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的左膠世界

Donglin school in Wuxi.jpg
Donglin school in Wuxi” 由 Synyan自己的作品
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资源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條款授權。

 

我們的歷史科科書一向都對「自願從生理上放棄性的性小眾人士(a. k. a. 閹人)」很不友善。

我們的歷史教科書會告訴你:「明朝末年,政治黑暗,皇帝重用權臣和宦官,逼害正直官員,令明朝日益衰落」;然後下一段就是講顧憲成東林講學如何清流,一對「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道盡東林黨人如何正直不阿,為正義而發聲,再來說是說他們在晚明黨爭中如何被害。直至明思宗即位,皇帝厭惡閹黨,政治終於清明,但明朝已是內外交困,無力回天。

 

很美麗的故事,將明亡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反正就是性小眾的問題。但我們又不妨看看當時人怎樣形容:

「黨禍始於萬曆間,浙人沈一貫為相,擅權自恣,多置私人於要路;而一時賢者如顧憲成、高攀龍、孫丕揚、鄒元標、趙南星之屬,氣節自許,每與政府相持。而高、顧講學於東林,名流咸樂附之,此東林黨禍所自始也。」

──戴名世《弘光朝偽東宮偽后及黨禍紀略》

 

「(崇祺元年正月)翰林院編修倪元璐上言:……夫東林,則亦天下之才藪也。其所宗主者,大都稟清挺之標,而或繩人過刻;樹高明之幟,而或持論太深。此之謂非中行則可,謂之非狂狷不可。且天下之議論,寧涉假借而必不可不歸於名義;士人之行己,寧在矯激而必不可不準諸廉隅。自以假借矯激、深咎前人,於是彪虎之徒公然起而背叛名義、毀裂廉隅,以至連篇頌德、匝地生祠。夫頌德不已,必將勸進;生祠不已,必且呼嵩:而人猶寬之曰「無可奈何,不得不然耳」!嗟乎!充一「無可奈何、不得不然」之心,又將何所不至哉!議者能以忠厚之心曲原此輩,而獨持已甚之論苛責吾徒:臣所謂「方隅未化」者此也。」

──《崇禎實錄》

 

「(崇祺七年)諭曰:朕御極之初,撤還內鎮,舉天下大事悉以委大小臣工,比者多營私圖,罔恤民艱,廉謹者又迂疏無通。」

──計六奇《明季北略》

 

簡單解說一下三段文字:

 

第一段可說是近代後人的評論。戴名世生於順治十年,當時南明尚未消滅,可算是「近人」。在他筆下,他認為「東林」本身算是一批「賢者」所發起的,不過後來變成「黨禍」了。「左」理論之始建,也算是一批賢人的力作,不過後來變成「膠」了。

 

第二段是《崇禎實錄》,乃是官方史料。古代朝廷有專人編撰「起居注」,再整理成「實錄」,最後才編成「正史」,不過「正史」通常是後朝才編成的。因而中國史書對史事早就可以精確至日。

這段文字是在當年正月初五上書的,即1628年2月9日。這段文字批評東林黨人以狂言高論標榜自己,貶斥不群。倪元璐心知皇帝當時正要重用東林,但仍不諱言這群人是「方隅未化」,生番是也;而思宗皇帝的回應是斥責倪元璐多口。今天好些人左手馬克思右手葛蘭西,不夠左翼的理論就不是理論,不似西方的文學就不是文學,不貶斥資本主義就是異類是法西斯;而幸好我們沒有思宗皇帝──村民很少「思考」的。

 

第三段出自計六奇所編的野史。雖說是野史,但都是有根有據的。這是思宗皇帝七年之後的反省:我不用閹人了,但你們這群有J的也不見得在做實事。這群有J人不就是東林黨人啦。有理論那些人,結果真的有在做實事嗎?

 

如果說戴名世是康熙時人,計六奇當清兵入關時年方廿二,目擊過程,而《崇禎實錄》更是官方記錄,可謂中立之言。由此可見,當年之人眼中,東林黨本身就是個禍患,是有明之亡的一大主因。黃宗羲《明儒學案》有這一句:「方東林勢盛,羅天下清流,士有落然自異者,詬誶隨之矣。」就是說,當時不當個東林黨,就會變成奸邪之人,被輿論狙擊。

例如說,南明朝廷上東林黨的大敵阮大鋮,最初也並非深恨東林之人,只因他不「入黨」,不夠「清流」,結果被東林打壓,身後只剩罵名。如果說阮大鋮本是仆街,又可說馬士英,他算是南明定鼎功臣,但因其支持福王之後,與東林政見不合1,結果也是罵名不絕2

固然,魏忠賢不是好人,但東林黨也不是善類。其中差異在於,魏忠賢乃是真小人,而東林黨多為偽君子。大是大非面前,他們著眼的,只是某君是否與他們相善,再決定是否支持他的觀點。沒頂之災在前,仍不忘私怨比天高。網絡論史有言:明將降清者,仕明時如狗,仕清時如龍。其中原因,也不過是明廷制肘多,而制肘正是來自於東林。

晚明的朝廷便是這個樣子:外患初起,而朝中有東林。東林不執政時,極力抨擊,不是閹黨也被他們逼入閹黨;東林執政時,一無建樹也罷,還要惹禍:東林人士劉懋裁驛卒,引發驛卒暴亂,平白增添內憂。結果本來信用東林的皇帝也要棄東林而去,而東林更自詡正直,以主宰輿論為要務。國破家亡,只剩半璧江山,東林依然內鬥不止。晚明的朝廷,正是一幅左膠為光環誤國的景象。

東林黨的結局如何?不少人降清繼續黨爭,不過大半死在「留髮不留頭」之令下,而「留頭不留髮」的也左右不了政局了:滿洲人話事,東林黨byebye!

 

  1. 東林黨人當初極力反對明神宗立朱常洵為太子,神宗無奈,依東林意見立朱常洛為太子,隨後封常洵為福王,繼而輟朝三十年抗議。馬士英後來擁立常洵之子由崧為南明新主,因而得罪東林。 []
  2. 到底馬士英、阮大鋮是否真是壞人,因明清之際東林仍操輿論,如今真相已不得而知。 []

作者:薰華

薰華
塵世中一件無名廢青,除咗偏見同口水就冇嘢多。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1629
Date: 2015-07-19 15:57:50
Generated at: 2020-08-03 20:20:1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7/19/111629/晚明的左膠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