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秒觀感論

木村 CHANGE

 

2007年我已經在寫這東西。

然後有些左膠質疑我,是不是「忽然關心政治」。

他們不是盲,只是心盲,選擇性收看而已。

 


 

在23 條吵得最沸揚的時候,我問一位政治學教授一個政治ABC 級的問題: 「為什麼,那個門派,或是那位高官,在媒體中的表現,可以那麼令人O 晒嘴?」這個年頭,從政者必學的方程式是簡單明顯的:媒體表現=政治表現→影響選民觀感的年代,我最不理解的,是為什麼好些政客在電視上陳述意見的時候,就算是道理在他們手,他們都會說得結結巴巴,要記者好不容易才篩選到幾句出來充填時間。

那年是03 年,政治學教授說: 「你要他們這把年紀再學所謂媒體表現,media presentation,他們不會聽你說,他們也會學不來。」今年07 年,媒體表現這回事,其實都沒有太大改善。那一語道破的,不單是從政者mentality 這5 年來沒有什麼特別進步,而是他們對於媒體如何「表現」自己,好像沒有很大的執著。

 

其實,政客跟明星理應同樣,他們會不會看看自己,再看看自己的新聞片,問問自己有沒有交出一個大方得體的表現?比方說,5 年前,我看到一個左派議員接受電視台訪問。不知道是他鼻子太大,得罪記者,抑或言語間開罪了攝影師。攝影師大哥竟然在訪問時,把那個政客的頭,塞滿了整個電視。若用新聞學的語言,拍攝一個人,他的頭,理應在鏡頭的中間,上下左右,不多不少,留下一些叫headroom 的位置。那段新聞片,很明顯,是記者有心跟政客開玩笑。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大部分政客(香港歌手亦然),也不會很執著看不看playback。所以,如果我是記者,我有心跟政客開玩笑,拍有點胖的男議員時我由下炒上,對一些看不眼順的人我請燈光哥哥打燈時邊光邊暗,就算他說的是和盤托出兼事實之全部,我也可以營造一個他有不能說的秘密的感覺。

這些招數,是有心人裝無心人,是我賤格好了(你明白為什麼我當不成記者了吧?)。但更多時候,大眾在媒體上見到政客的蹩腳,是那個政客「有幾多料」的問題。記者只是要求政客,在一段30 秒至45 秒不到的新聞片,表現得大方得體一點,都好像很有難度。得罪一點說,那個輸幾個議席的政黨主席,他在記者會上學習了充滿東洋風的欠身道歉,映襯他頭頂零星的髮絲,已經夠災難性,也交足戲,足夠表達一個失敗的角色應有的外形。惟,有沒有必要用上「每輸一個席位都好似有支針拮入我個心咁」這碼子那麼90 年代中期, 那麼《真情》的對白? 有必要那麼pathetic 嗎?

有必要那麼pathetic 嗎?

 

那些失掉議席的所謂「第二梯隊」(對不起,我真的想不起他們的名字了),為什麼總是馬球T恤卡其褲一度,像在茶餐廳吃早餐A 刨馬經,跟眼前的你我他一樣,普通人得那麼普通?

那位立法會港島區候選人,他說的不是國語又不是廣東話,他是操什麼語言的?當我知道電台會直播論壇時,我頭皮也痕了?收音機,仍沒有先進得有字幕啊。有沒有人告訴另一位候選人,用馬來形容自己,是因為自己服從性很強,是很奇怪的比喻?或是,五號說五是手掌,自己姓氏也跟掌同音……他知道,這種對白,很《再會歡樂今宵》,很《皆大歡喜》?

的確,大部分可以影響賽果的選民,投的都不過是一份感覺。這是你我他也知道了解和承認的事。只是,經營一份感覺,是那麼困難嗎?

不會做?沒要緊,向日本取經吧。連續14 年拿走《anan》雜誌最好男人的木村拓哉,是經營media illusion 的專家。Johnny’s 事務所的明星們,其實比香港的政治精英,更知道這個遊戲如何玩。難怪, 有傳聞說自民黨民主黨,都想找Johnny’s 大師兄鄉裕美下海了。

 

原文收錄於 CUP出版社 這十年來著緊過的事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8178
Date: 2015-10-14 21:25:11
Generated at: 2022-08-20 14:11:0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10/14/118178/30秒觀感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