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政見唔同就分手」Heather Yeung:「我係香港人囉!」

 

專訪「政見唔同就分手」Heather Yeung:「我係香港人囉!」

 

港台節目《我係乜乜乜》一時間風靡全城,話題由陳百祥到港女,更是一時人氣爆升。不知道,大家對「對眼好靚」印象較深,還是對「政見唔同就分手」的那位女生更印象深刻呢?

我就對「政見唔同就分手」的Heather 更有印象和好感,於是膽粗粗邀請她做訪問,當時由於見到雲海的「東張西望inbox」post,我滔滔不絕的解釋澄清自己不是騙子,她也知道雲海那個post,於是莞爾,笑了。然後相約於北區某咖啡店等,可是作為路痴的我,拿著電話遍尋不獲那間咖啡店,最後要受訪者來「迎接」我,真的過意不去。

於是一邊閒聊,一邊點餐;她點齋啡,原本有想勸說的念頭,卻放棄了,始終,齋啡不健康嘛,但萍水相逢,過度的關心會淪為煩擾,止步了,歸到訪問裡去。

 

Heather_03

 

我係乜乜乜

《我係乜乜乜》中,為上節目的女生取了個稱呼:「港女」,港女一向用作貶義,而不是「香港女性」的簡稱,聞得迪詩王要為港女正名,我只一笑。問到眼前的Heather,她理想中的女性形象是如何,如何看待港女一詞,她便為此闡述意見。

在她自己的角度來看,她指都不明白為什麼會用「港女」來做標籤,而且那麼負面。難道,所有香港女性都拜金、都有公主病、都要求高嗎?港女的內涵就那麼負面?

這種標籤其實本身就不公平,她指:「呢啲缺陷,係咪得女仔有?唔係架喎,男仔都有啲有相同嘅性格架?外國女性又係咪冇呢啲問題呢?咁係唔公平。」其實,一切都是媒體作怪罷了,將其聚焦、放大,只講香港女性不好的地方,卻鮮有講香港女性的優點。

她覺得,香港好多女仔都唔錯,不講二字頭這一輩,她見很多三十幾歲的在職媽媽,很多都很厲害,比如說跟老公一樣打份工一齊捱,但放工回去又湊仔湊女,為什麼就不讚美一下,只將焦點放於唔好嘅女仔身上呢?真的想不明白。

或許,很多人都會對她那一句「政見唔同就分手」很有意見,到底這句話意味什麼呢?

「或者我係度講清楚啲啦,不論港台定係蘋果都好短,講唔得清楚。」

這句話背後所牽涉的,基本是價值觀問題。因為首先,香港的政治環境特別,不同於外國,或跟最鄰近的台灣都不同,因為香港沒有一個民主基礎,其他行民主制的國家係有這個基礎。而在真正實行緊民主的國家,所謂政見不同,「其實好似劉鳴煒所講,揀球隊咁。」在這些國家,談論的是你左翼還是右翼,管治國家手法溫和還是激進,只係講緊理念或方向的不同。

但是,在香港政見不同,第一時間所想的到底是支持這個政府、支持梁振英,還是要爭取民主。講的是你選擇靠中國大陸,還是我不需要靠中國,認為香港這地方係屬於香港人的。

說到這裡,她有點動氣:「即係一個人,點會支持得落呢個政府架?又講大話,咁有問題,每一個高官自身問題又嚴重,即係已經係唔分是非黑白,甚至指鹿為馬。」如果,一個人支持這樣的一個政府,只有兩個可能:一、冇良知。二、智商好有問題。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指不單不會在一起,而且一開始連朋友都未必會做,價值觀不同,過人世?「同佢出街食飯,突然講起,哇,梁振英好好呀,點忍呀?一巴煎死佢都嚟唔切啦!」

所以,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是價值觀的問題。而且,她覺得另一半也需要有清晰的思考能力,假如做情侶,她希望係要相知相交的;有些人覺得有個人陪,那就可以的話也沒關係,大家要的不同而已。

然而,講到找另一半,其實兩性話題始終都是說不盡講不完,甚至有人因此「著書立說」,Heather怎麼看這些呢?

「首先,我唔會覺得好反感或者點,因為我唔會睇嘅。」她笑言很年少已經對這些話題不感興趣,但是既然這班人用這樣的一個模式寫書,而又有一大群受眾因為這樣而改變自己,就有其價值。

「我寫唔到佢嘅嘢,我影響唔到佢影響嘅人;但佢影響到佢影響到嘅人喎,咪繼續囉。」她說的話直中心坎:你好難所有東西,都要求別人跟你的方法、方向去做,「講咩打飛機嘅嘢冇用架」,不,不是這樣,你無法強逼人,或者好多人,身邊的朋友也好,正經歷低潮,這些東西幫到他們,做人又沒那麼辛苦,就這樣。

 

Heather_01

 

