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坐上了會屌人老母和與的士賽車的紅Van

小城小事 / 最新文章綜覽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ans-johnso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ans-johnson)

 

一星期筆者總有幾日要在紅磡開工至晚上九時(人生…),夜晚流流見到能夠用20分鐘就返到港島屋企既紅Van當然點都狗衝上去。拜託,搭巴士最起碼9個字,夜晚休息煲劇的時間又十分珍貴,所以即使明白亡命飛Van是幾咁危險都好,拚老命都一定搭紅Van。

今夜比較好運,我一出街就看見紅Van飛過-好彩佢飛咁快都仲見到我-我相信司機大佬——下稱霸氣叔-都已經認得我了。他是一位瘦瘦削削的40幾歲中佬,即使在冷天都只穿一件深藍淨色T-Shirt上陣。一頭如set過的鬆鬆的波浪髮,讓我真想在霸氣叔的「霸氣」前面再加「瀟灑」二字。

其實我有點怕搭霸氣叔的車。因為他真是紅Van當法拉利跑車咁揸——車內顛簸非常、飛馳電擊、入路扔彎時一邊轆會飛起、停車時頸後有風,車裡還要是未有安全帶果種。車未停定、門已經「啪」的打開;乘客剛踏出車不到一秒、車門就幾乎又「啪」的關上、再「呼」的一聲呼嘯而過。頭頂的車速顯示器只作點綴用途,它有它叫、霸氣叔有霸氣叔飛速揸法拉利。每次尤其坐霸氣叔車,我都會捉緊窗邊的鐵通,聽說一旦有意外也能保命…其實有好多交通意外都是司機太大意而發生的好嗎-,-…

也未來及想多,車已經到港島。在英皇道後的油街,突然「噗」的、車內的乘客全部往前衝了衝,年紀大的幾乎chok親頸項,原來是旁邊的的士司機亡命 cut 線。還幸大家都未有損傷,於是在大直路的燈位前,霸氣叔較落車窗,跟的士司機粗氣的嗆聲:「我屌你老母呀,cut線?!XY#%*#(V!!!」對面的的士司機也不甘示弱以粗言穢語回應。黃燈已轉,三、二、一,亡命飛車正式開始!

這兩三分鐘,我覺得好像在看生死時速中的school bus在黑夜的街道上橫衝直撞-不過今次我是坐在school bus上眼都琼埋既茄里啡乘客,而主角、是會屌人老母的霸氣叔。好在的士司機及時載到客,停止了這場莫名其妙的片車-粗口之聲好像還在空氣中迥蘯著、繞梁三日未散。

車轉至鰂魚涌。我深深吸一口氣,凝望我手上的一百蚊紙-OMG 我只是得一百蚊紙加一蚊無散銀-霸氣叔會否因為呢張一百蚊紙而屌我老母架?大家都知小巴司機不嬲最不喜歡唱大紙。後座的一位乘客不知好歹,問:「我去xxx既(一個未到的地方),可以先付錢嗎?」霸氣叔眉頭一縐:「個個都是咁我仲得了既?到時先喇!」乘客們都像在澳牛被餵飼的牛牛咁,大氣都不敢出-起澳牛、佢餵你,你要感恩;霸氣叔俾你上佢車、是榮幸。咁唔知霸氣叔會否接受我呢張佢未必滿意既一百蚊紙呢?!

「乜乜有落-唔該。…唔好意思,一百零一蚊,唔該哂。」我弱弱的鼓起平生最大勇氣,手抖抖的遞上沉甸甸的一百零一蚊-車資是十一蚊,我貼心的加個一蚊希望佢體諒一下我呢舊坐佢車經已嚇到龜縮既薯仔。霸氣叔一望,碌大雙眼烱烱地向我一登,我再縮-唔好屌我啦我唔想架--

「唔好意思!我唔找一百蚊既!」霸氣叔充滿震憾性的聲音讓我晴天PigPig,我即時反應是:「咁點算呀!?」唔通我要搭到總站?!

佢一轉身俾番個一蚊我,然後拿出8張10蚊紙,幾個大餅。或許是因為我幫襯佢唔少次,所以今次放我一馬。我感恩,吐出一句只有自己聽得到的「些些」,立刻竄走。

其實,點解香港人唔走哂去做小巴司機?點解可以霸氣外露到咁?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3612
Date: 2015-12-31 02:20:47
Generated at: 2021-10-21 07:37: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12/31/123612/今夜,我坐上了會屌人老母和與的士賽車的紅v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