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土瓜灣情歌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ing Yuin Sha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ing Yuin Shan)

 

(一)

正所謂下雨天總掛念從前,黑色暴雨我被困在海悅豪庭商場的蛋糕店內。看出窗外,對面的那個球場濕得不要說踢波 ,連快步行也可能會跌倒。對呀,下雨天的時候,你總會對我說:不要踢波了,不然又會弄傷。

就是這個球場。三年前的某一個下雨天,我還是一個上班族。放工後趕到這個中學時期已經在跟隊的主場,和約好了的朋友踢波。才剛剛用場紙趕走了街童,上天便下起毛毛雨。有人說,青春是一場大雨;我說,青春是下雨時還繼續踢波。那一天,我十分背運,先是單刀被人撲出,然後又被Sunny攔截,他說落雨時飛剷無咁傷。無咁傷,也就是會受傷。我的右腳被石屎地擦傷,雖然不是很嚴重,但也在流血。

「對不起喔。」Sunny不斷抱歉。
「不要緊。」心中縱使說了上萬句粗口,畢竟是朋友嘛。
「要到醫院嗎?」
「不用了,出面便是觀塘小巴。」我心想男人老狗少少血便入醫院,肯定笑死人。
「那好吧,再見。」

我在球場對出等了一會,終於等到了觀塘小巴。我登上小巴,坐在單人位第三個位。很多人也不喜歡這個位,嫌它高了出來,但我卻很喜歡。我看著窗外,小巴徐徐駛過家計會,準備上天橋。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我看向我的右邊,是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女生,不怎麼漂亮。

「你⋯⋯還好嗎?」她指一指我的右腳。
「還可以喔,謝謝。」我難道說快要失血過多死掉麼?
她往手袋內找,拿出一張小小的藥水膠布,說:「給你的。」
我笑了出來,說:「謝謝,不過這太小了。」
「噢你說得也是。」她像那個猴子掩眼emoji一樣掩了掩面。
大概我那天之所以這麼背運,是因為我把運氣全壓在遇到她這件事上。
很快,小巴到達彩虹,她便下了車。我還未知她的名字。

之後的每一天,我也堅持遲一些下班(人生從來未試過這麼渴望加班),再到土瓜灣轉小巴回家。為的就是嘗試在那個時間踫一踫她。不過實在有太多小巴經土瓜灣回觀塘了,又如何話踫便踫到。我為了再見她一面,甚至決定威脅耶穌:如果我再見到她,我便信袮。

如是者,過了兩個星期,終於被我再次遇上她。
我上車之後,同樣選了第三個單人位,然後看看其他乘客,當我看向旁邊,差點大叫了出來,一時之間忘記了坐下,小巴便開車了。
她也看到了我,笑著問:「你的腳好返了沒有?」
「當然,不然我便要去驗驗是否貧血!」她真的很可愛。
「你⋯⋯每天也這個時間下班嗎?也太晚了!」我補充地問。
她指指手上的外賣,說:「對呀,太晚回家便乾脆買外賣回家吃。」
機會來了。
「認真,今晚我也沒有飯開,我請你吧,當多謝你⋯⋯上次給了我膠布。我知九龍灣德福開了一間很多人去的餐廳。」痴線,現在回想,我也覺得這個藉口十分假。
她說:「請又不用,不過你是說南小館嗎?我也想去試試,好像每晚都有很多人排隊!」
我恨不得立刻吻一吻耶穌,衪對我太好了⋯⋯

手提電話響了起來,把我從回憶拉了回來。來電顯示,是業主打來。
「喂,你好。」我說。
「喂。對了,你知啦,最近土瓜灣正在起地鐵,附近的地段變得愈來愈貴,而且商場的舖頭⋯⋯」一聽便知他想加租,人就是這樣,當做一些不好意思的事時,總要舉出相同例子來justify自己。
「你是指⋯⋯想加租金嗎?」我乾脆幫他單刀直入。
「對,不用好多,一個月加一千五百元吧。」
我X!
呯!行了一下雷,我看看球場對外因起地鐵而封了的路,只希望它可以起得更慢,如果再加租,我恐怕就會像旁邊結他店一樣,要結業了。看著馬路,又想起了她。她現在在做些甚麼呢?現在是否空閒在家看著電視,還是和我一樣,被困在公司不能回家?

