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是大人當中最容易應付的對手

AV 教師

 

三個master,四年轉四間學校,失業兩年,自殺教師的父親慨嘆:「冇理由讀咁多書冇嘢做!」

無理由,但香港愈來愈不需要講理由,至少上了岸的不需要向蟻民與廢青交待一個reasonable reason,所以唔等水喉流兩分鐘,飲到鉛水好應該;「唔想加班,做多兩樣嘢都話唔好,就叫無彈性」;八、九十後老師很多只是一年contract,年年等續約,不想失業就要睇校長面色做人,猶如終日比人揸住春袋。

不過香港的後生仔既然連呼吸都係罪,你以為仆心仆命就會續約?少年,你太年輕了。

 

細心一看,有些學校年年都會出ad請人,而且為數不少。無野架,每年都有十幾廿個新老師,即是有成打老師走喳嘛,強國為仆直的經濟起名為「新常態」,我們都不妨稱這個情況為「香港教育界新常態」。老師轉工可能比business界更頻繁,一、兩年(甚至每年)轉工,對八、九十後老師來說並不出奇。

形勢比人強,自從SARS以後,久不久就會出現金融危機,僱主拚命壓榨員工也是香港的「新常態」,朝9晚5是傳說,OT愈來愈長,但人工卻是恆常的10幾K,老師好一點,新入職都20多K,不過香港的廢青,不論什麼行業,長年累月培養了很高的危機意識,就算沒有轉工的打算,年輕老師每年四、五月都會看看明報Jump(等於教育界jobsDB),一個唔該,或許你會發現自己這個位置正在出ad請人。

友人C衝到校長室,質問校長這個ad算什麼,她回應:「出ad只是看看有沒有更好的candidate」。看,其實校長和HSBC的高層沒有大分別,老師也不過是隨時可以扔掉的教書散工。這個校長特別喜歡請人,一來新人夠平,二來很好控制。

如果你是校長,而又是一條廢柴中坑,點可以令下屬聽聽話話呢?就是將所有人轉做逐年續約的合約老師,你即使再廢都可以解決問題,因為你可以隨時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友人Y知識淵博,講書風趣幽默,但不獲續約,只因他與很多老師一樣,反對校長硬推的語文政策,因為深知學生沒有能力用英文上課,在大會上陳詞有力,結果校長老實跟他說要用他「祭旗」,因為其他老師是perm約,不能輕易解雇。

 

1970年代,港英政府曾經想令教師減薪,但最後因為老師罷工而失敗;2000年代,教育改革令老師走入地獄,但他們硬食,兩名教師不堪壓力自殺,得到的是羅范椒芬對傳媒說:「如果(自殺)是(與教改有關),為何只有這兩名教師(自殺)呢?」;2015年,教育界一片風聲鶴唳,新入職老師苦不堪言,讀了三個master都未能找到教席最終自殺,教協繼續不痛不痒的「要求對話」,早就連臉都不要的港共政權會理你麼?

要爭取就要講bargaining power,70年代的文憑教師薪酬運動,一開始教師只在中環發起遊行,但政府不為所動。隨後老師發起罷工,港英政府才開始緊張,直到第三次罷工,因為之前已有超過80%的小學響應,加上第三輪罷工的日子正好是小學升中試,將會影響10萬學生,政府只好讓步。連爆一塊玻璃都要譴責的港豬,你試想如今教師因為要求中止不合理的合約制度而罷工,不要說怪獸家長,單是這些和理非非港豬家長的反對,已經足夠讓教育局繼續無恥下去。

 

三島由紀夫在〈應當打從心底瞧不起老師〉裡說:「老師這個族群,是你們這輩子會遇見的大人當中,最容易應付的對手。在往後的人生中,你們要遇到的其他成年人,通通都比最惡質的教師還要難纏好幾萬倍。」教師很易對付,因為他們必須道貌岸然,而且即使一生都沒有離開過校園,但卻要裝作世故。香港人這個族群,是世界上最容易應付的對手,面對最惡質的中共政府,還要不合時宜地高舉和平理性,明明什麼都不懂,卻喜歡捕風捉影,恐嚇你不要惹怒中共,擺出世事給我看透的模樣。

「不賢者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自從赤化以後,香港的不賢者手握愈來愈多的權力,廢柴校長可以隨時炒人,甚至不需要理由;黑警毆打市民,可以毫無後果,甚至照樣領取退休金;港共政權只看誰夠舐共,不問才幹,難怪說話愈來愈違反常識。香港為何會墮落得這麼快?這些老屎忽自然是罪魁禍首,但能夠容忍他們的香港人也是幫兇,所謂容忍,不是指藍屍,而是和理非非的港豬。

 

作者:[email protected]假啞港女

A_tsu_na@假啞港女
港女一枚。Facebook Page:http://www.facebook.com/atsunahk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1798
Date: 2015-07-22 13:49:38
Generated at: 2020-10-31 17:48:0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7/22/111798/老師是大人當中最容易應付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