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疫苗 (MMR) 引致自閉症嗎?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DC Globa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DC Global)

 

自閉症的成因仍未確定,暫時只找到基因上的關係,但在我過去為患有自閉症兒童的服務裡,我經常從家長聽到一個說法,就是自閉症的成因是由小童一歲時接種的三合一疫苗(MMR)引致,其說法聲稱疫苗內含有毒素,會破壞大腦,繼而引發自閉症。更有家長告訴我,他們的子女接種這疫苗後,隨即出現自閉症病徵,例如:本來好動的小孩突然變得呆滯,不再望人,或又開始出現一些怪異重複的行為。不少家長斷定他們子女之所以患有自閉症,是全因三合一疫苗引致,有家長呼籲其他家長不是為子女接種該疫苗,以預防自閉症,更有家長為患病子女支付各式各樣昂貴的療法或食療,希望幫助子女「排毒」。

家長們的說法及其引申的行動,令我十分關注,無論「三合一疫苗引致自閉症」的說法孰真孰假,都牽連甚廣!說法若果屬實,全球接受該疫苗的兒童全都岌岌可危,有面臨患有自閉症的風險,而全球(包括香港)的醫療及疫苗體系將面臨空前的信心危機,必須立即正視!假若此說法純屬子虛烏有,我可想像到,會有不少兒童因缺乏疫苗的保護,容易受病毒威脅,更會令本已受控的疫情死灰復燃,增加各國及香港對付病毒的醫療成本,更令人擔憂的是,患有自閉症的兒童得不到及時和適當的治療,他們更要受到不必要的治療之苦,有些我聽聞的「療法」更有欠科學根據,效果存疑。無論說法屬實與否,其後果實非家長所願!

因此,我對「三合一疫苗引致自閉症」的說法,特以深入研究當中的來龍去脈,但在剖釋該說法之前,容許我先簡介何謂「三合一疫苗」。三合一疫苗 (MMR) 是指麻疹、流行性腮腺炎(俗稱「痄腮」)及德國麻疹疫苗(measles, mumps and rubella vaccine),是用於預防以上三種病毒。在香港,小童一般會在滿一歲時接種第一劑疫苗,到小一時會再接種第二劑。而接種疫苗的經歷,相信是大部分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而「打疫苗針」幾乎是每個人都會經歷過的事,如果「疫苗致病說」是真的,何以不是每位小童都出現自閉症病徵呢?到底「三合一疫苗引致自閉症」之說又是從何而來?

 

一切起源於一項違反醫學操守的研究!

1998年,在英國有醫學研究人員安德魯  · 韋克菲爾特 (Andrew Wakefield) 發表一項研究自閉症與疫苗關係的報告,他們找來的十二位三至十歲的小童,他們分別患有不同程度的發展障礙。根據研究說法,當中九名小童,在接種三合一疫苗後,隨即被確診為患有自閉症。此外,研究人員聲稱,他們在參與者的腸道內,找到疫苗內的麻疹病毒,並指出這就是令到小童有胃腸道問題的原因,內容暗指三合一疫苗內裏含有毒素,能透過胃腸道,進入並破壞小童的中央神經系統和大腦 (Wakefield et al., 1998)。雖然韋克菲爾特在報告中註明,他們的研究並非證實疫苗和自閉症有直接關係。可是,研究發表後,韋克菲爾特對傳媒強烈指出疫苗與自閉症有直接因果關係,隨即引起公眾關注 (Ahearn, 2010)。

於是,英國醫學總會 (General Medical Council) 即時派人深入調查韋克菲爾特的研究及其研究數據,最終發現韋克菲爾特牽涉醫學及研究失德問題。調查報告指出,韋克菲爾特是一個不誠實、不負責任和不道德的人,他在研究裡,沒有保護小童的安全及益處,更指他為律師提供研究建議書,以幫助律師尋找科學證據去控告疫苗製造商 (Deer, 2010)。另外,有記者發現,韋克菲爾特從該律師團體當中,收取一筆可觀的資金來發起研究,懷疑牽涉嚴重利益衝突 (Deer, 2004)。

醜聞曝光後,韋克菲爾特的十位共同作者要求刪除他們在研究報告內的名字,整個研究報告亦被刺針期刊 (Lancet) 退回,韋克菲爾特可謂身敗名裂 (Ahearn, 2010)。

雖然韋克菲爾特牽涉醫學及研究失德,但並不足以證明其研究結果之不真實。為了證實其結果的真實性,其後出現更多三合一疫苗與自閉症關係的醫學研究,可是沒有一個研究能夠找出與韋克菲爾特一樣的研究結果 (Recame, 2012)。

例如2002年,英國皇家自由醫院 (The Royal Free Hospital) 找到與韋克菲爾特相反的論據,他們翻閱400位自閉症人士的醫療記錄後,發現自閉症個案及胃腸道問題數字,沒有因為三合一疫苗推行後而有所上升 (Taylor et al., 2002)。另外,2006年,一所大學嘗試按照韋克菲爾特的研究程序,嘗試複製一樣的研究結果,可是他們在疫苗當中找不到麻疹病毒,而無論在自閉症或正常小童參與者身上,都找不到任何麻疹病毒,而且體內的麻疹抗體沒有任何分別 (D’ Souza Fombone & Ward, 2006),其後類似的研究亦都找到同樣結果(e.g., Afzal et al., 2006)。

