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友懷事件:煩請社運左翼對準政權

肥仔

 

肖小人蛇偷渡香港事件發酵數日,親社運左翼媒體一直對事件三緘其口,無視事件對香港法治精神以至港中邊界消失之威脅,直至星期六本土陣營到大成小學示威後,一個小女孩於鏡頭前為人蛇不能接受教育而大喊「犯左法又點喎」,和平大愛份子立即撤去免戰牌出陣指本土派對弱者抽刀,老調重彈,說是應該「對準政權」。或者他們認為把小孩弄哭又要扣分,距離儲夠分與中共政權換禮物又遠一步。

「對準政權」是如何一個模糊不清的概念,不少人已對此進行論述。政權是一個抽象的概念而非實體,其存在必須體現在具體的行政機關及法律條文當中。在人蛇事件當中,筆者猜想「對準政權」之意思為向入境處等部門施壓,要求入境處公正處理,把人蛇遣返大陸。要實現如此理解的「對準政權」,具體行動應該是到入境處等部門示威及集會。如此行動的前設為政權會因為這些行動而回應訴求,否則就是明知無用而故意為之,可謂不理性。

 

但自梁匪上台以來,政府因民間對政府投訴示威而改變政策的例子,筆者一個也想不出來。相反,就如水貨客及自由行問題,多年來不斷對準政權都無效果,執法部門愛理不理,最後都是因直接針對水貨客的光復行動才能換來一周一行,而得到暫時舒緩。數年前反國教行動中,除了與教育局進行鬥爭外,亦有民間家長團體於學校層面自發公開洗腦工作紙,使學校受到輿論壓力,這也算不上「對準政權」,但當時也沒有人批評此舉沒有針對政府,因為大家深知學校是執行洗腦教育的具體機器。

肖氏人蛇牽涉的是香港人口政策之問題,本土派長久以來向港府爭取取回單程證審批權,卻依然未見成果。今日肖友懷更進一步,直接跨過了本已搖搖欲墜的制度城牆,若得到正式的居港權,就會成為了第一個成功以非法手段奪得香港福利權之人,分薄香港人應有的福利資源。就如一個人在街上遇上劫匪,你不會考慮劫匪生活是如何貧苦,也沒有時間埋怨政府為何沒有管好治安,你只會即時對劫匪進行反抗。此為人之自衛本能,無論高尚的旁觀者如何以高人一等的姿態批評自衛者野蠻,也不能改變人類保護自身生存利益之生物性。終有一日當原來的高尚者發現自身利益受損之時,也只會不惜一切展現他們原本蔑視的野蠻。

 

當然,每個人對「對準政權」的成效有不同的估算,又或是不能看穿國王的新衣,那麼其「對準政權」的所為也無謂阻止,就如早前學舌鳥的阿修所言,應該各有各做。但這畢竟是理想。在肖友懷事件中,不見社運左翼對政權縱容違法行為有任何具體行動和批評,只有帶口罩等模糊視線的討論,反而一見異己有位可入,就即時向本土陣營抽刀,這與他們口中的「對準政權」有所出入。

除非社運左翼認為本土陣營是「政權」的一部分吧,畢竟如上述所言,當人類自身利益受損時,不論口中如何包容大愛,也會向侵害自身利益者揮刀。

 

作者:Schwarz

山城學生,痛恨矯揉造作與形式主義,深信真理使人得到自由,現實生活卻平庸非常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7472
Date: 2015-05-25 14:02:18
Generated at: 2019-12-11 06:18:2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5/25/107472/肖友懷事件:煩請社運左翼對準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