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何哭?

(原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副刊,2009年8月7日)

一直都不想把報章的文章放上來,但看了電視上的人那種濫傷的表現,都是忍不住手。

 

香港小姐

 

哭,你為了感動誰?

我不介意的。

香港小姐抑或香港先生,不過是一些沒有機會沒有家底沒有後台沒有什麼或什麼的人,想加入娛樂圈,務求改變生活的方法。美貌可以見仁見智,可以隨時間地區文化所影響,但是智慧,理應有一個相對客觀的基準。

周末電視台有一個節目,叫《美麗蛻變》。看到很多女生,在電視機前面說自己的「真心話」,因為自己被「傳媒」抹黑,含冤了,委曲了,就得出來澄清。某女孩跟家人在一起,對著鏡頭說:「真的很多謝婆婆,她有時候會偷偷的塞錢給我。」女孩就聲淚俱下,婆婆趕著在那邊說:「應該的應該的。」那一刻,她為什麼要哭?

另一邊,另一個女生就把自己祖宗十八代的小事都提出來。父母離異,自己有男朋友(男朋友的金句是:「我不知道原來現在這樣開放。」他的意思是,原來選香港小姐的女孩,是可以有男朋友的!噢,社會真的夠開放夠先進了),之後就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弟弟。家開茶餐廳,她有空的時候會來幫忙。女生不知道被什麼雜誌說她有做胸部整形手術,於是女孩就請來朋友(有男有女)去說那個女孩的身材是不是有改變。還請來媽媽一起,穿著一件連身泳衣對著鏡頭說:「我個女,一定冇整身材!因為我們家族遺傳,都是這樣子的!」那位媽媽挺起胸膛說。另外,還叫那位同母異父的弟弟出來,對著鏡頭說:「如果家姐要隆胸既……無理由……無理由……都唔使搵個專家黎睇架。如果要隆胸,都可以隆大D啦。」那個小男生,聲音仍是小孩,但他在說成人的話。

控訴仍沒有完結,這些被傳媒整得很慘的「受害人」,繼續向著鏡頭,對著官方傳媒說:「我覺得呢D女仔真係好勇敢(我竟然想起張柏芝)!而家D傳媒,嘩眾取寵。呢D女仔出黎代表香港,而畀而家香港D傳媒咁樣嘩眾取寵咁寫佢地……我真係好佩服呢班小朋友可以咁勇敢咁面對。」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香港人是那麼容易給人家看的。

 

 

Aslama & Pantti於2006年,寫了一份叫Talking alone. Reality TV, emotions and authenticity的論文,他們的研究說真人show是現代社會「告解文化」的展現舞台。有「真實的」情感流露,也就會贏得觀眾的認同。而節目中,獨白和眼淚,就成為了表述情感,可以提高觀眾感受到情感的真實性的主要武器。真人show很少會有多方會談(multiparty conversation),有時也會以二人對話(dialogue)方式告解。Aslama & Pantti就指出,有「獨白」(monologue),才好像是表演者以第一人稱的方式跟觀眾交心,同時也改變了電視的意義,成為第一人稱媒體。

Richard Dyer於《Heavenly Bodies: Film Stars and Society》中說,電視的特寫鏡頭,相對電影,會較容易產生接近感(nearest)、親近感(intimacy)、真實感(actuality)、即時性(immediacy)。John Ellis就指出,就是因為電視「太」接近、「太」親近、或「太」立即,明星神話難以建構,卻相對簡單地建立對「平凡人」的情感認同。

選美節目,本來為一種建構明星神話(為什麼一個女孩選完美就會被稱為美貌與智慧並重,或是已經締造男人新主義?)的工具,經過小報、八卦雜誌和網路的洗禮,就叫參賽者與他們的家人朋友一起制作一些「紀錄性肥皂劇」(docusoaps),美其名就是為自己「解釋」,實質卻希望得到「戲劇」與「真實性」的觀點。這樣,就會令觀眾對參選的佳麗、猛男、明星wannabes成為大眾喜歡的對象。

《美麗蛻變》參加者那種突然而來的眼淚,《超級巨聲》那些評判那種鑿痕處處,「為你好」所以發的脾氣,可以感動你嗎?我只有說,品味高低見仁見智。當大家都對電視台採取極不信任的態度,嘗試用任何方法在任何場合侮辱電視台高層(Youtube熱爆但電視台隻字不提的「扔書男」事件),節目中呈現的所謂「真實情感」,會有幾多人相信?

 

香港經常被批評,娛樂新聞的口味單一而乏味,有什麼人沒有說過那個歌手勾人老公,那個名媛忽然隆胸?Come on!香港的八卦雜誌,今天就說新進男歌手整鼻子,明天就說生育過的女歌手弄乳房。大家都不是看得哈哈笑很高興,每一個星期像上禮拜堂一樣購讀的嗎?哦?針扎到肉了嗎?知道痛了吧?知道所有人(包括有女兒在參選,正在被抹黑的人)都不懷好意地相信,參加什麼選美、歌唱比賽,都不過是虛榮心作崇,想快點「找個老細」上岸去?知道別人的三言兩語,無謂而沒有意義的攻擊說話,會令你的女兒痛心了嗎?為什麼,那些雜誌仍是最受歡迎的雜誌模式?

只要他們不哭,我都可以把那些「真情告白」當成電視台intern寫給他們的稿子,虛情假意得有點娛樂性。在出名上電視也要遮面的香港人之中,忽然人人張柏芝阿嬌上身,在鏡頭面淚流如雨,這種低級的演技,劣拙的假意。那不是嘩眾取寵,那叫NIMBYS。燒到自家女兒,才知道原來被人家說想搵老細,斷背,爭人男朋友,找一個女巫,說所有選美的,都是想爬上富人天梯的公主。那不是真情告白,那只令人想起:「哦?為了上位,需要這樣desperate地販賣自己祖宗十八代嗎?」

也許,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媒體教育課--今天你在獵巫,明天你就是巫女。「同情心」和「同理心」,是香港媒體最難展現出來的,因為,香港媒體從來都沒有。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7375
Date: 2015-05-24 01:32:54
Generated at: 2022-09-27 07:39:3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5/24/107375/你為何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