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平等的迷思:中學派位一條隊定兩條隊公平D?

男女平等

 

我們日常生活經常會論及「平等」,「公平」,「公義」等等的概念,但大家有沒有真正思考如何才是真的「平等」呢 ?近代對公平問題進行過最深入的反思的,必定是自由主義大師羅爾斯,他將社會公義歸納為以下兩種原則。

(1)『公平機會平等原則』:機會需要在公平、均等的條件下,對所有人開放。
(2)『差異原則』:應對社會中處境最不利的成員給予最大的補助,減低差異。(Rawls,1972)

以下將使用此理論作為討論基礎。

 

在香港歷史上,男女平等的議題曾鄭重地在法院內被受深入的討論。2001年,平機會曾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控告教育局局長所監管的中學學位分配辦法違反性別歧視條例,事源於1998年,有一位女性的家長不滿其女兒的成績較同班的另一位男生好,但她所獲派的中學卻不及這位成績較差的男生優秀,便向平機會投訴。經過平機會連翻調查後,發現了教育局自開始,就一直實施男女分開派位(維基百科,2013),於是平機會便入稟法院控告當時的教育局局長。控方控告的內容包括:

(一)調整方法﹐在校內評核中﹐同校男生和女生採用不同的「性別曲綫」﹐ 調整分數計算學位分配。此舉可能會對男女校的個別男生或女生造成不利﹔

(二)男女分組派位﹐導致男生和女生的畫分派位組別分數不同﹐會令個別女生得到較差的待遇﹔

(三)男女校被教署要求一定的男女比例﹐即使女生比男生成績好﹐但由於女生學位限額已滿而被拒﹐較低分的男生反而被取錄。

 

教育局助理教育局局長曾寫信向平機會解釋﹐在升中派位的過程中﹐「男女有別」的原因。局方指男生在小學時期發展較緩﹐注意力沒女生那樣集中﹐在校內評核方面成績較女生為差。因此,為保障男生的利益﹐根據性別歧視條例四十八條A﹐他們才會採取特殊措施(星島日報,2001)。可是,最後法庭判平機會勝訴,教育局需要更改派位制度。

出現處理上的差異,基於教育局與平機會對「相同與差異」有不同的理解。就教育局助理教育局局長的回應可見,男女分開派位是基於教育局認為男生與女生在能力上並不相同,認為男生與女生是有差異的。但平機會卻認為男生與女生同樣是人,便應該受到相同的對待,可見平機會認為男生與女生是沒有差異的。究竟教育局原先的制度較為公平,還是更新了的制度較為公平呢?

假若我們細心去思考這問題,便不難發現,小六的男生與女生是有其差異性的。例如:近日美國匹茲堡大學早前利用磁力共振掃描,對一百二十八名年齡介乎八至二十八歲的男女,進行為期五年的腦部發展調查,以發現男童的腦部發育需時較長,最終會比女童遲兩至三年完成發育過程,女童腦部發育會較在青春期的男童早熟(東方日報,2015)。另外,不少研究指出女生在語文(閱讀及書寫)方面能力較強,而男生在數學及科學方面佔優。本地公開考試成績亦似乎證明這一點:女生在中英文科取得前三級成績比率均明顯較男生為高。然而,香港主流教育的考核標準卻特別重視語文科。在小學方面,用以競爭中一學位的呈分試,中英數比重均皆佔9、常識佔6,這樣的標準顯然讓女生佔優(文匯報,2012)。

 

誠言,男女共同派位只是合乎「公平機會平等原則」,但絕對並不乎合「差異原則」,要是符合差異原則,其重點在於「尊重差異」,要按其差異性作出合適的分配才是真正的公平,試看看以下兩個例子:

先看第一個例子,健康的人是人,傷健人士是人,要對彼此公平,並不是用硬性的方便要求大家用相同的方法登上巴士,大家均可以登上巴士,只是符合「公平機會平等原則」,假若要傷殘的人利用雙腳登上巴士,雖然給予了他登車的機會,但對他來說還是不能符合差異原則。要真正符合此原則,便需要尊重傷健人士的差異性,亦即是說巴士公司而需要就住其差異性作出一些「措施」,令傷健人士也可以登上巴士,這才是真正的平等。

又看看另一例子,我們認為投考政府紀律部隊男女生需要不同的體能要求是公平的。這是基於大家普遍認為男女生在先天物理體能上有極大差異,要尊重這種差異,便需要利用不同的招聘標準,以免對女生造成不公平,而這亦是一種「措施」來達至分配上的公義。

那麼,我們利用相同的邏輯,既然男女生在小六時,女生腦部發育會較快,語文能力又較男生好,明顯地這是先天因性別所造成的能力差異,既然男生與女生如此不同,要解決其差異性所帶來的不公,最合理的做法就是男生與女生按其能力作出分配,情況就如紀律部隊體能測試理應以性別訂立兩套獨立的標準,這才傾向真正的公平。

 

學位分配上的不公造成了一連串的問題,就教育局回應平機會的信件已經表示,假若將制度改變成劃一學位分配,就讀第一派位組別與第三組別的男女比例將會失衡,就現實又言,根據當時(2002年)實行新制度後所公佈的結過顯示,分派第一派位組別的男生只佔整體男生的百分之二十七點三,反觀女生則接近四成;而第三組別男生卻佔百分之四十點四,高於女生的百分之二十五點八(蘋果日報,2002)。由此可見,男女派進好學校與差學校的比例嚴重失衡,較多女生能夠就讀排名較好的學校,而較多男生需要就讀排名較差的學校。難道,這就是平機會所聲稱的「男女平等」嗎?

故事還未完結,這班贏在起跑線的女生亦理所當然有較大的機會升讀大學,按2014年文憑試統計結果顯示,去年2.6萬名考獲升讀大學資格的日校考生中,男女比例維持4比6,(比率與就讀第一組別的男女比例相約)連續三屆出現同一比率。八大資助院校上學年全校女生人數首破5萬人,較男生多出7,000人,浸會大學、嶺南大學和教育學院男生比例不足四成(蘋果日報,2015)。數字是不會說謊的,公平與否,顯然而見!故事仍然繼續,這班女生亦開始進入職場了,亦有一輪新的問題應運而生,有機會下次再與大家分享吧。

 

參考資料:

Rawls, J. (1972). A Theory of justic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蘋果日報。(2015)。大學生女多男七千人。

文匯報。(2012)。考公開試女叻過男。

東方日報。(2015)。男童腦部發育需時較長。

蘋果日報。(2002)。男女比例失衡 13校須增女廁 升中派位今公布男生吃虧。

星島日報。(2001)。「性別歧視」大狀硬撼教署。

維基百科。(2013)。香港中學學位分配辦法。

 

 

作者:艾力克老師

艾力克老師
喜歡哲學,倫理學,戲劇研究。喜歡思考,分析,並且分享自己的所學所見,與人分享。盼望有幸能夠與大家分享「迷思系列」的文章。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0084
Date: 2015-06-30 17:32:21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1:5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6/30/110084/男女平等的迷思:中學派位一條隊定兩條隊公平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