我讀乜新聞

根據她做過的訪問,得知她讀新聞傳理出身,但她卻笑說,問這些很尷尬,因為一來自己只是讀書讀過,二來又沒做過記者,很可能講錯,而且也不是其專業呢。

但我還是有些硬著頭皮要一問到底,首先是「報道」與「報導」的謎題。她指那時候讀書上堂,沒有提及過,只是去做功課、做採訪的多。至於報道與報導,她指前者應為客觀報道,告訴觀眾發生什麼事的道,另一個則有引導意思,而她所受的教育,啟示乃記者要客觀和持平,但在香港,其實沒有一個媒體做得到,大家都有既定立場,就算她自己也好,我也好,選擇擺咩素材落文章,都會很多時潛意識滲入個人價值觀,是無法避免的。

問到她新聞運作方面,在此要為她戴頭盔保護一下美人,因為其實視點或出發點,基本上都有點出自我倆個人觀察。就是現在的運作不同以前,好像是在網絡share、「互抄」,因為自從有網絡世界之後,所有東西都要快!要即刻知道,不能夠等,當你要快的時候,無論記者、編輯或媒體,假如有件事發生了,都未必可以立即找到人去到現場睇或做採訪,因此就出現了「所謂抄」的情況。但以前有一樣東西叫「炒稿」,就是指睇電視台直播,報館編輯一直炒;反之,現在有時候甚至網民報料會快過記者。時代不同了就是這樣。

只不過,她一再強調實在有點尷尬,始終不是專家,也沒做過記者,所以她希望透過這訪問,大家可以討論一下就好了。

 

Heather_02

 

我講乜政治

「政見不同就分手」,這某程度上已經成為了金句,那麼相信不少男性觀眾都會對Heather有點好感,希望知道她本身的政治取向吧!

「首先,好簡單,我身分認同就係:『我係一個香港人』。」她說她無法解釋為什麼鍾意香港,她土生土長,身邊的朋友、同學、老師都係香港人,所以她覺得,香港係屬於香港人,而香港人在自己的地方,就應該要有在這個地方上的權利,當然,亦包括義務。

「比如話,香港人係自己嘅地方,要生存、生活到先啦,政府好多福利呀,政策都好,都確實要香港人優先架喎。」談到這裡,筆者打了個岔:「但有人提倡,香港人優先是個偽命題,應該係非本土人無權使用福利。」對此,這位女神又有什麼看法呢?

她覺得,這個議題難的地方是如何研究或者界定一個人是不是香港人,比如河國榮,好多人覺得佢係香港人,但他的種族又不是,那麼如何界定呢?背後需要做好多論述,好多工夫;但至少,她覺得有一件事要做的:你不會讓中國人令到整個社會生態改變。

「有咩理由,公屋嗰啲佢哋落到嚟就畀佢哋上先?又有乜理由,話要畀獎學金啲外人嚟留學讀書?呢啲嘢全部唔合理架嘛!」最不合理的,她說是政府從來無保護過香港人,因為,我們都預先假設這一個應該是香港人的政府,政府做的事應該係要維護港人利益,但這個政府根本沒有這樣做。

談到這個議題,又講到一國兩制,問到一些好敏感的例如是否香港要獨立建國呢,她嫣然一笑,「適當時候做適當嘅嘢啦。」不過,她認為香港至少要先捍衛到自己的主權,談到一國兩制,她說不理2047之後怎樣,要講現在嘛,現在都仍然是一國兩制,為什麼有事無事天天都要干預我們香港?

「政府日日講依法辦事,其實唔知幾時開始三權已經唔分立,司法唔係獨立,廉政又唔廉喎,所有嘢根本都唔係依法辦事。」

隨著話題越來越深入,我倆都有點無力感,這一年內大家都各有感受,問及她,她說不如簡單講述一下個人的感受吧。

那種感受,是迷惘。迷惘並不因為不知道做什麼,並不因為政府荒謬不斷,這種迷惘,是一種狀態。「香港人處於呢種狀態,係好似等緊一個英雄打救,又好似等緊中國施捨咁,總之唔知等緊乜。」

其實有一個問題,對Heather而言很重要,她一直想不明白,那就是網絡上很多人好關心時事的情況。「你見到100毛,有好多100毛fans,我假設呢班人應該係有一樣或相似政治立場啦,但如果有一日,100毛號召呢班人出嚟抗爭,或者,係做一啲事,唔一定係咩上前線要死嗰種,其實100毛會唔會真係叫得郁呢班人呢?未必囉。」

現在的問題,乃係好多人說香港人覺醒了,但其實這種覺醒,只在於睇新聞的那種程度,「睇新聞好嬲呀,係網上面我好嬲呀!但係由好嬲,去到佢願意行動,呢件事中間係出現咗個斷層囉。」

她不明白,為什麼這班人不能夠知行合一,不明道中間的斷層是怎麼的一回事,她也說,有人問過有什麼促使她企出來抗爭,「好多人like、share或者轉張profile pic就算,佢問我有咩令我企出嚟,我真係唔識點答囉。」

「其實事情好簡單,對方有問題,我有嘢爭取,咪出嚟囉。我唔明嘅係,點解好多香港人話佢好想要民主,但係佢哋又唔行出嚟,又或者唔會做任何事情去爭取,抗爭有唔同方法,比如好似話版權修訂條例,你簽個名聯署,付出只係少少時間,都好多人唔做架喎。」

