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媽」美學災難

大媽 舞 明報

 

《明報》昨天刊出一篇報導,題為「熱血大媽 舞動平民風景」,訪問在公園跳舞的中年大媽,指她們不是大陸新移民,而是基層師奶。幾十人聚在公園,是「一道獨特的風景」。

報導又說:「又或者,我們相信只有年輕美麗的身體才值得去跳舞,當見到大多心廣體胖的大媽費力的擺動腰肢,便把眼前不懂處理的景象自動的落入『核突騎呢』的類別。」

No,「大媽舞」之所以惡劣,不是因為香港人「不懂處理眼前的景象」,而是在藝術鑑賞的角度裡,由舞者的外型,到音樂和舞步,都是極度醜陋的。這是嚴謹的美學問題。《明報》記者,你做人可不可以對品味有點基本要求?

看看那些大媽的打扮:酷愛艷麗衣著,大紅大紫,上面偶有閃亮配件,可是偏又不懂顏色的配襯。尤其是螢光粉紅,布料有時更帶點透視,是不是以為自己是Barbie公仔?

跳舞選用大陸音樂,有時是流行曲、民歌,甚至有「紅歌」,大開著喇叭,非常刺耳;舞步也不堪入目,兩手fing fing,un來un去,扭身扭勢,整體又不齊,根本是hea著去跳,跳成這樣,我想有基本鑑賞力的人,也不會認為有絲毫美感。

「大媽舞」由大陸人發明,原本在自己國內跳就好了,卻好像病毒一樣,向全世界輸出。最近還跳到去巴黎羅浮宮的廣場,在收藏世界頂級藝術的古典建築群外,出現一批共產紅色大媽,隱隱帶著另一場文化大革命的意味。不知一向崇尚美感的法國人有什麼感覺?可是太遲了,西方左膠多年來主張包容,最終包出禍來,人家已經來到你引以為傲的文化殿堂門前。

 

「大媽舞」是「充分實現公共空間的一個美好試驗」?或者左膠愛說的「擴闊民主社會的想像」?Bullshit,這叫做「自私」。

公園是供人休息的地方。如果有去過日本奈良公園,踏上大片青綠草地,看見溫馴的鹿在身邊緩緩走過,或在京都鴨川的河堤兩邊賞過櫻,還聞到水和樹木的氣息,便會跟當地人一樣,學懂感激和愛護一個好地方。在那裡,不會有人在放聲喧嘩。

在公園坐低呷一口咖啡,靜靜看一本書,或牽著情人的手,在樹影下漫步,應該是人的天賦人權。不要打擾別人,因為這個空間是屬大家的。在公園製造噪音,不單剝奪其他人的使用權,同時也破壞了公園的景觀。

中國人的惡根性就在這裡,有帶領舞團的受訪者說:「在廣場跳舞嘅好處就係唔使花錢,當然,有得跳我哋都想去社區會堂跳,但又要畀錢、又要同人爭場地,唔易㗎。」我返工賺錢都好辛苦,那我是否可以去搶錢打劫?

 

英國才子艾倫‧狄波頓說得好,醜惡的事物對人有害:「我們承認空氣污染對人有害,甚至若干種類的噪音也是如此,但卻還沒能將『醜陋』視為害事物……

如果我們認為藝術能夠把我們變得更好,那麼我們也必須了解到與藝術相反的事物──也就是說這些事物的特質恰與傑出藝術作品帶有的價值觀處於相反的兩極──也可能對我們造成傷害。」

之前有報導說大陸有住在公園附近的業主不勝其煩,夾錢買音波炮,成功驅逐該批大媽。本土派的各位義士,當我求下你們,可否找天也光復一下被大媽佔領的公園?

 

 

作者:浩然

電影系畢業生。喜歡寫藝評和小說,最想做的其實是畫畫。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yunghoyinhk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8943
Date: 2015-06-14 01:57:36
Generated at: 2021-06-16 15:33:3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6/14/108943/「大媽」美學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