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讀完BBA 就可以做金融才俊,但原來我最後只係做到Sales

地產 打架

 

「喂,你最近點呀?好耐無同你見面啦,不如出黎食個飯呀?」

「無啦啦約我出黎 …. 想借錢定係 sell 保險呀?」

這天 Vanessa 拿起電話打給了一個多年沒見的 hi bye friend,卻沒想到對方竟然一下子就識破了她的意圖。沒錯,Vanessa 約這位朋友出來就是要 sell 保險。為了開單,Vanessa 已經把電話簿裡所有的電話都打了一遍,但似乎開單之路依然未見曙光。

「開唔到單,今個月又要咬底薪!唉,我話哂都 BBA 畢業呀,點解會淪落到同啲中五學歷既人一齊做保險經紀」

當初在大學時雄心壯志要做金融才俊的 Vanessa,萬萬沒想到自己會落得如斯田地。

 

還記得幾年前,Vanessa 還是個中學生。和身邊的同學一樣,Vanessa 對「BBA」充滿幻想。幻想只要讀個 BBA,就可以入 ibank、跨國企業做中環白領精英、金融才俊、賺大錢。幻想自己穿上名牌晚裝、拿著香檳,在瑰麗豪華的宴會廳裡說著流利英文與洋人高層把酒暢談。年輕人自小就耳濡目染,以為一個 BBA 學位,可換來飛黃騰達,換來上流社會的入門卷。「BBA」這三個字,令到多少中學生趨之若鶩。

 

Vanessa 很懂事很努力讀書,希望一圓自己的 BBA 夢。最終她也如願以償,考上了大學的 BBA 學系。

「同學你好呀,我係今屆商學院既候選內閣成員,我叫 Vanessa 呀,請問你係咪讀 BBA 架?」

為擴闊圈子,Vanessa 選擇了上莊。這天,她穿上黑絲短裙套裝,在大學廣場裡宣傳自己的莊。

「我 ….. 我讀 Engine 架」

面對那剛經過廣場,身穿白波鞋、Uniqlo 鬆身運動褲、背書包的 Engine 男,Vanessa 依然面帶笑容。

「唔緊要啦,我都送個文件夾俾你呀,記得 like 我地支莊既 Facebook page 喎」

憑這標準的宅男裝束,中學生都知道他不可能是讀 BBA 的,Vanessa 又怎會看不出。只不過調皮的 Vanessa,總是喜歡耍這些 Engine 毒男,從心底裡看不起他們,認為他們是「無發達」的 Engine 佬。特別是當穿著這一身似是只有 BBA 學生才有資格穿的黑色西裝 look,在猶如小型社會的大學校園內,更令 Vanessa 顯得鶴立雞群。

 

每年的大學開放日,一眾快將升大學的中學生和怪獸家長們搶破頭地去聽商學院的學科講座。幫商學院做 helper 的 Vanessa,看著其他學系的攤位無人問津,背後自然恥笑一番。有時見到網上有人說 Engine 仔在 BBA 人面前抬唔起頭,Vanessa 都會心中暗爽,然後虛偽地留言一句:

「雖然我讀 BBA,但我唔認為自己特別叻,我覺得 Engine 都有好多叻人」。

真心?這麼看得起 Engine,那為何當年 Jupas 選科時將 Engine 放在 A3 這個水泡位置?

「學校黎緊會有新既商學院大樓落成,來年亦會有好多大型活動,我地會繼續投放大量資源俾商學院」

開放日的尾聲,校長在講台上宣佈會斥巨資建造新的商學院大樓,撥款數以百萬元為 BBA 同學舉辦炒股票比賽、創業比賽這類活動。學校對 BBA 的重視,更令 Vanessa 在其他學系的人面前有股強烈的優越感。在學校裡自以為是高人一等,不可一世,其實對社會的狀況渾然不知。對未來依然充滿美好幻想的 Vanessa,沒有意識到自己原來是多麼的無知,多麼的天真。

 

「You have not been short listed for interview」

當看到這封 email 時,Vanessa 雙眼通紅,木無表情,因為這是最後一家拒絕她的投資銀行。踏入大學生涯最後一年,Vanessa 與所有大學生一樣都忙著找工作。作為一個進取的 BBA 學生,Vanessa 自然是將所有的 ibank 和跨國企業的高薪職位都應徵了,只可惜也全都落榜了。

「Vanessa,我啱啱收到一個 offer,但係中小企黎既,你話我應唔應該 accept 住先呀」

眼見其他同學應聘到的工作都是一些普通的公司,一心要做金融才俊的 Vanessa 怎會將這些公司放在眼內。但當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最後一個學期都過去了,Vanessa 還未找到一份她認為是金融才俊的工作時,就如待字閨中但又諸多要求的剩女一樣,應該「做住先」還是「繼續等」?她自己也很迷茫。

