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學生會歸於學生,誰也不能凌駕同學

 

近日,隨著我們星火一莊出選學生會,網上各大平台隨即烽火四起,在中大內的諮詢大會也沒有閒著,各路人馬紛紛前來圍諮;特別在膳食供應商的問題上,經過《明報》輕輕一炒作,我們有幸獲得了傳統左翼的社運人士們、中大學生會的老鬼、甚至中大部分教師們的熱切關注。中大學生會選舉向來死氣沉沉,今屆我莊有幸被諸君月旦褒貶,以至連帶討論我們政綱的相關議題,實屬榮幸;但我們認為,在一切討論之先,我們必先弄清一個問題:

「學生會,到底應該屬於學生,還是屬於幹事?」

 

不是我們要「引入」,是同學說想有

《明報》早前「報道」我們星火要主動引入連鎖食店,引來不少人口諸筆伐,說我們要服務大財團、助長大企業剝削、不再傳承中大引以為榮的價值等等。事實上,我閣僅表示對不同食店均持開放態度,一改以往中央學生會逢資本主義連鎖店必反之作風,以同學的意願及需求為選擇食店的最大依歸,卻從無跳過同學意願,「主動引入」之打算。簡而言之,是我們收到大量同學不滿中大膳食之投訴,並且希望能在中大內開設如吉野家、貢茶、譚仔、麥當勞、薩莉亞等大型連鎖食店,故我們回應訴求,認為毋須未審先判一刀切排拒大型連鎖食店,並且主動帶起相關討論,以進一步了解同學意願。反之亦然,舉例若大部分同學均認為需繼續以小店為主,或應該交由同學自主營運部分食店的話,我們亦會主動配合。當然,謠言一經傳開,污衊已然,人們對我閣炮轟連連,也是無可奈何之事。只是部分「老鬼」、傳統左翼社運人士依然對事實視而不見,有人甚至以「據說有一支中大莊想引入譚仔、貢茶或pepper lunch」開首作文,痛批我閣之所謂「引入建議」並不可行;有人則以「中大已經有好多連鎖店,星火請做足功課啦」為軸,試圖將書院自治範圍下之連鎖店張冠李戴在中央學生會的頭上。謠言已經傳開,傷害已經造成,而在明報也早已主動澄清的當下,部分人依然甚囂塵上,繼續造謠,本閣實感遺憾。這些人的作為,顛倒黑白,誤導同學,政治本就黑暗,我們毫不意外;只是使討論停留在毫無意義的錯誤假設之上,同學們本能參與在更高層次更深入的討論內,如今卻只能重複且煩厭地聆聽部分人的謠言,著實可惜。

 

讓一群脫離同學的人想代表同學,十分危險

說回本文主題。學生會幹事會,到底應該屬於學生,還是屬於幹事?十九年來,中大未嘗撼莊,「傾莊」而出的下莊們繼承上莊的政治理念,嫡莊代代相傳,萬世一系,始終傳承著十九年前的傳統左翼政治理念,年年新瓶舊酒,高嚷「偉大理想」「光榮傳統」,不思與時並進,貼近同學。脫離群眾而已,本無大礙,只是當一群脫離群眾的人想代表群眾,災難就來了。君不見當年善衡STARBUCKS公投,中大學生會連同老鬼、輿論機器總動員全力反對,但依然有七成半同學投下贊成票嗎?讓脫離群眾的人代表群眾,很危險,也很易變成「少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Minority)。一群天天說民主自治,晚晚說命運自決的人,竟然獨獨反對同學們作出自己的選擇民主自治,獨獨排拒同學們透過公投命運自決,實在可笑得很,恰似中共的「民主集中制」--只見集中權力,不見民主。

 

贏了選舉,就有民意授權,就真的每件事都可以代表全部同學嗎?

無論是在諮詢會、火車站旁聽意見,抑或在網上,均有人批評我們「咩你都冇自己主張,咩都話要聽同學意見。」「學生會就應該有理想有堅持,如果你咩都聽同學意見,咁係未大多數同學話要引入pandora你又引入呀?」「你根本就係冇做功課,咩都唔識,搵民意做擋箭牌!」「我真係好失望,咁大支莊可以係住宿議題冇立場,咁不如解散SU,咩都公投算啦」。這些批評,很有趣,很值得我們討論。

我們不妨來一個思想實驗:當在某一議題學生會的立場和你的立場相悖時,你還會支持學生會代表你嗎?譬如說,你住敬文,但經常要往新亞上課,學生會爭取路線重組,四號巴在轉堂時間不再上新亞,以增加校巴運轉率,結果就是會令你更難到新亞上課。你非常反感,但你還會支持學生會「代表你」「爭取」四號巴路線重組嗎?也許你不會,非常正常;也許你會,因為你認為自己就算麻煩點也不緊要,因為這個學生會是全體同學選出來的,它擁有大眾的授權,也代表了大眾大部分人的利益。好,讓我們再問深一點:假如其實大部分學生都不支持學生會在這個議題上的立場呢?沒錯,學生會幹事會在選舉時,或許真的得到多數有效選票的授權(儘管很可能連全體同學的50%都沒有),但學生會不可能在每個議題上的立場,都真的是得到多數人認可的。譬如說,你就算眾裡尋他找到一個真命天子或真命天女,你們也不可能在每件事上都有一致看法。在這個時候,你還會支持學生會「代表你」「爭取」嗎?

