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盲人觀星團就照出這群心盲者

 

昨日facebook流傳一張盲人觀星傷健營的相片,惹來一陣陣近乎鄙劣的訕笑,笑盲人觀什麼星,質疑這個活動的意義何在,甚至連「意義」也沒有去想便張口笑別人無稽。

 

其實盲人觀星並非那麼不可思議,盲人有著過人的感官能力,他們可感受從嘈雜的城市走到一個極靜郊野,用身體感愛靜夜的柔和,再讓他們觸摸立體星圖,配合健視人士的形容,他們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星空。試問,在香港這座光害都市,有多少人真正見過的絢麗熣燦星空?很多人不都是想像以為了解而已。

 

人本身便有著天然的盲點,每個人也只能看到自己眼前的事物,永遠無法看到那一分秒自己的腦後的是什麼,即使下一秒鐘回頭,接上眼睛的也不完全是上一刻的情景,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不是完全能看見的,每分每秒我們都盲於看不見的事物,憑甚麼去取笑他人看不見?

 

然而有些人總像比其他人「看」得到更多,原因是他們不昧於只相信自己一副眼睛所能見的。他們也看別人的位置處境,明白別人的理由或難處,這些都不是用眼睛去看的,而是用顆心去問的。所以世上有這麼多武斷又可憎的人,好像看到關愛座上坐著一個年輕人便斷然他是自私可惡,從不想他可能是患病或受到傷,所以患血癌的少女也要被人罵到讓出位置。又有人嘲諷那些讀書不多社會地位低的人是懶惰或不思進取,然而他們不會問這些人為你看不見的事情付出了多少努力。這些人視力正常,卻比盲人更看不見。

 

又有人批評「盲人觀星」這個名字不可取,要求大會更換名字,然而剝奪他們使用所謂「正常人」用的詞語,豈不是一種更赤祼的拒絕與隔離?這與他們傷健共融的理念是有所違背的。其實啞的人也可以用手語參與演講比賽,聾的人也可以透過節拍聽一場音樂會,只是用不一樣的方法,就正如你或我或他或她一樣,因為各自的緣故用著自己的方法過不同的人生。而你總無法看到別人背後的因理,所以在判斷之前,請想想你一對眼睛未嘗看見的。

 

 

關於作者:青木原

眼觀殘缺與現實,心在回憶與幻想之間。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