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後一個紳士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haron Molleru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haron Mollerus)

 

林作輸了,他的落選絕對不是陶傑所說的不要緊,還年輕,海闊天空,不,他的落敗,象徵的是陶傑整個精英參政、政治教父的盤算在萌芽階段就失敗了。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當這一次投入了如此龐大的資源和天時地利人和,卻仍然選不上,那四年後下一次區選,當沒有了港姐男友的光環,沒有了年輕精英的新鮮感,沒有了各路人馬扶持,林作還能夠選上嗎?甚至乎,作為大律師的他能不能堅持到那時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不,我不是質疑他的決心,我只是說,一個人的政治生命,不是由他本人有沒有決心來決定。

當然,沒有了林作,陶傑大可以在他的菁英會或是人脈網裡再揀蟀,不要覺得陶傑跟林作有甚麼特別關係,這也是很多人不解的地方,為甚麼陶傑要撐林作?甚麼樣的傳言都有:收了錢、有痛腳、無間道,但我猜,事實應該是比較簡單的:林作有野心要當香港政治領袖,而陶傑有野心要當香港政治教父,於是林作需要一個師父替他帶路,而陶傑需要一個徒弟來當代理,所以兩個人一拍即合。

林作陶傑的合作,純粹地就是一樁互惠互利的買賣,根本沒有任何感情陰謀可言,而顯然易見,對陶傑而言,一個選不上議員、沒有政治能量的林作對他來說是沒有利用價值的。當然,林作還有一個可能去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步他的前輩湯家驊、梁家傑後塵,熬他個二十年然後以法律專業入立法會,但那時如果還有林作的話,也不是今天這個林作了,而陶傑既等不到,也絕不希望等到那時。

那為陶傑為甚麼會看上林作?原因不外乎兩個字:戀殖。

其實說戀殖也不完全正確,因為陶傑心底裡所憧憬、所渴望、所崇拜的,是英國。我不肯定到底他是真的崇英抑或他的崇英只是出於厭共,我只能夠猜測,他的成長經歷刻畫了他今天這種心理。陶傑對中共有著一種近乎歇斯底里的厭惡,他會為楊受成寫自傳,他會為東方日報寫專欄,但他絕不會投共,這是我對他的猜測,因為他的厭共,已經殖根在他的潛意識裡。

戀英情意結,再加上陶傑的文人本質――陶傑好、蕭若元也罷,他們是徹底的文人,而陳雲,無論你喜不喜歡,他都是一個政治哲學家――令陶傑對政治有太多過於浪漫的想像:林作麥明詩政治戀人、菁英會、精英政治。

因為這些原因,陶傑少有地做出了錯誤的選擇,比方說,他以為林作憑著牛津高材生、大律師、年輕瀟灑、家境出身良好這種英殖時代絕對是人上人的條件就能夠在選舉中勝出。

在很多訪問裡,無論是林作還是陶傑,對今次選舉都有種莫名的自信,陶傑甚至說:共產黨係專出老鼠曱甴之地,永遠都出唔到精英,呢個係基因決定一切,但佢哋好需要精英幫手――言下之意就是,林作,奇貨可居,不要說區區區議會,共產黨找上門他都不會出奇,很自信,也太自信,陶傑你猜猜在李慧王京和林作之間,共產黨會選哪一個?

陶傑的戀英,就像麻醉劑一樣,無論他抽政府水抽得多厲害、無論他對彭定康如何歌功頌德、無論他如何巧辯英國接待習近平,香港政治也不會因為這一切對往日的懷緬而有寸進,甚至乎,香港人愈是沈溺在過去的殖民地歲月,愈是離自己香港自己救這個目標遠。

香港人一日不摒棄對英國的幻想,一日也不會迎來真正的香港自主。大中華已遭唾棄,下一步是擺脫英國夢,而這個過程,絕不會比割捨大中華輕鬆。

陶傑會撐本土,也不會與土共建制同流合污,但他的核心想法從來都是對昔日英國的懷緬追憶,雖然這是一個已經破碎的夢想,一如曾經的日不落的帝國一樣,但他今年五十七歲了,不可能每個人都像李怡練乙錚一樣,幾十歲還去接受新的一套追逐時代的變化,至少陶傑不會,他也不需要,何必自尋煩惱?

作為香港最後一個紳士,陶傑是一個特別的時代下標誌性的人物:出身中共黨報家庭,留洋英國,回流香港,學貫中西,這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一種背景,就像曾經的英殖香港一樣,再也不會有了,香港人要學會面對現實,不要再沈溺在那個英國夢裡,因為那不是屬於這一代香港人的夢想,那是屬於陶傑的夢想。

 

 

作者:堂前燕

堂前燕
在網絡撰寫小說及文章。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未來為你的旅途 – 鐵路願景 by MTR Service Update
    車務工程部就提出「鐵路願景」(RailwayVision)計劃,將三大鐵路範疇、設備,即車站、列車、票務系統更新之餘,仲期望可將服務提升至另一個層次,迎合下一個 20 年的需要。例如大家有無稔過售票機可以找番紙幣 ? 網上買完飛又可以直接搭…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語言陷阱(上):闕義、歧義、含混 by 楊梓燁
    這種因為語法結構的問題,而造成一個語辭(詞語、字、句子)在某語境裡有兩個或以上的意思,便叫做「語法歧義」。這種歧義的其他例子,例如有「求學不是求分數」,可以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可以開玩笑地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例如算命…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1142
Date: 2015-11-24 18:30:47
Generated at: 2022-11-27 14:35:1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11/24/121142/香港最後一個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