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愛國與安全社運──支聯會六四集會的本質

1989年6月6日香港政府新聞公告

1989年6月6日香港政府新聞公告

 

支聯會六四集會,起源於英治時代,至今已有廿六年。近年,即使是反建制民眾,都開始質疑集會以至悼念六四的意義。筆者希望從香港歷史的角度,探究支聯會六四集會的本質,希望有助各位思考六四集會在今日的意義,並指出近年「去唔去維園集會」爭議所反映的重大問題。

 

「與中國大陸保持安全距離,然後盡情地愛國」

 

 

上述說話,出自台人香港史學者蔡榮芳所著的《香港人之香港史,1841-1945》(第273)。這本書,可能是第一本探究1949年前香港華人身份認同的學術論著。全書主要觀點之一,就是香港華人雖然身在英國殖民地,但還是熱愛中國,希望中國變得繁榮富強、尊重民權,但他們同時又接受甚至認同英國在港統治,因為英國人保障了他們的安全。換言之,他們覺得為自身安危及長遠發展,移居香港,係人之常情,但去到英屬香港,我依然咁愛中國,他們既愛中國,但同時又支持中港政治區隔。這種心態,是很典型的「華僑愛國」心態,無論在歷史,還是在今天,都很容易見到這種心態;大家要留意,香港曾有一份暢銷大報,就叫《華僑日報》,這份報紙,要到1995年才停刊。(剛好馬來西亞都有份華文報章,又係叫《華僑日報》,有關星馬華人曾有的華僑愛國心態,可參考文友「羅惹」早前一文:〈南洋大中華情花毒是怎樣煉成的?〉

 

 

說回六四在香港,無論是六四鎮壓前的「百萬人大遊行」及「民主歌聲獻中華」演唱會,還是鎮壓後的跑馬地「黑色大靜坐」,都是得英治港府允許,安全和平地進行的,但只要運動有可能造成危險,支聯會就會即時終止,例子就是六四鎮壓後不久,支聯會即號召在6月7日進行罷市罷課及大遊行,但到當天凌晨一時多,旺角一帶發生騷亂,行政局議員鄧蓮如隨即致電司徒華,說有數十名精壯中國大陸男子來港參與這場騷亂,最後司徒華決定取消原定的遊行集會1。往後年年六四集會,都是很和平進行,事後民眾亦有秩序散去,即使有較激烈者(如長毛)前往跑馬地新華社(即今日中聯辦前身)示威,都並非支聯會的活動。1997年後,由於北京未有完全實施「一國一制」,所以支聯會悼念活動的組織者,縱然懷疑受到政治滋擾及打壓,但大抵上人身安全仍沒受損。

 

安全社運原則在「雨傘佔領」期間之延續2

2014年9月28日抗議民眾走出馬路,警方發射催淚彈鎮壓,更一度懷疑準備開槍,在那時刻,一些向來認同支聯會(至少是年年出席維園集會)的泛民政客及相關組織,因害怕警方真的會開槍,甚至駐港解放軍出動清場,所以極力呼籲民眾散去。在10月3日,旺角佔領區遭暴徒衝擊,份屬支聯會創會成員、之前年年出席六四集會的學聯,以及學民思潮即呼籲佔領者撤出旺角,退回金鐘,並於翌日晚上,在金鐘舉行「反暴力大集會」,期間集會民眾舉起手機,開著螢幕,不禁令人想起六四集會燭光,而且他們也和支聯會一樣,身在事發地點以外,安全地聲援事發地受困厄的人,只是這次對象不再是香港境外地方,而是與金鐘一港之隔的旺角。

 

「去唔去維園」與香港「百年未有之變局」

今年,經歷了佔領行動,「六四晚去唔去維園」的爭議更熾烈,固然因為「安全社運」(類似網民俗稱的「和理非」)方針備受質疑,但更重要是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一輩,未必再有「華僑愛國」心態,而這反映的,正是香港「百年未有之變局」──香港社會自1841年成立以來,第一次長期和中國大陸受同一個政府統治,使中港之間政治區隔即使未完全消失,都已大為變弱,再加上北京對「一國兩制」的解釋大為改變,更使經濟、社會、民生及文化上的中港區分,漸趨消失,結果香港人,不只思考香港與中國政府的關係,更重新思考香港與中國人、中國社會以至中國文化(包括傳統和當今的)的關係,而這種思考,是任何認真探討香港前途的人,不能不做的。

 

  1. 司徒華:《大江東去》,(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1年),頁306-307 []
  2. 這部份的內容,受到此文章啟發:伍瑞瑜,〈年輕人與六四切割與溫和妥協切割?〉 []

作者:毛來由

毛來由
香港史研究者,正研究二十世紀香港政治及社會史。希望一生都以歷史為業。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8149
Date: 2015-06-04 03:14:41
Generated at: 2021-05-16 02:25:4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6/04/108149/華僑愛國與安全社運──支聯會六四集會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