 

學生會,到底應該屬於學生,還是屬於幹事?

歸根究底,學生會幹事會的立場,應該是誰的立場?是幹事?還是學生?我們星火認為,毫無疑問地,學生會是代表學生的(by the people),屬於學生的(of the people)以及為了學生的(for the people),學生會的立場,自然應該是學生大眾的立場。學生會之權力乃由同學所集體授予,理應代表全體同學之主體意願及按其意願而運用,我們認為這是自然而然,不辯自明的。因此,與其說「星火的立場是」,不如說「中大同學的立場是」;與其說「星火為同學爭取」,不如說「同學要求星火代為爭取」。當然,事實是,中大學生會不是一部能收集所有意見的萬能機器,學生會幹事不是全能全知上帝,所以我們不可能每件事都完全掌握所有同學的意見,也不可能每一個細小或緊急的決定也先諮詢同學;實際上,同學也不可能對每一件細瑣事情均細心研究。所以,學生會在行政或制定政綱時,固應盡量持守開放持平的原則,廣泛聽取同學的意見;另一方面也應該在較少爭議之處主動提出自己的看法及建議,並徵求同學的授權以執行。我們星火的大部分政綱和大方向原則,均是在與不同同學以及部分系會、興趣學會和書院學生會交流後,取其意見而所訂立的,力求回歸同學心中所想,做到「同學的立場就是星火的立場」這一願景。學生會,絕對不是屬於幹事們的,不屬於澄、不屬於野草、將來也不會屬於煥然、不會屬於星火;中大學生會,是屬於中大全體學生的。

 

去你的家長式管治:十一名幹事不能凌駕一萬八千位同學

學生會幹事在成為幹事之先,也是一個人,必然會對不同議題有自己的看法和立場。幹事們將自己的看法和立場帶入內閣之中,並形成一個內閣的整體立場,這是十分正常的。實際上,在日常運作中,學生會幹事會無可能事事諮詢大眾,故可便宜行事,根據內閣的立場和判斷行事;然而一旦同學另有表態,或內閣知道其立場與同學之主體立場有明顯衝突時,學生會應當遵從同學之主體意願,而不應繼續一意孤行。當事情之爭議性極大,同時受到大部分同學關注時,學生會幹事會應主動發起諮詢會、民意調查甚至公投,並以其結果為行事之依歸,而不可以寡頭獨裁的方式「一錘定音」。

有人說:「學生會要有自己既理念定堅持,唔可以俾同學牽住鼻子走!」,這很有趣。是不是也曾有香港政府中人這樣說呢?「政府,係有自己既管治理念同原則,唔可以隨隨便便就跟住大眾既訴求去改變。」文匯報說:「勿讓民粹主義綁架香港!」香港政府為了要保護自己的政治利益,斥責與自己意見不同的民眾為民粹;那我們又能不能類比一下,推論出有部分老鬼,是要保護自己萬世一系的世襲傳承,保護自己代代相傳的政治理想,才斥責我們不可以被同學「牽著鼻子走」?根本上,中大學生會的傳統,一向都是一種精英式的,由上而下的家長式管治。根本上,他們老早就不相信中大同學的智慧和判斷,以賢王自居,認為自己有能力替同學作出所有決定,帶領同學實現他們心中的政治理想。根本上,他們才是最不相信民主精神的一群。學生會幹事有甚麼地方如此特殊,學生會幹事何處蒙受天主的特別眷顧,使學生會幹事優於同學,賢於同學,使學生會幹事的判斷必然可以較同學的判斷更為正確?學生會幹事從何得到如此大的權力,如此大的代表性,使學生會幹事的立場能夠凌駕全體同學的立場?

不要再侮辱中大同學的自主和智慧,也不要再騎劫同學了;十一名幹事不能也不會凌駕一萬八千位同學,沒有人可以,過去不可以,現在不可以,未來也不可以。終結家長式管治,懇請各位同學支持我們2號星火;終結家長式管治,權力歸於同學,就由今年開始。

 

 

作者:星火Spark——第四十六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會2號候選內閣

星火Spark——第四十六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會2號候選內閣
星火,典出成語「星火燎原」,取其雖新生然旺盛,縱始於星星火花卻終於燎燒遍野之義,喻意我閣能將我們的理念和熱情傳遍中大校園。我們始於星火,終於燎原,燒盡舊陋,化育新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5616
Date: 2016-01-28 17:00:44
Generated at: 2021-06-23 21:49:4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1/28/125616/讓學生會歸於學生,誰也不能凌駕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