簡單而言,韋克菲爾特的研究不但違反醫學及研究操守,牽涉利益衝突,他的「三合一疫苗引致自閉症」的假設亦無法從各方研究得到證實,可是他被推翻的研究已經嚴重影響家長對該疫苗的觀感。

 

遺禍

即使各方證據都證明韋克菲爾特的研究錯誤,但都無助減少不少家長對疫苗的恐懼,在英國,兒童接種疫苗的數字大幅下降,而死於麻疹的個案則急劇上升,由1998年兩個小童死於麻疹,升至2008年接近1400個死亡個案 (Health Protection Agency, 2009)。英國政府須額外支付四百四十萬英鎊去應付接種疫苗下降數字。大家必須明白,要有效防止病毒爆發,疫苗覆蓋率必須在社區達至95%才算安全,而接種疫苗下降會令本來受控的病毒死灰復燃 (Wise, 2001)。在美國,接受疫苗數字下降引發大量的病毒爆發,2008年,98%的感染病毒個案都沒有接受過疫苗注射 (Hensley & Briars, 2010)。

即使後果嚴重,家長亦不願讓他們子女接受疫苗,原因是他們對疫苗有相當的恐懼。有研究指出,「疫苗引致自閉症」的言論及資訊已經廣泛流傳於互聯網、家長群組、網上論壇、部落格、報紙文章及其他不可靠的來源。當中「以鵝傳鵝」式散播疫苗的恐懼,更是主要令家長拒絕讓子女接受疫苗的重要原因,只有29%家長會尋求專業醫療建議,其他家長則依賴朋友、其他家長建議、互聯網及宗教信仰得到疫苗資訊,當中更有不少對疫苗的誤解 (Dannetun et al., 2005)。

看到這裏,相信家長應該清楚明白到「三合一疫苗引致自閉症」的說法是一個是謬誤,一切是有由一個失德的研究引起,研究結果已經被推翻,沒有證據證明三合一疫苗引致自閉症。可惜,這個說法已經廣傳,令家長產生恐懼,繼而影響讓子女接種疫苗的決定,更嚴重的是,接種疫苗數字下降,令本來受控的病毒死灰復燃,在社區內爆發,引發更大的健康及醫療危機。

值得讓家長注意的是,缺乏疫苗的保護,會增加感染麻疹、德國痲疹及腮線炎病毒的風險,一旦感染,會引起各類型的併發症,例如氣管炎、肺炎、腦炎、腦膜炎等,孕婦若於懷孕首三個月受到感染,可令胎兒患上先天性白內障、青光眼及先天性心臟病,患者病情嚴重的,甚至會死亡。希望各位家長提高警覺,避免受錯誤的說法誤導,因而影響到子女的身體健康,育有自閉症子女的家長應該為子女提供安全、可靠、及有足夠科學證據證明其巧效的介入,避免人云亦云,如有疑問,應尋求專業醫療人士協助!

 

參考文獻

Ahearn, W. H. (2010). What every behavior analyst should know about the “MMR causes autism” hypothesis. Behavior analysis in practice, 3(1), 46.
D’Souza, Y., Fombonne, E., & Ward, B. J. (2006). No evidence of persisting measles virus in peripheral blood mononuclear cells from children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Pediatrics, 118(4), 1664-1675.
Dannetun, E., Tegnell, A., Hermansson, G., & Giesecke, J. (2005). Parents’ reported reasons for avoiding MMR vaccination: a telephone survey.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primary health care, 23(3), 149-153.
Deer, B. (2004). Revealed: MMR Research Scandal
Deer, B. (2010). ‘Callous, unethical and dishonest’: Dr Andrew Wakefield
Health Protection Agency. (2009). Agency publishes annual measles figures for 2008
Hensley, E., & Briars, L. (2010). Closer look at autism and the measles-mumps-rubella vaccin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harmacists Association: JAPhA, 50(6), 736-741.
Recame, M. A. (2012). The immunization-autism myth debunked.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hildbirth Education, 27(4), 76-78.
Taylor, B., Miller, E., Lingam, R., Andrews, N., Simmons, A., & Stowe, J. (2002). Measles, mumps, and rubella vaccination and bowel problems or developmental regression in children with autism: population study. Bmj, 324(7334), 393-396.
Wakefield, A. J., Murch, S. H., Anthony, A., Linnell, J., Casson, D., Malik, M., . . . Harvey, P. (1998). RETRACTED: Ileal-lymphoid-nodular hyperplasia, non-specific colitis, and 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 in children. The Lancet, 351(9103), 637-641.
Wise, J. (2001). Science vs scaremongering over measles-mumps-rubella vaccine.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79(3), 272-272.

 

作者:天人地

80後實習輔導心理學家、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心理學碩士生、香港大學行為健康碩士、澳洲昆士蘭大學心理科學學士|學術興趣:精神分析學、分析心理學、表達藝術治療、身心靈療法、靜觀冥想、能量療癒和死亡學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1761
Date: 2015-12-04 05:57:51
Generated at: 2021-12-06 20:35:0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12/04/121761/三合一疫苗-mmr-引致自閉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