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批《左傳》講大話?

 

 

曾鈺成先生(稱「先生」,師也)在《堂前》出文,談《左傳》〈燭之武退秦師〉,此文係香港九十年代的中三中文科課文,我的同學對此都相當熟悉。正如曾先生所說,「故事似乎有多處不合情理」。他提出了四點,從而批評「以上問題的答案都被湮沒在省略了的細節中,人們從而得到的「燭之武憑外交才能制止了戰爭」的結論,又有多少真實性?」

曾先生是老師,後輩從老師的疑問中,再想深了一層,大有啟發,故冒昧發文,分享所得。

首先,正如曾先生所言「《左傳》為要用最少的文字把複雜曲折的事情說清楚,所以省略了許多細節。」這些細節,要從前文後理倒推出來,今人係無咩時間同經驗去思考領略。但如果有心人提出疑問,歷史係有機會還原嘅。我國的史家,係留咗足夠的線索俾大家找答案嘅!

等我試下回答曾先生的疑問,重組當時嘅情況。

 

首先,當然睇原文

九月,甲午,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於晉,且貳於楚也,晉軍函陵,秦軍汜南,佚之狐言於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夜縋而出,見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知亡矣,若亡鄭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越國以鄙遠,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倍鄰,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且君嘗為晉君賜矣,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闕秦,將焉取之?闕秦以利晉,唯君圖之。秦伯說,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楊孫戍之,乃還,子犯謂擊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與,不知。以亂易整,不武。吾其還也,亦去之。

 

曾先生的頭兩個疑問要一齊答。

一、「燭之武一直未得鄭伯重用」,何來「外交才能」?「佚之狐憑甚麼相信他一定能夠說服秦國退兵呢?」

二、「文公深諳縱橫捭闔之道,而非顢頇無能之輩。他怎會長期冷落一位外交奇才,國危時始授命於他?」

睇下背景︰首先係鄭國的位置︰今日的河南地,四面都係「鄰近經濟軍事大國」,北為晉、東為齊、南為楚、西為秦,真係得罪邊個都死,所以,曾先生評「文公深諳縱橫捭闔之道」係一矢中的。鄭國當時點解被秦晉聯軍攻打?因為「其無禮於晉,且貳於楚也」,即係鄭國投靠咗楚國。咁同文公不用燭之武有咩關係?我估︰燭之武係鄭國的親秦派首領,鄭國嘅老闆係楚國,親秦派當然行埋一邊(大陸謂之「靠邊站」)。而燭之武的「外交才能」係咩?好簡單,佢識講秦話1!加上佢一直係親秦派的人,說不定去過秦國幾次,見過秦穆公添。呢啲非正式訪問,或曰旅行,史書不載,但大有可能。孔子落難都可以「周遊列國」,唔通燭之武就要留喺鄭國行山?燭之武係秦國通(或者通秦)可能係全國皆知嘅事,起碼廟堂上下皆知,佚之狐相信燭之武有能力,絕不出奇。況且,古代國人議政係正常(今日大陸,除*敏感詞*外,邊個有權議政或尋釁滋事?),廟堂之外亦有輿論(漢朝《鹽鐵論》就記載了一次朝野辯論),在野而有能力,隨時可以上場執政,士人出將入相,皆屬正常不過。此外,這亦突顯了鄭文公何其聰明,竟能包容燭之武呢種「通秦之人」(依家可能會佢做叫外國勢力、鄭奸)在城內,未有趕盡殺絕呢!

至於第三點,讀原文係「夜縋而出,見秦伯」,曾先生可能寫得急,無留意細節,燭之武唔係「摸黑翻牆」,係守城士兵吊出城嘅。縋︰「以繩有所縣也」,打緊仗,四面城牆都係人,VPN都搞唔掂,點偷走?春秋打仗都講禮議,兩國交戰亦不斬來使,擺明出城可也。另外,如果讀者話,唔怕俾晉國知道咩?係,所以先「夜縋」,另外,上面提到,燭之武係識講秦話嘅,佢同秦兵用秦話單聲,士兵見到燭之武嘅士人衣裳,會識得帶佢去見大佬。(古代呀,著咩衫都有規矩,唔使講,單睇已經係溝通。唔會宜家咁,民工著西裝擔泥、富翁著黑T講TALK。)

至第四個疑問,有以上的推論,就很清楚︰鄭國派燭之武呢個秦國通去做咗一個令秦穆公滿意嘅DEAL,就係咁簡單。一夕話就搞掂?係,因為在此之前兩國之間有好多溝通、談判做咗,無寫,唔代表無,燭之武以在野之身參與,亦不為奇。宜家,鄭文公派個秦國通出使,即係鄭文公拍咗板,有DEAL,原文就話「秦伯說,與鄭人盟。」即刻簽約、執行。點理解燭之武大堆說話呢?我估,係作者用燭之武把口嚟講出秦穆公的諗法(燭之武一講,秦伯就說),從而交代決策過程(歷史的主要用途),咁樣寫法篇文章先唔會咁悶架嘛,呢啲就係文學喇。史家唔係寫中史課本,要寫得生動先可以流傳百世,永垂不朽。

 

至此,迷底已經揭開咗。

要感謝曾先生俾個機會我,再讀一次咁精彩的篇章,思想回到春秋時代,去咗一次時光旅行。「讀史應求真」,亦要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推理同發掘寫咗同無寫到嘅地方。

 

 

  1. 中華人民共和國搞煲冬瓜之前,條條村啲話都有啲唔同,鄭人不懂秦話係好正常嘅,懂「外語」就已經係重大的外交才能。而當時,五湖四海的士人都讀《詩》,會盟、談判都唸《詩》,除咗顯示「我讀過書,唔好蝦我」之外,仲有較正口音文字,方便溝通之用。 []

作者: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4050
Date: 2016-01-06 14:30:50
Generated at: 2021-12-09 07:01: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1/06/124050/曾鈺成批《左傳》講大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