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要革命,要實利主義,你攔?

樹 般咸道 GOOGLE街景

 

般含道四樹一夜命喪,香港人事後除了悼念也委實沒有甚麼懂得做,做得了。

 

我想到兩件事。第一便是下面這段鍾阿城的小說。李立正好像香港人一樣。「這棵樹就是要砍倒!它占了這麼多地方。這些地方,完全可以用來種有用的樹!(這樹)當然沒有用。它能幹什麼呢?燒柴?做桌椅?蓋房子?沒有多大的經濟價值。誰也沒來種這棵樹。這種野樹太多了。沒有這種野樹,我們早完成墾殖大業了。一張白紙,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這種野樹,是障礙,要砍掉,這是革命,根本不是養什麼小孩!人定勝天。老天爺開過田嗎?沒有,人開出來了,養活自己。老天爺煉過鐵嗎?沒有,人煉出來了,造成工具,改造自然,當然包括你的老天爺。」

恰好就是香港人的「理性科學思維」,「我哋有專家意見」。的確,那四棵樹每年能生產多少 GDP?除了觀賞和乘涼之外有甚麼經濟價值?而「科學地」說,要為那四棵樹訂下一個「危險指數」也只是彈指間的事,多麼科學多麼客觀,反觀你們要求的「美」、「回憶」,能量化嗎?有科學數據支持嗎?沒有!

於是這就是結果。這是香港人的共孽。千頭萬緒,歸根究柢一點,就是:你們從來沒有將香港當成自己的家,從來沒有由一個「香港人」的角度去看這個地方。因此所有不能量化的東西都要砍除,所有不能賺錢的東西都是可有可無的。香港的城市建設和景觀是純然功能性的,每一樣物事都必得有其可量化的價值,最終必須服務於某項指標或準則才能生存。

 

第二點就是無用之用。其實這一點,單在我而言我已說了最少十年以上,進了文學院中文系的時候就已經清楚明白,但十年過去,仍然如孤舟一樣,社會還是照砍樹,照拆樓。很快灣仔同德大押很快就被拆了,大家又能做些甚麼?

放汽球悼念,我理解,事實上誰又能做些甚麼?我想不到。就像外國發生慘劇後人們去點蠟燭放鮮花一樣意義。但這樣之後我們又應該怎樣,可以怎樣?樹已經死了,沒有人再為他們發聲了。陳捷貴大概下屆仍然會當選。

 

作者: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欲自成一家自成一經。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3295
Date: 2015-08-10 12:54:37
Generated at: 2020-03-30 05:21: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8/10/113295/特區政府要革命,要實利主義,你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