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選舉與李波事件的平衡時空

 

 

上周末臉書又被台灣總統大選洗版,台灣經過多次政黨輪替,政治環境愈來愈成熟,公關手法愈來愈高明,我們隔着屏幕聽新任總統蔡英文的演說,看柯P 的上任一周年的反省視頻,驚嘆人家何等進步,宣傳手法何等漂亮,民主程度可媲歐美,回歸現實,看見香港政壇不思進取,卻只能搖頭嘆息,悲從中來。

台灣政治從解除黨禁報禁,走過議會暴力、黑金政治、社會撕裂等種種痛苦,以往我們高高在上,嘲笑台灣的士司機為政治議題打架,今天卻羨慕人家團結文明,領袖演說風采不輸國際政客,連蔡英文的寵物蔡想想、蔡阿財都要進總統府了,這種美式情懷才叫真正窩心!但這是台灣人咬緊牙關,走過崎嶇的路,得到的一套文明政治package,如果這個世界有時光機,香港政客要觀摩的是三十年前民進黨創黨的血淚史,而不是等到人家收成時,去做勝利球迷。

香港這幾年極速往無間地獄下墮,看不見盡頭,現在的社會顛覆常理,黑白不分,愈爛愈撈得掂,市民愈討厭的說話,在中共眼裏卻是表忠的證明,這個政權就是要核突無能,厚顏無恥的人,來執行卑鄙政治目的。當我們被一個流氓政權統治和踐踏時,首先需要的不是現在的蔡英文,而是創黨時期的陳菊;要的不是漂亮的姿態,而是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

 

有時我會覺得香港人食花生食到毫無邏輯,現在網絡上很流行「關公災難」,無論大小事情,總之有人惹怒網民,招來洗版,就hashtag一個「關公災難」。對公關重要性的高度認同,大概是從黃子華那句「做人無公關,食屎架啦」而起,不過我對這個說話不以為言,真相亦告訴你吳得掂、吳亮星都冇食屎,吳得掂只是去食好正的放題!

香港淪落太快,覺醒太慢,流氓政府橫行無忌,你以為是講公關的年代?網民恥笑名人大公司的「公關災難」,背後假設是大財團、政府都很關心你們這班人的意見,嘩,很多反對意見,好大鑊,快些想辦法平息風波啦。我講過N次,冇後果的事情,冇政府會害怕,政府視輿論如垃圾,真真正正做到「官到無恥膽自大」。

究根歸底,政治權利、新聞自由、公民成熟程度、公關是環環相扣,大前題是先有文明社會,才衍生出公關需要,689管治前的香港,政府還會忌憚民意,不是靠制度制衡,而是靠官員和擔任公職的人殘餘的廉恥和自律,但689治下的官員嘗過完全唔理民意,任意妄為的極權好處,莫不感到「好正、好正,真係好正!」

所以不要再假裝我們活在文明的制度了,極權社會不需要玩公關這一套。如果金錢賄賂、暴力恐嚇可以湊效而毫無後果,誰耐煩講甚麼公關技巧?當政權鼓勵歪理橫行的宣傳手法,賞惡罰善,縱容暴力時,誰願意聽你講甚麼危機公關?文明社會下,由於每個人都得到法治的保障,有新聞自由制衡權貴,選民有選票在手,權貴才有需要學習和大眾溝通,討好市民。香港現在是文明失陷,拳頭在近,還要續領BNO,企圖靠一個已失效的前殖民地海外公民身份傍身,這樣卑微的香港人,誰在乎你為甚麼憤怒?

 

唉呀關公真係好重要嘅呢

Posted by 歪畸 on Sunday, January 17, 2016

 

李波事件引發BNO 續領熱潮,證明大家都擔心,甚至認定香港政府是既沒辦法,亦沒有心去保護香港人的人身安全,據沈旭暉教授表示, BNO 的用途除了旅行外,是當一國兩制失效,其他政府不承認特區護照時,用來逃生的救命草!一方面認為香港政府是一個傀儡政權,中共隨時崩潰,香港人會變國際難民,但另方面又覺得以往那套輿論導向的手法,能對流氓政府帶來任何壓力,仍然天真地覺得政府會關心香港人點諗,未能認清時局急劇轉變,此乃香港民主之路走不出困局的原因。

昨天晚上,銅鑼灣書店主角桂民海的劇本終於面世,劇情錯漏百出又如何,極權政府有龐大的宣傳機器配合,擺明指鹿為馬,顛倒黑白,亦有大把五毛配合,香港傳媒一早自甘墮落不在話下,國際社會相信亦願意結案收貨。

流氓689背後的北京主子,現在也不講甚麼國際形象、外交關係了,2016年開局, 熔斷機制四日即告腰斬,成為國際金融市場笑話,反映這班中共高層是盲動亂來的一班人。老江、老胡年代,不見得有這麼多官員被自殺,現在卻則連澳門海關關長都被發現在公廁廁格「自殺」,可見最高權力中心只信奉橫蠻邪惡的手段。處身這樣的時代風眼,加上中共魔爪已越境捉人,我們遙遙羨慕蔡英文的勝利演辭很感動,說聲香港人加油,真像畫餅充飢一樣遙遠。而恥笑政治人物失言,一輪發洩過後,卻見「延年益壽」、「洗頭艇」的言論有多無少。

 

面對這樣的困局,香港人首先要覺醒多一級,明白自己是安全也不受政府保障的燦民,香港靠的只是一點剩餘的金融價值,689可以脅持香港人和香港儲備去獻媚一戴一路,但香港抗爭者從來不會想想,如何脅持香港金融市場去同北京講數,佔中時期還經常嘲笑周融吹水靠嚇,沾沾自喜股市一點也沒下跌。因為股市下瀉,抗爭領袖驚得罪香港人,回想當年,如果股市每日下跌1千點,北京可能先交了689出來祭旗。香港的民主派,無論時局多惡劣,亦永遠冥頑不靈,不是驚抗爭手段不夠漂亮,就是驚太激進,還妄想有中間派由藍變黃。

在非暴力的大前題下,肯拋開身段,還有不少怪招可試,例如100毛的「一戴一露」就無意中刺痛了大陸,因為東方昇那張照片太傳神,令到本來不大明白何謂一帶一路的香港人,第一次接觸這個概念,就迅速知道這件事是「伏」、「膠」和「柒」的。反觀那班泛民還一本正經地質詢,任由689耍太極,然後收工。如果香港選民覺醒到一個程度,放手讓有犧牲決心的人參政,就算是羊羊之類的怪茄,如果在立法會大叫「中央請懲罰我們,不要讓我們參與一帶一路」,或者索性在立法會「一戴一露」,也比現在無意義的質詢與遊行痛快一點。

當警察再不公正執法,警察在你面前一尺,也是「這麼近,那麼遠」,連基本人生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保命的亂世,需要一些拋開身段的抗爭者,民進黨也經過在立法院扭打的年代,才有今天的蔡英文。

 

作者:竇蓉

竇蓉在中環打滾十餘年,幸運地擠身中小企管理階層的行列,面對金融霸權主宰一切,以及過度物質化的生活方式,作為一個中環夾心人,這個網誌是我的的自省和自嘆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4813
Date: 2016-01-18 13:55:05
Generated at: 2020-01-20 19:19:4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1/18/124813/總統選舉與李波事件的平衡時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