她再解釋,那個斷層到底是什麼呢?既然大家都是從港女、從兩性議題認識她,她就打了個比喻。「你好想追一個女仔,你真係好鍾意佢,你會點做?」

「追囉。」我快而有力地答,她點點頭:「係呀,就算幾毒都好,都會追架,係咪先?你唔敢追,係因為你唔夠想追囉,你真係好想好想佢做你女朋友,點解唔追?至少你會約佢,又或者你主動啲搵佢囉,係咪先?」

再套回爭取民主上,她說:「但普遍香港人唔係咁囉,對於佢哋想爭取民主,就好似追女仔咁,開facebook,話j下條女就算;又或者話,我好鍾意呢個女仔呀不過佢唔會鍾意我架啦。」或者她身同感受,無名火起,「仆你個街,你連識個女仔都未識到,你點知佢唔鍾意你呢?或者去到最尾你都係冇機會,佢睇你唔上眼,但至少你都叫試咗去追呀。」簡直叫筆者聽出一身冷汗,啊順帶一提,靚女都會爆粗、會痾屎的,而我覺得這樣爆粗,才是真性情呢。

經這樣思考之後,她找到斷層的答案,那就是:「你唔夠想要。」如果一個人,或一群人真的好想要一件物事,不會是這樣的表現,不要說到犧牲的程度,就連少少付出都不會做。她說很多人都跟她講類似的說話:「喂,我都好支持民主,我好支持你,你繼續做呀喂!」但到跟他們說:「喂,一齊做呀。」他們就諸多推搪:「唔做啦,唔想呀,支持你,你加油,努力呀。」

她嗔然動怒:「喂點解你淨係同我講加油呢?冇份架咩你?」她坦然,非常不開心,那是因為不知道到底這群人是想等英雄打救,還是想坐享其成,還是其他。尤其我很認同她之後的繪形繪聲的說:「點解要坐係屋企,睇住台灣:『哇,人哋有民主選舉呀!』,然後好開心好感動打晒飛機咁,喂大佬,你知唔知人哋有呢個民主基礎之前,做咗啲乜?」筆者也不明白,為什麼飛去台灣那班人很像精神分裂一樣,台灣人做就民主熱血,香港人做就是鬼。Heather也認同:「點解香港人做同一件事,例如衝,你要出嚟譴責佢?」她一直在訪談中主張:覺得有很多方法去做抗爭,但至少你不要出來拖人後腿。

而且,她會要求另一半要懂得思考,而且要清晰的思考;而她覺得現在香港人,似乎都沒有經過思考的過程,「我要民主」,只淪為一個口號。「唔係叫你一出嚟就自焚,但我自己睇嘢好簡單:我想要,我就會去;而家好多人係話想要,就只會like完就算,或者係因為懶,又或者有唔同嘅原因呱。」

其實,或者很多人連「民主」是什麼都不知道,因為傳統泛民或許都是在用一種愚民政策:「你投我票啦,支持我啦,我會幫你爭取,搞掂架啦。點解台灣人做到?因為佢哋好明白自己爭取緊嘅係乜,好明白咩係民意授權,但香港人只係會覺得『我投咗票,支持咗民主啦,佢會幫我做架啦。』就係咁囉。」

所以,在最後,她都是重複那句:要思考,而且不能夠等人幫你爭取,你想要一樣事物,就自己去做吧。

也對,難道你想要一個伴侶,要叫人家幫你追嗎?

 

作者:清君

清君
過氣酸臭作者,咩都寫下,希望娛樂到人,又啟發到人,簡稱渡己渡人。據稱係塔巴文章生成器2.0。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ingkwan.pag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解構精神心理治療——輔導個案概念化(Case conceptualization) by 西多士
    如果問大家對「輔導」一詞想起甚麼?可能會聯想到精神疾病,情緒困擾,婚姻問題,家庭暴力等。其實,「輔導」並不如有些人想得這般負面的。先說說「輔導心理學(counselling_psychology)」吧。!它是「應用心理學(applied_p…
  • 「𠒇」字係咩嚟?——港姐冠軍帶出嘅哲學問題 by 散彈一號
    試想象下,喺未有電腦嘅年代,如果你見到某張手寫嘅form上面,有人寫自己個名係「陳曼𠒇」咁啦。你會唔會即刻覺得自己唔識讀呢隻字,即刻走去查字典睇下個字點讀? 應該唔會掛。你第一個反應,可能會心諗:「嘩,呢個人寫個『兒』字寫得咁樣衰嘅。」…
  • Zopiclone——傳說中的安眠藥「白瓜子」 by 小小藥罐子
    Zopiclone,可以讓人入睡大約6至8個小時,所以,一般建議連續入睡至少8個小時,避免出現「宿醉(Hangover)」的機會。所謂「宿醉」,簡單說,透過安眠藥入睡後,如果睡眠的時間不夠長的話,醒來後,仍然可能會覺得睡意未散,頭昏腦脹,影…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4993
Date: 2016-01-21 00:00:45
Generated at: 2022-12-03 08:02:0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1/21/124993/專訪「政見唔同就分手」heather-yeung:「我係香港人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