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角荷蘭叻與娛樂圈的結構性冤孽

 

《我係乜乜乜》阿叻話網民低B「發神經」?(RTHK:19/12/2015)阿叻話網民用語低B,憎人富貴厭人窮?黃之鋒 Joshua考唔入八大,年輕人讀壞書所以搞搞震?網上寫幾句就拉入精神病院,因為異見者「發神經」?足本重溫:http://goo.gl/Av9YBg#而其實我哋討論緊港豬

Posted by 我係乜乜乜 on Saturday, December 19, 2015

 

荷蘭叻大放厥詞,網民被洗版洗足兩天,面書上不斷出現他肥腫難分的樣子,實在眼冤。已故的林振強先生說得對:「任何電視節目,只要見阿叻有份出現,你就知道,這個節目必會變為業餘、不認真,和像馬戲團。」洋蔥頭這段話寫於2003年,距今十二年,為何現在更老、更out 、更令人討厭的荷蘭叻仍然可以不斷在大氣電波出現?腐朽到盡的老本,真的可以吃足一世?

很不幸,相信在可見將來,荷蘭叻及其一眾餘黨、曾志偉、王晶等等,仍會在電視、電影行業中佔據主要位置。別說年輕網民,就算較保守的電視觀眾,也頂不順這班只懂擦鞋獻媚的過氣娛圈中人,寧願去煲韓劇。但這班old seafood依附的不是觀眾支持,而是掌握電視、電影業水喉的老闆,這是香港電視、電影業難以回天的主要原因,電視台在紅色資本下,由一盤生意變成政治保險,觀眾的喜惡不再重要,電影亦只需向北望,連徐克都拍《智取威虎山》,香港電影市場,在上一輩成名導演的眼中,連鷄肋也不如。

 

八十年代新藝城時期出身發跡的電影人,享盡當年香港電影業獨步亞洲的風光,他們當年建立的資本、人脈、名聲、經驗,足以讓他們躋身電影生態鏈的上層,即使現在觸覺已經遲鈍, 笑料過時、世界觀陳舊,但他們從港產片風光時期累積的籌碼,是後生一輩所不能撼動的,反過來說,年輕導演要開戲,還是要靠這班老前輩搭路或提携。

以賀歲片為例,有些香港人每年只待農曆年有時間看齣戲,但賀歲片卻總是胡胡鬧鬧,這幾年的賀歲檔期都是由藍晶、黃百鳴及吳君如霸佔。黃百鳴拍的笑片,歷年來都是唧到唔笑,但黃百鳴的位置不可動搖, 因為他同時經營電影院線,2014年更踢走UA院線,以每月四百八十萬元承租了朗豪坊的戲院。掌握發行環節中最重要的資源,他自然樂得不理觀眾喜歡與否, 繼續做賀歲片男主角之一,至於經營院線的天馬娛樂,上了市就自然有其他財技可以運用,總之不會蝕自己錢便OK。由於個個都北望大陸,這班爬至決策層的電影人,更是爭相效忠獻媚,香港網民的怨氣,一概可歸納為憎人富貴嫌人貧。

至於一台獨大的TVB,由方逸華到陳國強,再到黎瑞剛,已變成徹底由紅色資本打骰,陰謀論去看,香港文化愈萎靡、愈自卑,愈有利大陸文化強勢入侵,養一個荷蘭叻這樣的小丑,一方面讓香港人慨嘆香港影視文化固步不前,另方面年輕一輩就算對荷蘭叻恨之入骨,卻未能除之而後快,怏怏不樂,不如打機去也。一個跳樑小丑,能夠幫助中共加強香港人的無力感,也算一項功勞。

 

新一代的電影人視野及編劇技巧不輸於老一輩,但開戲是很昂貴的東西,而香港電影業從來都跟黑社會、黑金千絲萬縷。英皇娛樂、太陽城娛樂、中國星,背後統統是澳門賭廳經營者, 當掌握開戲資源的老闆,世界觀全部是警匪、賭場、妓女, 就算你是Christopher Nolan都會懷才不遇。

 

作者:竇蓉

竇蓉在中環打滾十餘年,幸運地擠身中小企管理階層的行列,面對金融霸權主宰一切,以及過度物質化的生活方式,作為一個中環夾心人,這個網誌是我的的自省和自嘆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2969
Date: 2015-12-21 21:13:12
Generated at: 2020-08-03 19:52:4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12/21/122969/丑角荷蘭叻與娛樂圈的結構性冤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