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消費雨革同帶上光環嘅人,無資格稱自己為乜乜「民主鬥士」

Zulu Lo 攝

Zulu Lo 攝

 

見到有人話唔想九月,唔想紀念,我又何嘗唔係?這個包袱,實在太沉重。

 

關於紀念

果段日子,真真正正有投放心血,會希望成功嘅人,絕對無可能將紀念呢回事放在口邊。你到底想紀念一次慘痛失敗?定係想提醒大家傷口仍未復原?繼續消費雨革同帶上光環嘅人,無資格稱自己為乜乜「民主鬥士」,唔該你哋啦,真係好嘔心。一個二個爭咪爭上大台,然後將成場運動徹底破壞,你為香港?定係為自己?紀念這回事,根本只係另一場搶光環活動,你班政棍話愛香港?為香港付出左好多?抽水唔是咁抽的。

年宵果排見到出左咁多雨革產品,已經嬲到一個點。黎緊九月,唔洗估都一定知會有人搞活動、賣相關產品cap水。傷口無消失過,你一包包鹽咁倒落嚟,呢啲係二次傷害嚟。好多人都有好嚴重嘅創傷後遺症,唔係因為迷戀過去,係因為跌得太痛,真正戰鬥過嘅人先會明白。

 

關於創傷

每個有落場嘅人,都各自付出左唔同代價,望住班朋友為左佔領工都辭埋,又有人俾人拉、打到見紅。我自己都同屋企人關係史無前例咁差,成日都唔明點解老母咁港豬,然後慢慢發現自己屋企係一面鏡,社會大部分人都係呢種諗法,覺得而家啲後生仔好偏激、搞搞震、破壞社會秩序。我話:「呀媽,出面啲差佬亂打人呀,遲啲打埋我咖喇,點解你仲可以話佢哋係打份工?」無論我花幾多口水,屋企人都係從未醒覺。而且,唔止我屋企人係咁,個社會都係咁。雨革過後最令人絕望嘅真相,係根本得好少數人睇得清楚社會腐爛到咩地步。對好多人嚟講,有工返,有飯開,生活已經好好了,個政府做左啲咩?關我鬼事。

某個喺旺角訓醒嘅早上,有個中年男人撩我傾計。佢話佢呢排成日同老婆鬧交,因為佢老婆係藍絲,但係佢話唔會因爲老婆俾壓力佢而放棄支持我哋,「我好慚愧,我唔明白點解個社會有問題,會係你哋呢班小朋友去抗爭,班大人去晒邊?」好想知道,完晒成件事之後,佢有無同老婆好返,佢老婆又有無因為一絲憐憫而無再話班學生抵打。如果上一代少啲老屎忽,多一班人可以好似呢個中年男人咁支持我哋,或者唔會撐得咁辛苦。

訓左咁多晚街,每次路過果啲路口都會諗,唔知仲會咁會有下一次?如果我知道會係咁嘅結果會唔會更加搏盡?點解要俾希望我?然後又令我哋輸得咁痛?呢段係黑歷史,而唔係乜乜民主路上光揮的一頁,無嘢值得紀念咖。拜托,唔好再講埋啲咁柒嘅嘢。

 

關於移民

雨革完左,最多人討論嘅嘢係應唔應該移民。每次有人問我,我都係答:「哪有錢?你老母。」但係如果我有錢,係咪又真係會走?我諗都未必。之前同人傾呢個話題,佢講左一段說話:「既然自己咁愛咁關心呢個地方,點解要選擇企埋一邊睇住佢死?而唔係堅持到最後一刻同佢攬住一鑊熟?」

如果你移左民可以完全唔關心唔再理香港嘅嘢,恭喜你,你可以獲得新生。但如果你無放低過香港,就算你走左,假如發生另一次雨革,我肯定你都係會好想放低身邊所有嘢衝返嚟香港。咁嘅話,「走難」嘅意義,其實只係令你換一個生活環境去繼續同香港糾纏,你個心永遠仍然被困喺呢個地方。

香港對我嚟講就好似一個深愛嘅賤男人,再苦再痛,也不願放手。

 

你Like左風月亭未?

 

 

作者:婷欣

婷欣
你好,我係風月亭亭長:)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4788
Date: 2015-08-29 19:24:41
Generated at: 2020-10-31 19:16: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8/29/114788/繼續消費雨革同帶上光環嘅人,無資格稱自己為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