「呢兩個新聞主播,又唔係讀 BBA 出身,佢地憑咩入 ibank,憑咩代表 ibank 上電視講財經呀」

看著電視上的財經節目裡,那兩位現在當上投資銀行董事的前新聞主播,Vanessa 看不透。寒窗苦讀十幾年考上 BBA,你以為容易嗎?無返幾條 A 或者 5** 都唔駛旨意入 BBA 呀!為甚麼 ibank 會選她們,而自己就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心灰意冷的 Vanessa,這時候想起之前收到一位舊同學的短訊。

「Vanessa,你搵到工未呢?如果未有既話,有無興趣試下做保險呀」

 

幾年後,Vanessa 一邊做保險行業一邊繼續應徵自己心目中的金融才俊工作,但仍然徒勞無功。這天,下班後帶著疲倦的身體回家途中,碰見了他。

「Hi Vanessa,好耐無見呀」

「Hi,呀 …. 係呀好耐無見,你依家點呀,返緊咩工呀?」

他,是當年那在大學廣場裡害羞地拿了 Vanessa 文件夾的 Engine 毒男,Vanessa 依稀認得他,但記不起他的名字。畢竟大學時期,裙下之臣眾多,區區一個 Engine 毒男,Vanessa 怎可能記得他的名字。

「我係間建築公司做工程師呀,呢張係我卡片」

詳談之下,知道他畢業後當上了工程師,工作了幾年已經月薪四萬。以前的 Engine 毒男,現在已是個事業有成,脱去稚氣的成熟男人。

「係呢 Vanessa 咁你依家返咩工呀?」

「我做緊保險呀」

Vanessa 拿出自己的卡片給他,看著卡片上印著「財務策劃經理」這看似金融才俊的頭銜,但實際上卻是個日日找人買保險,還要被人問候母親的保險經紀。簡單來說,即是 Sales。Vanessa 都心感尷尬,以前取笑人家做 Engine 佬賺不到錢,現在卻發現原來人家的前途和錢途都比自己好得多。以前都是別人氹自己,而自己還高高在上的看不起人家,當時的 Vanessa 絕對想不到自己將來會淪落到要如此低姿態的求人買保險,而且這個人還是以前把 Vanessa 當成女神看待的 Engine 毒男。

「係呢,你 …. 有無諗過襯後生買返份保險呀?」

 

曾經,以為讀了 BBA 之後就是金融才俊,可以飛黃騰達,但原來到最後,自己只是個 Sales。

曾經,以為其他人在 BBA 人面前會抬不起頭,但原來出到社會後,抬不起頭的,其實是曾經天真的自己。

 

 

關於作者:高教授

一個 90 後大學畢業生,社會上的新鮮人,自以為是經常以教授自居,用 90 後的角度探討千禧後的世界。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professor.ko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Ansheles 可能係最成功的ViuTV 藝人 by Terence Yun
    當一個演藝人以他的個人身份做一個節目,其實已經算是成功了,看看那個《返歸啦俄仔》便是為他度身訂造。當然世界盃在俄羅斯是其中一個理由,但是如果他不是一個好藝人,電視台也不會特意做他,所以說明他是有其能耐。而他亦很稱職,他能夠搞笑、反應又快,他…
  • 條仔明明HIV+ 但呃人無事,仲公然中出係咩玩法? by 清風
    G 本身都唔係一個會周圍玩嘅人。佢好小心,但佢同我一樣都係一個用情極深嘅人。我好好彩,只係分手,冇撚左段感情同埋大阪來回機票;但 G 佢冇左男友,亦俾男友背叛左自己條命 。我相信呢個世界上有唔少人都有足夠嘅性知識去預防疾病,但原來,即使你唔…
  • 我女朋友有個孖生姐妹 by 毛言地
    冇錯,我女朋友係有個孖生姐妹,係似樣到齋望個樣我都未必分得出——但我冇孖生兄弟嘛,我女朋友會認得出我。雖然佢地的確成日出街,雖然我拍拖有時都會變三人行,但邊個見到我會飛撲埋嚟,邊個見到我淨係會笑笑口打個招呼我會睇到嘅,咁都唔知邊個係你女朋友…
  • 中出即飛 by 堂前燕
    每次扑野之前,總要說一輪甜言蜜語,慢慢地連她都不相信,自己竟然有點相信他了,終於有一次,他中出了她。當初,女孩將他當成是SP,當然除了性愛,他也會盡sugar_daddy的責任給她買名牌和iPhone,但無可否認,對於初經人道的她來說,他的…
  • 拍拖愈耐,男人愈懶 by 小盛女
    仲記得曖昧期嘅時候,阿Mike會帶我周圍去食好西,法國餐廳、日本居酒屋、地道大排檔,次次新款,拍咗拖之後佢就話食咩都無所謂,你諗啦你熟啲,一齊咁耐有幾多次係佢搵餐廳同我去試?一隻手數得晒。我唔係期望次次都係佢搵,但係十次有一次都唔會好過份掛…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