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就是「父權主義及資本主義物化未成年女性胴體」

 

細路女寫真集,大眾公論都覺令人不安,那基於對六歲小孩的保護之心,無論是否真正「淫者見淫」,也該先處理圖片的流傳,再作相關論述,以減低對小孩的可能傷害。這是常識,也是孟子說見到孺子入井,人都會有的惻隱之心。見到有小孩墮進井,正常人也不會先分組討論,而是先救人,再想為何會出事:是井的問題?還是小孩的問題?是食水的問題?還是土地的問題?

明報說 Sally Mann 的相集《Immediate Family》也有拍孩童裸體、然後某左翼借此為鑑後再說宮崎駿動畫也有孩童露底,亦是「兒童色情動畫創作者」云云。要說,看宮崎駿會留意女童內褲還掫圖這行為,本身已經很變態;而最令人作噁的是,大言炎炎的「公信第一」報和「土地正義」左翼竟無視兩者中女性角色的分別。如明報言:「攝影界卻盛讚她 (Sally Mann) 的作品對母體有另類的詮釋,顛覆了傳統的父權文化。」其作品之所以不同,在於攝影師是女人及母親,作品因而可理解為女性對自己身體及其延伸的表現;對照細路女寫真集,主要的分別有三:

1) 攝影師是男性;
2) 攝影師不是女童親屬;
3) 是次為一以謀利商業活動

換句話說,以正常左翼的思考方式,這完全是一件父權主義及資本主義物化未成年女性胴體的案例。可是進步左翼不單沒有高舉義旗,還千迴百轉的以各式明目為寫真集消毒。誠然,人各是自己的主體,對性及身體的想像可以千變萬化,只是生而為人,還高呼正義,有些底線還是不能乖離的。

 

附圖布勒哲爾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1525-1569) 的《伊加勒斯墮海》(Fall of Icarus, 1560) 一作 ,與左翼友好的詩人奧登 (W.H. Auden, 1907-1973),在 1939 年發表的新詩〈美術館〉(Musée des Beaux Arts),就曾這樣說:

“In Breughel’s Icarus, for instance: how everything turns away
Quite leisurely from the disaster; the ploughman may
Have heard the splash, the forsaken cry,
But for him it was not an important failure; […]”

或離地、或飛天、或仆街,遺憾的是,我們同名的左翼,其實都如畫中人一樣,在正義的、在這片土地上勞動的大眾眼中,也不過只泛起了一陣不重要的漣漪。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Fall of Icarus.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作者:卿雲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1634
Date: 2015-07-19 15:31:49
Generated at: 2020-07-11 22:58:4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7/19/111634/明明就是父權主義及資本主義物化未成年女性胴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