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小眾愛好者——「左膠」乜乜乜

天線得得B

 

早前被幾位學術巨頭扑咗之後,我痛定思痛(好似係),發現我同一眾被扑嘅朋友,喺政治學社會學範疇使用嘅詞語的確有所不妥。例如,某班人被稱為「左膠」,其實名不符實。一來佢哋未必左,二來話人「膠」亦不禮貌。所以,不如為「左膠」正名,叫做「政小眾愛好者」。

顧名思義,「政小眾」就係持有偏離主流嘅政治觀點;而「愛好者」,係指一啲搖旗吶喊支持,而未必身體力行、對其政見有實質貢獻嘅人1。呢個新術語嘅好處,一來比較體面,二來突顯佢哋只係弱弱的小眾,三來「愛好者」亦比較正面,相信一眾「政小眾愛好者」會喜歡呢個名詞。

 

觀乎近日嘅討論,我發現有幾種野生的「政小眾愛好者」發表政論。例如:

——廢除保護兒童嘅法例,讓小童自主拍寫真
——幼童應該可以自主同意與成年人性交
——全面改革中小學,廢除強迫教育
——(仲有冇?我冇暗戀「政小眾愛好者」,乜點留意佢地講乜…)

其實我好大愛架。我覺得政少眾愛好者嘅政治見解全部都值得討論,而呢啲討論亦都係健康公民社會嘅重要基石。但如果係討論,始終要有客觀科學嘅理論同理據,並唔係你事但亂咁引幾個學者嘅名言,就可以「一錘定音」,蓋過大眾市民嘅聲音。「一錘定音」只係極權政府施行暴政嘅手段,「政小眾」係唔應該,亦都冇能力,去使用呢種手段。

至於坊間一般嘅所謂「政小眾理論」,真係垃圾到不得了。動輒洋洋灑灑幾千字,無不是引用艱深嘅專門術語,引用外國學者、外國經驗、外國價值。外國經驗當然可以用作參考,但係如果不做任何「本地化」(localisation) 工作,就直接引用,就會無視咗地區文化之間嘅差異,實行起嚟就顯得格格不入,自然被大眾唾棄。

 

本來,聯合國有大約二百成員,每個國家嘅文化價值、政治模式、社會結構都唔同。單單引用某少數國家嘅例子,有失嚴謹。引用外國經驗同價值嘅時候,一個比較科學嘅方法,就係用大量國家嘅資料同數據,進行調查同統計,然後先至(或者)可以得出堪稱「普世」價值嘅客觀標準。

可能有人會質疑:全世界都冇人咁做啊?點解香港政少眾研究者要處理咁大量資料先可以提倡某種價值?答案就係,因為香港政少眾研究者往往引用外國經驗,聲稱係「普世價值」,所以可以應用於香港。所謂「普世價值」,當然係要普查全世界,先可以作出合乎科學嘅結論。觀乎外國嘅學者,大部份都傾向引用本國嘅事例同經驗,喺本國國民身上做調查,做研究。美國人唔會話「因為歐洲人認同XXX,所以我哋都要認同XXX」。美國人只會話「XXX價值對美國人有YYY影響,所以要認同/反對」。喺本國做研究,應用於本國,就不必要做全世界嘅調查,都可以得出科學客觀嘅結論。

 

做本土嘅研究,應用於本土,省時省力。走去構築一啲「普世價值」然後應用於本地人身上,無異於殺雞用牛刀。有時,理論越大,眼光越廣闊,就會變得越複雜。唔係每個人都可以承受如此複雜性,所以,人貴自知。

 

  1. 例如:「音樂家」同「音樂愛好者」嘅分別。

作者: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1593
Date: 2015-07-18 15:43:43
Generated at: 2020-01-18 14:28:4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7/18/111593/政少眾愛好者-「左膠」乜乜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