 

(二)

掛了電話,窗外仍下著雨,但雨勢稍為減弱,看來快可回家。

唉,要加租了,可能這蛋糕店不能維持下去。我環顧這間蛋糕店,數來已經經營了兩年了。已經兩年沒有上班,不知道如果結業的話,我是否要重新穿上西裝在三十度的天氣下東跑西跑找客戶呢?

兩年前,那時我和她已經拍了拖一年。有一天,老闆把我叫了入去他的房間,對我說:「為甚麼你今個星期又是一個客也找不到?哪麼你告訴我,公司出錢請一個廢柴做甚麼?我現在給你一個月,如果下個月⋯⋯」

「不用了,我不做了。我會補回這個月的代通知金。」我邊說拉下黑色幼身領帶。老實說,我不喜歡為了一張保單,便要陪客飲酒。我知,這是工作需要,但是我常常想,我每個月掙錢工作工作,到底是為了甚麼?我的生活好像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老闆看到呆了。出去老闆房門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型的人。出去商業大樓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最豬的人。沒了工,還談甚麼五年後結婚?

晚上,我把辭職的消息告訴了她。出奇的是,她的反應,和我預想的大為不同。她竟然對我說:「做得不開心那就別做,你不是說想做老闆的嗎?我自己也有一筆錢,不如我們合資開間店,只是做甚麼生意要由我決定!」

這間蛋糕店就是這樣誕生。老實說,在土瓜灣開店,利潤真的不多。但是我不用再受氣,而且是和她一起工作,我便很滿足了。

想不到,做了老闆,還是很多東西煩惱,倒如整天想加租的業主。

「雖然現在在香港生活愈來愈困難,但我只是想平平淡淡的拖著你的手和你一起過,可以嗎?」三年之前,我在黑暗中對話向她示愛,她一邊傻笑一邊緊緊的拖著我,現在回想,我只希望那一刻可以靜止。雖然黑暗,但是很溫暖。

如何溫暖也好,愛情也是有保鮮期的。因為我和她每天一起上班,基本上每天也見面,漸漸,我們好像失去了當初的熱情。別人說,每段戀愛要有結果,都要由愛情昇華到感情,但是有沒有人告訴我,昇華失敗到不了感情同時又落不回愛情,那個階段叫甚麼?

大概是彼此等對方開口說分手吧。

一年前,她開始對我變得冷淡。冷淡期直至分手,大家都表面裝作沒有事情,但彼此心中也知道,總有一天,這條路會走到盡頭。

 

(三)

我睜開眼,窗外沙沙的聲音傳來,原來是在下雨。

剛才明明聽到收音機傳來森美的聲音,說北韓向美國射出了飛毛腿導彈,美國已經被炸了個稀巴爛。我摸摸額頭,原來是做夢。那麼我和她分手,到底是夢還是⋯⋯?這條問題,只是在我腦海中浮現了半秒,當然是夢。

我看看手機中的桌布,是她的相片,準確點來說,是她上年的相片。她失蹤了,如同飛機在雷達中消失一樣。夢中說,北韓射出導彈,美國被炸爛,現實是不是某國射出了導彈,飛機被炸爛?夢中說,我和她最後會走到盡頭,現實如果她沒有失蹤,也許也會變成這樣⋯⋯

剛才的一切好像是真實發生、又像是虛幻。老實說,我現在還會希望飛機會重新出現,她也會回到我的身邊。就算真的如夢中所說,我們最後還是會分手。我看看手機,零時零分,又過了一天,你真的會回來嗎?

會的。「要到絕望才望見希望在人間」

 

(四)

「剛才他造的夢,你滿意嗎?」我身旁的天使問。
「謝謝你,只有令他看見我們無論如何也會走到盡頭,他才可以忘記了我,重新過新生活。」我回答。

如果我還在,到了一天我和你真的如夢中一樣,變得冷淡,而蛋糕店的生意也不足維持生計,你要重新上班,你會否還記得我們曾經快樂過?

 

(五)

今天是蛋糕店的最後一天,我做不下去了,儘管這是我和她的心血。關門之後,我到旁邊吉野家點了一個牛肉飯,一轉頭,便看到了和我差不多大的表哥和他的太太⋯⋯

 

 

 

作者:110316191099

I am not a mathematician. But I count. I am not a writer. But I write. https://www.facebook.com/iamnotamathematicia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09525
Date: 2015-06-23 03:43:00
Generated at: 2020-09-22 12:19:4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6/23/109525/【短篇小說】土瓜灣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