated at: 2022-09-27 06:14:1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5/19/107071/憶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