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大戰後的溫和派進路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正月初一,旺角黑夜,被此起彼落的呼喊怒號驚破鬱悶,縈繞達旦;兩響槍聲過後,磚石雜物紛飛,各處燃起火焰,猶如寒夜烽火,宣示抗爭新階段的降臨。由小販擺賣觸發的警民衝突,無疑反映民間與執法者間的互信已屆崩潰,以至於市民要透過武力與公權抗衡。

究竟所謂「暴動」過後,社會是否陷入嚴重不安?暫時觀察,香港依舊歌舞昇平:初二晚小販夜市照辦、煙花照放,初三馬照跑,似乎對社會殺傷力有限-至少表面看來如此。「暴動」沒有破壞特定建築物、其間沒出現乘機掠劫店舖、傷害人身,僅針對警察濫暴、增加其管治成本的有限抗爭,亦無上升到由官方到傳媒輿論所描述,「動搖香港社會」的地步-而按照「國際標準」,即使如此,大概早已實施「緊急狀態」「宵禁令」。

雖然事態未至於波及整個社會,然而警覺者當知深層矛盾自2014年佔領過後已趨白熱化,必須杜漸防萌。但事後除了警方瘋狂拘捕及檢控,政府、親建制派及保守人士的抨擊以外,傳統政黨及社運組織對此急遽變故的反響,卻相對淡薄,除了譴責警民雙方暴力、呼籲回歸理性以外,缺乏更有力的回應。

 

社會安全閥失效

套用Lewis Coser在《社會衝突的功能》(The Functions of Social Conflict,1956)的論述,他把社會衝突歸納為「現實衝突」(Realistic Conflict)及「非現實衝突」(Non-realistic Conflict),前者涉及個人或者公共利益,故被視作有效解決社會不滿或者不公義的手段,後者則未必有特定驅使的理由,傾向於被社會的絕望感所致,而衝突則成為排解緊張不安感甚或身份認同的方式。

同時他引用安全閥機制(Safety Valve),如同疏導淤塞河道而開鑿的支流,為社會中的敵意與不滿提供代替品,令行動者目標轉移,從追求特定成果轉化為釋放緊張感。但安全閥僅能在淺層分歧之際起局部及短暫作用,並且機制需要不斷自我調整,令社會結構合理發展;加上排解不安不等於根治社會問題,是以必須同時正本清源。故此,一旦民怨沸騰,洪水暴發,社會仍會遭沒頂之災。

 

武力未必合理,但社會機制更不合理

尤其在現行官民溝通機制失效的狀況,兩級議會、傳媒皆失去監督作用,司法執法敗壞以致控訴無門,社運界在連場抗爭中功敗垂成,那麼對於非現實衝突這種沒有既定政策或訴求的矛盾,難以產生目標轉換而祇會選擇視為敵人的對象,當臨界點一至,直接爭鬥自然一觸即發。是以保護小販夜市是動武的導火線,而非抗爭主體。

嚴格而言,這次未算是革命。就不同主體的抗爭及程度論,層次大致如下:
Revolution-顛覆現存政府,由另一政府或政體替代,尤指運用武力
Rebellion-對某憲制政府公開、武裝及有組織的反抗,或對權威、傳統習慣蔑視的行為表現,未必有明確目的
Revolt-對某種統治狀態或統治權威的反抗與叛亂
Mutiny-對依法成立的權威反抗,尤指叛亂兵變
Insurrection/Uprising-普遍的反抗,有時限指或被視作更廣泛造反的前兆

這次旺角大戰屬性為何,可以據上討論。簡而言之:正常的社會機制嚴重失靈(Unjust),官民間徹底失卻互信,甚至到危及自身的地步,民間產生的「自我保護」甚至「對抗意識」愈發明顯。更關鍵的是,暴力絕非突變,而是由長久以來對「安全社運」的失落感及憤懣累積,甚至連大型佔領都失敗告終,將本來出現於旺角、金鐘的街頭零星衝突,升級成大型的對陣。以道德證成的角度分析,是否「正義」固然有商榷餘地,但我們都知道,事既至此,已是難以回頭(Undone)。

 

「暴動」來了,「和理非」在做甚麼?

激進派衝突社運(Contentious Movement)的進路,之前已作不少相關論述。在此想談一下溫和派的共識社運(Consensus Movement)。

社會動蕩,亂象已呈,有說是出於和理非路線「此路不通」所致。事實上,雖然社會撕裂要花更多努力導正,而傳統政黨與社運組織的民望也因「安全社運」積弊而轉淡,但他們根苗仍在,手上也有充足資源,在民眾對「暴力」的恐懼底下,這是由2015整年社運倦怠期以來,和理非重新整合、建立社會互信的機會。

不幸地,除了公民黨派出律師協助被捕者、同時又發表聲明割蓆以外,一如上述,反對派政黨與傳統社運圈不約而同地「各打五十大板」,針對暴力行為批評,重申理性力量,卻缺乏相應行動,在變故當中沒有扮演任何調和的角色;令許多抗爭者甚至旁觀食花生的市民,會覺得大學生組織及「熱狗」把照顧被捕市民的責任延攬—即使行動本身他們並無策劃,涉嫌參與者亦屬零星。

情況令我想起60年代的美國民權運動(Civil Rights Movement)。馬丁路德金(MLK)的取態與作為,就是積極抗衡這種Social Unrest狀態,同時建立與政府談判的網絡,而其成果,多少得力於社會的暴力反抗。黑人「暴動」,許多時也貌似突如其來,開始都是基於「尋常小事」,事先未有精確計算,也無陰謀論可言。真正貫徹始終的和理非派,是會包容-並非容忍,而是以最大的耐性體諒,仍然會視他們為抗爭同道-然後吸引更多立場處於中間位置者(例如同情黑人處境、反對暴力的白人)支持,形成更大的力量。

 

共識社運脫軌

共識社運,講究力爭動員龐大的支持者,並利用動員實踐或抵制社會變遷。本質傾向於跨越政治立場、具教育意義、非黨派、人道主義,同時盡量迴避牽涉衝突。然而割蓆言論,恰恰與這種精神違背。是以無論甘地抑或MLK,他們對於暴力抗爭予以「理解地同情」,不主張不鼓勵暴力,但同時強調針對政權,實踐更堅定的溫和非暴力,透過道德感召(也有宗教信仰支持),造就更大聲勢,除了大型的全國演說、集體遊行集會以外,甚至會自發罷工罷課罷市等癱瘓社會運作的升級行動,聲援受政權暴力侵凌的受害者。

回看香港政黨組織,究竟會否舉行「反暴力大遊行」,抗議警察暴力?暴力對立爆發,溫和派無法提供出路序社會中的和理非份子。當直接武力本質拒絕與政權談判,溫和派則沒有展示堅決和平的路線與姿態,害怕風頭火勢提倡和平遊行收視低迷、遭受冷嘲熱諷,社會祇會更形鬱悶,亦側面印證和理非派「吸收視搶光環」的負面形象。

武力可能是不歸路,或者需要更多的努力與耐心撥亂反正。而我們見到的溫和民主派,除了譴責警民雙方暴力以外,幾乎無所作為,連傳統的遊行集會路徑也迴避,難道還要等到月末票投泛民候選人才視作理性溫和力量的表態嗎?It’s too late, you know.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6782
Date: 2016-02-13 23:13:30
Generated at: 2021-09-19 15:15:3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2/13/126782/旺角大戰後的溫和派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