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磨抗爭者意志的代價
——後政改時代香港的protestor fatigue

【神駒晚報 | 2015-07-01 | A1】場外人數699萬 香港人的驕傲民陣主辦的七一遊行今日舉行。根據本報記者金精火眼點算圖片中的人數,結果顯示,場外人數肯定超過699萬人。萌陣發言人地屎陳表示,今日主辦單位克服了幾個不利條件,包括並非星期日舉行、天氣炎熱、與賽馬同時進行等因素,依然有超過699萬人聲援七一遊行,並有大約1萬人到場支持,非常難得。無論如何,這個結果也是香港人的驕傲!

Posted by 神駒日報 on Wednesday, July 1, 2015

 

友:「嘩,勢估唔到今年七一得咁撚少人啊!球場仔都企唔滿!」

 

還記得,修政治學某課,教授提到 “Voter fatigue”,若按字面解作「選民疲憊」的話都基本上估到大概內容,大意就係當選舉次數太繁密,選民經常要投票,就會覺得好煩,然後直程唔理或唔投;另外,在選舉之中選民感到自己被排除在外,亦可能產生Voter fatigue,舉個例啦,情況可能係整個選舉都冇候選人代表某個少數族群,該族群自覺喺個選舉中宛若排除在外,自然理撚得個選舉;甚至乎,選民經歷過多個選舉多次投票,但到最後覺得投極都係咁,改變唔到社會,爭取唔到任何變革,於是,選民就可能真係有票都唔要,一於唔投票。

我諗,喺香港,依家出現左一樣野叫 Protestor fatigue,我自己就會解釋為「對抗爭產生無力感」。好明顯,今時今日呢個「後政改時代」,大家都似乎冇精神再去理遊行,集會,示威,原因好簡單,第一,年年行年年散,都唔知七一去嚟做乜。好笑嘅是,岑敖暉又重覆當年保聯者的論調,用「中共和政府測量民意的指標」又靠嚇去谷人頭,學聯的果然係黔驢技窮;第二,佔領過,衝擊過,曾經滄海難為水,此種「全宇宙幾十萬個議題大雜燴」式,目標模糊不明兼夾成效極低的遊行或集會可以吸引到多少人到場參與,大家不用說也心知肚明。三十多度高溫,恐怕沒有多少人願意到場,聽果個聽到聲就想走的MC高呼「今日,我地,又喺呢度,喺維園見面啦!」、「今日,我地,已經企滿左,XX個球場啦!」等等完全冇鼓舞作用的廢話。你或者會質我「佔領又有用咩?」、「衝吖睇你衝到啲咩!?」唉,你應該反問返啲主體示威者「遊行相比去佔領同衝擊,邊樣俾到多啲希望你?」

 

不過,你又錯唔曬嘅,我唔會話佔領同衝擊一定有用架。咁就要回帶睇返上年雨傘革命,民氣最旺盛時,班社運領袖就選擇左拖住佔成三四個月玩磨爛蓆,得閑唱下歌仔舉下電話搖搖手,間中開party玩到不亦樂乎,人地去衝龍和道時另一班人就掛住整啲惹蚊到仆街嘅果皮酵素同垃圾分類,無疑全盤皆係極度消耗抗爭者意志之舉。另外,唔好話意志啦,你估全世界都同你一樣係靠消費抗爭同整酵素維生架咩?大家又要返工,又要返學,又要養家,又要交租,冇人係全職示威者,自然冇你地咁好氣陪你永續抗爭建立精靈村。大佬啊,你班人要嘅係光環、知名度同埋酵素清潔劑,我地要嘅係抗爭成果,其實你班社運領袖同一般抗爭者根本就係牛頭唔搭馬嘴,所以依家眾叛親離都係你地自己一手造成,怪人地本土派同熱狗做乜啫?搞到今時今日出現 protestor fatigue ,最大責任就係你地,唔該你地喺屌鳩人地「港豬」「不問世事」之前縮返個頭入包皮先啊。

本身見到雨傘革命輸得咁柒啊,我都諗住社運領袖會反省改善下架啦。啊,點知一個退聯就拆穿曬你地啲西洋鏡,講過嘅就唔鞭屍啦,最得意嘅就係莫過於循環再用的「退聯/六四/攻擊本民前」五毛。我真係唔明白點解世間上會有如此蠢鈍者可以不斷倒自己米,自打嘴巴,見到嘅都唔想做你地隊友啦係唔係啊?深耕細作?

成日都會聽到啲左翼社運人物話要「公民教育」市民,好心啦,喺香港浦開都唔知香港人性格,你講乜都假,冇成績做出嚟你吹到天花亂墜都唔會有人理鳩你,香港人最注重嘅就係performance 。同埋啊,你當你自己係邊個可以大大聲「公民教育」香港人呢?憑咩?就憑你係咩野「時代選中嘅細路」啊?咪玩啦。敝校有班人話政政專出「極右法西斯」,其實都幾冤枉下,我地班書生點知原來社運活躍份子其實連基本政治常識都冇啫?你地與其高舉「被時代選中」之外,不如考慮下睇多兩本書,試下「以理服人」啦。

 

作者:亂臣賊子

亂臣賊子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0154
Date: 2015-07-01 16:41:58
Generated at: 2020-03-30 05:17:5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7/01/110154/消磨抗爭者意志的代價-後政改時代香港的protestor-fati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