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肉眼判斷是非——一種虛妄的道德觀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urélien Glaba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urélien Glabas)

 

親社運左翼人士喜歡引用村上春樹的「雞蛋高牆論」,說是不論雞蛋如何地錯,永遠都站在雞蛋的一邊。不過雞蛋高牆是個比喻,套用到現實,究竟誰是雞蛋誰是高牆呢?他們的判斷很簡單:誰看似弱者,誰就是弱者,因此就應該受到同情和保護。換句話說,他們是以肉眼與感覺判斷是非,而非頭腦。

在他們的眼中,有些人看起來是弱者,感覺很是可憐,於是幻想自己是正義的朋友,永遠與「弱者」的敵人對立,以彰顯自身的高尚。就好像是最近頻頻發生的﹙不)讓坐事件,照片中總是拍到一個老人站著,另一個年輕人坐著,然後年輕人就會成為被道德撚大加撻伐的對象。

 

可是,肉眼的認知畢竟有限,事實往往沒有表面般簡單。對面會不會有空著的坐位而老人選擇不坐?年輕人身體本身是否有需要坐下,比如頭暈,或是純粹的疲勞?這些事實並不能從照片中反映。但在道德撚的眼中,事實是選擇性的,重點是誰看起來比較可憐,於是年輕人就成為了道德光環的燃料。

這一種以肉眼判斷是非的思維絕不只在讓坐事件中顯現。肖有懷偷渡事件初期,陳婉嫻利用傳媒塑造「懷仔」被父母離棄的可憐形象,令道德撚高舉同情心的道德光環,給予其留港的酌情權。小女孩大喊「犯左法又點喎」的畫面,更是企圖以弱者形象戰勝常識的經典展現。即使偷渡如何說不過去,只要看起來可憐,就能夠超越其他事實和客觀限制,應該得到保護。後來網民揭發肖有懷是屋邨的惡霸、媒體揭發肖有懷的可憐身世只是謊言,更顯出這種肉眼道德觀的膚淺與荒謬。

 

有些時候人的眼睛傾向看見自己期望看見之事,只視自己一向視為弱者的人是弱者,而忽視他們看不見的其他弱勢。持浪漫左翼思想的人們,看見中國大媽於街上跳老舞,就會想起弱勢社群如何「在萬惡的資本主義下,擴闊對城市生活空間的想像」的社區互助精神。可惜他們眼內的烏托邦並不是現實,空間是排他性的,一個人用了其他人就沒法使用。但在這些左翼文青的筆下,只有大媽是弱者,應該有使用道路的權利,其他被噪音滋擾的人就WFC。

這種漠視事實、單憑自己的肉眼與感覺進行道德判斷的想法,背後是一種自我膨脹,認為自己能夠和已經掌握一切事實,因此有絕對正確的判斷。而配合同情弱者的雞蛋高牆論,這種判斷的標準就成為了「誰看起來是弱者,誰就是應該得到優待」。若這種思想成為了主流思潮,不難推導出一個很可能出現的現象:每個人都設法裝成弱者,以求得到同情和額外的資源分配,做為強者反而會被輿論所敵視。即使犯下任何錯誤,只要自己是弱者,就不需要為行為負上責任,反正會得到頭戴光環的天使們原諒。而真正的當權者也會利用人們偽善的弱點,於高牆上鋪滿雞蛋,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所以作道德判斷之前,請先盡量用腦袋把事實弄清,不要只用肉眼看見似是弱勢的一方就馬上「站在雞蛋的一邊」,以免自己助紂為虐而不自知。

 

作者:Schwarz

山城學生,痛恨矯揉造作與形式主義,深信真理使人得到自由,現實生活卻平庸非常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0741
Date: 2015-07-08 17:13:04
Generated at: 2021-10-24 12:07: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7/08/110741/以肉眼判斷是非-一種虛妄的道德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