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再沒有含淚投票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ike Behnke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ike Behnken)

 

雨傘運動一周年了,除了689、小明、陳佐耳等無賴輪流撩事鬥非,唯恐天下不亂外,反對派根本一池死水。一年下來,大家對荒謬事情的麻木程度大幅提高,中港融合又昂然邁進一大步。反對派無所作為,市民的無力感亦愈來愈強,今年區議會選舉,以及明年立法會選舉,泛民大敗的可能性偏高至極高,失去立法會三分一否決權,香港無疑會徹底淪落,但現實是很多選民不願再含淚投票,守住三分一否決權的催票口號,將不再有效。

香港的政局,真的很難用常理去推測,以商業思維來看,如果有一個市場,潛在客戶非常龐大,但卻未有利益集團佔據,照理是一個兵家必爭之地,發達發圍的大好時機。今時今日,香港市民的民意是抗拒大陸化,捍衛香港人利益,經過831落閘後,更明白中共是欺善怕惡的無賴,反口覆舌,龍門任搬。市民終於接受了抗爭才有出路這個大前題,照計以本土利益為先,願意抗爭到底的政客,才有出選當選的前途,但那些天生一副軟骨頭的泛民,看見港澳辦派個京官下來,扮扮聽取民意,卻變臉說可以定期跟中央溝通。

這三年下來,在689強力破壞下,警察濫捕成為常態;強國袁是中共養的一隻狼狗,只要主人示意,人證、物證俱無,他也要告住先;裁判官的判決偏袒建制,也是路人皆見,法治僅靠高等法院、終審法院那些法官頂住,香港崩壞程度仿如Inception的夢中夢,山崩地裂,飛沙走石。

在一片頹垣敗瓦中,中共一點讓步的誠意也沒拿出來,負評爆燈的官員繼續安坐其位,還加多個劉江華篤眼篤鼻,七警繼續逍遙法外,689繼續利益輸送給金主,還自命超然,雨傘運動後,香港不進反退,泛民卻若無其事,組成甚麼民主派聯絡小組,專門負責處理與中共溝通的事宜。雨傘運動原來又是白忙一場,損兵折將,都不過成了泛民再跟中共「溝通」的資本。明明上年大鑼大鼓,大喊現在是抗命時代,忽然又變了同中共有計傾,你叫選民如何再含淚投票給這班泛民?

 

選民對這班軟骨頭的老泛民很厭倦,渴望有新星登場,只要有一些論述合理,看似正氣企理的政壇新人走出來,大家都想轉會過檔。但是一年下來,原來的學運領袖學藝未精,失去了佔中、反831這個議題後,除了繼續在面書上出post維持人氣外,對香港民主前途如何走下去,壓根兒提供不到一條出路。甚麼城邦派、建國派、華夏派,天花亂墜,看多了會神智不清。

泛民是不進則退,輿論陣地儘失,連facebook account也不懂好好經營。這半年來,全港反689最積極的政黨其實是自由黨,加上田毛毛緊貼時事,出post經常大快人心,我肯定如果田北俊繼續出戰立法會直選,會成為票王。反觀泛民議員,船頭驚鬼,船尾驚賊,本土議題稍有一點爭議性,如反水貨、噓國歌之類,就索性粒聲唔出,一點膽色個性也沒有,連品客都識得呢頭去大球場睇波,嗰頭同曹星如講加油啦。總結來說,泛民是形象老土、宣傳落後、財政緊拙、脫離民意、欠缺論述、毫無鬥志,叫選民心灰意冷。這樣局勢維持到明年,最大可能性是立法會投票率偏低,中共扶植的建制票大勝。

 

何解香港的泛民政客咁失敗?共產黨話過香港人唔識做boss,並非全無道理。要同極權政府死過,除了無畏的個性,亦要有很強的信念,深信自己那套政治理想、治國方針才是對的,為了實現自己所信所想,排除萬難去推動,不惜犧牲。香港主權移交以來,連創業家都愈來愈少,有錢人印印腳靠家族基金度日,打工仔則剛榮登全球工時最長榜首,香港人出名只懂炒賣,普遍沒有改變世界的野心,而從政比從商要有更高的智慧,亦要有敢於豪賭的性格和膽色,香港人是買辦性格,建制固然是睇北京面色開飯,泛民呢,就算民望高如余若薇,最多本着為香港做些事情的義工心態去從政,一定不會同中共博命。反正香港不會有美麗島事件,也沒有花媽這種坐牢也不怕,捱盡拼盡幾十年的女漢子。

多年來,泛民都是藉對手犯錯而得分,那麼這班人倡議的治港政策是甚麼?教育千瘡百孔,泛民當中教育界,社工佔比極多,那麼長遠教育政策可以怎做?自以為自己也可開拓新移民票源的泛民,理想的人口政策又如何?老的無腰骨,年輕的又青黃不接,有多少人甘心再含淚票投這班老泛民?

中共何需打開口牌,講甚麼三權合作呢?立法會這個陣地,看來一年後就是中共為所欲為的天下。

 

作者:竇蓉

竇蓉在中環打滾十餘年,幸運地擠身中小企管理階層的行列,面對金融霸權主宰一切,以及過度物質化的生活方式,作為一個中環夾心人,這個網誌是我的的自省和自嘆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6471
Date: 2015-09-22 15:01:48
Generated at: 2019-03-25 18:59:1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9/22/116471/當再沒有含淚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