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抑鬱者生命有take two

文教 / 最新文章綜覽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Tangsabd)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Tangsabd)

 

工作關係來到文華酒店,要上23樓。一同進升降機的人按下24樓,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當升降機門在23樓打開,我以為那是身邊的人要去的,到了24樓,我跟那人一起步出,才發現去錯了樓層。24樓,是張國榮跳樓的樓層。

不管你有沒有畏高,除非是天生異稟,否則從高處看下去,總是很可怕的。在這短短的一月,我們從新聞中卻看到多少宗跳樓案?我無法判斷死者是否都有情緒病或抑鬱症,醫學如何界定情緒病抑鬱症已有千種說法和爭論,我只知道他們都不快樂。當一個人生活在沉重久了,連聲音也給壓下來,痛苦無法訴說,剩下唯一真實的感覺是虛無,腦海盤旋一種想法,不如歸去,像一場久違的沉睡該多好。

我們所居住的城市,還有什麼值得喜愛?搖滾歌手會與醜惡的當權者合唱;藝人為了人民幣可以飲尿;你繳稅的官員、警察每天都輪流出賣你,恨不得你們通通消失,而你日復一日的工作像沒有盡頭,僅能在擠迫的車廂瀏覽種種荒謬,然後對著螢幕心心不忿。迫了一輪,你先在公司樓下小巷抽根煙冷靜冷靜,與一眾西裝友相對無言,最後各自趕回公司裝著精神向討厭的同事說那句「早晨」。

我的一位中學同學還沒踏進社會就跳樓死了,對又是跳樓,而且是在零晨兩時多,走到隔離棟公屋的10樓,終結他無人理解的痛苦。大概錢是可以解決問題的,讀不成副學士,便去外國吧,離開這片厭惡的土地,也許不夠錢移民還是得回來,做一份身邊的人說不錯的工,繼續ot儲錢買樓。事實上若負擔得起,這城市大概還是很多人願意,追逐這半開玩笑卻又真實俗稱叫「上岸」的理想人生。

如果他還在生,我會說千萬不要深究為什麼要營營役役一輩子為了買一個蝸居,也不要想為什麼要結婚,為什麼要有下一代這些問題,人一思索這些東西,感覺就空虛,身邊個個人都是這樣做,你欲離群而行,就需要比一般人更堅強的意志,因為沒有太多人有興趣聽不尋常的人生哲學,除非你已是被社會定義為成功的人。

黃子華說要勸一個人唔好死,要跟他說:「生命係有take two㗎」,這實在說得很好。各位請不要再跟身邊唔開心想尋死抑鬱的人說生命好寶貴,他們不會感受得到,也不要叫他們攬住689一齊死,什麼「臨死做番件有意義既事」,大佬我就係生活麻目虛無到想死,我就是沒有動力做任何事,who cares 689?

我沒有勇氣在24樓窗邊看下去,我不願想像亡者死前看到的,是怎樣一個絕望的世界。

回到家我聽從所有醫生說的「做吓運動」,出完一身汗去洗個澡,天又暗下來,我坐在電腦前沒來由的痛哭。

 

作者:程悅

抑鬱時就寫字,能寫字即暫時無事。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4957
Date: 2016-01-20 04:53:38
Generated at: 2021-12-09 17:29:3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1/20/124957/告訴抑鬱者生命有take-t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