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的組織:化整為零,「特許經營」

 

 

本來許多人預期IS近來開始財政枯竭,多以綁架同網絡宣傳其恐怖,無能力(資金、情報、行動網絡)於海外城市發動有組織的大型襲擊。但經巴黎一役,而家許多專家一地眼鏡碎,要重新評估IS的能力。

事實上,IS一路以來係透過極端伊斯蘭主義思想維繫成員,除咗本身組織以外,亦會從外部吸納,於是乎組織自此化整為零。祇要你Endorse佢嘅「核心價值」,就可以自製炸彈、購置槍械行事,我形容為有點像「特許經營」-一係,你係散步遊勇或潛藏組織,但服膺IS理念,做咗單嘢成了死士,IS就追認你,攬單嘢上身;一係,你本身已經係浮面的武裝組織(例如索馬里青年黨Al-Shabaab),同IS結為盟友,共享國際恐怖大茶飯。而呢種新型組織方式,亦係IS呢個後起之秀逐步超越Al-Qaeda的主因。

同時要注意,巴黎血案計畫週詳,事後兇手不留活口(八名恐怖份子皆備有自爆帶,不是「戰死」就是自爆),有混入敘國移民入境的、又有Local罪犯參與(未知係真Local定過往的移民後代),成個網絡應該喺國內潛伏咗好耐。而呢一波敘利亞難民潮,就成為了潛伏掩護的溫床。巴黎街頭有許多中東同北非移民,一如前述,你無辦法分辦麥子同稗子,但問題的關鍵並不在移民的身份來源,而是極端宗教在族群間的滲透:將世界各地塑造成為伊斯蘭的理想邦,對於不安於份的人而言,有致命的吸引力。

 

法國移民的文化同化(Cultural Assimilation)處理,沈博士都講了不少。就在我而言,呢種表面的多元共存、將矛盾掃曬落地氊底的做法,埋下了不少炸彈,其失效是早晚發生的事。

唔係所有穆斯林都係聖戰支持者,但極端份子,係無樣睇唔識分的。所以未來對於移民政策的檢討、國家安全(包括監視、警權)等問題固然重要,不過境內極端宗教的傳播情況,更需要關注。

提呢樣嘢唔係要針對移民,準確啲講,唔係「移民造成社會問題」咁簡單,而係法國無妥善處理接收移民的政策,純粹就想透過收移民得到廉價勞工,卻無相應嘅文化政策輔助。當佢哋社經地位普遍偏低、又受社會歧視嘅時候,就算無宗教因素,都會有其他社會問題Trigger到佢哋累積嘅不滿(唔一定係恐怖主義,可以係大型示威之類)。而最後,到佢哋一二代移民落地生根了,人數多了(佔10%法國人口),但文化矛盾長期解決唔到,祇能係一鑊粥收場,而大家就停留喺互相指責、難民又源源不絕入境的困局。

IS係利用呢一點,誘使咗社會極極極小撮嘅人參與其事,為宣泄不滿提供出口-販賣希望的人,往往比真正提供救濟的更受歡迎,Eric Hoffer的金石良言。不論如何,佢哋煽動恐懼呢一點(非限於法國,而係整個歐盟),相當成功。

「移民文化多元」呢一點上,必須講,加拿大係處理得比較好的。加國的移民來源較為多樣化,輔以健全的人口政策,有助移民融入適應及化解社會矛盾。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0571
Date: 2015-11-15 19:04:15
Generated at: 2021-09-19 15:53:4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11/15/120571/伊斯蘭國的組織:化整為零,「特許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