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補選真贏家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梁天琦 SHERMAN 攝

 

時維2015年6月,湯家驊退黨同時宣布成立民主思路,求仁得仁。當時認定他辭職引發的補選不會對議會同政治版圖有多大影響(最壞也不過是41:1:28 => 42:1:27),親建制嗱埋手2/3都係去唔到,除了議員私人草案、政府議案議員提出修訂,及機會甚微的《議事規則》修改以外,反正本地立法如廿三條,唔使變一樣夠票過。

而當天對新東補選的形勢判斷是-既然區選在即,而補選後7個月就是立法會大選換屆,太早打出政黨牌頭,等如話畀對手聽你手上有幾多牌,兼要耗用額外資源打一場不必要的選戰,是以不會為爭雞肋般的看守議席而出盡全力,提早Show Hand。所以,在湯宣布辭即後,自己旋即倡議本土派應該積極參與補選,視作大型政治宣傳,甚至為2016年立法會大選打下基礎,放手一搏。其時甚至下斷言:泛本土派,誰參選,誰是王。

雖然過往的立法會選舉數據經過政改方案爭議、大型佔領等變局影響政治版圖,令參考價值削弱。但畢竟仍需指標作基準。

2008立法會新東投票率:45.20%
2012立法會新東投票率:53.86%
2016立法會新東投票率:46.10% (-7.76,約為2012年的86%)
以補選而言,投票率相當不錯。那麼決定因素,大概是首投族及中間選民的取向。

依傳統建制vs泛民的分析,172,295 vs 255,546,相差83,251票。
然而細分的話,按光譜可分拆為:
進步、激進民主派 / 溫和本土派:114,958 (社民連、人力、新民盟)
傳統泛民主派:140,588 (民主黨、公黨、公民黨)
按理說,走溫和路線的楊岳橋,如無意外可盡取傳統泛民的140,588票,與部份進步以上的光譜得票。

但問題來了,由選舉開始至年初一,無論建制或泛民,都沒有出盡他們的選舉機器動員,隱然應驗早前的估算:在9月的比例代表制各自為政下,他們必然留力。例如說,自由黨(31,016票)、公民力量(23,988)、鄉事派(5,717)似乎未有著力為周浩鼎動員,換言之民建聯及工聯會的111,574票是他今次的基本盤參考。

挾著基本盤之利,一直代表泛民出選的楊岳橋,看來十拿九穩,是以青年新政在初期曾提出初選的要求,也旋即不了了之;那邊廂,周浩鼎以東涌區議員之身跨區參選,也不過是為9月的立法會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席位熱身,志不在這短期席位。兩方眾星拱月,一切看似篤定。

 

旺角警民大戰爆發,改變以上一切。

本土民主前線參與補選,被普遍看淡,甚至連能否領回參選保證金$50,000 (得票3%)也成問題。但初一爆發的武力抗爭,令一路淡靜的「新東選舉」選情突然沸騰起來。本民前涉及其中,許多成員相繼被捕,經各大傳媒不斷報道,許多人以為被冠以「暴徒」的惡名會令他們形象差劣而遭唾棄。很可惜,傳媒的思維似乎失效,這種密集的「負面報道」,配合各方面的打壓(如選舉事務署政治審查,郵局拒為梁天琦發出免費選舉通函),反而成就了兩件事:
一、為本民前候選人梁天琦及發言人黃台仰提高知名度,迅速廣為港人所知;
二、令泛本土派人士及組織空前團結,同時結集對近年社運失望的青年,紛紛加入助選及宣傳義工隊伍

而結果是,本土派愈是遭輿論打壓,愈發士氣高昂,也隨社會廣泛討論旺角事件而帶動選舉氣氛。建制及泛民開始感受到風向轉變,出現信心危機。所以兩方雖然一方面針對武力抗爭的非議,但同時選舉工程亦開始加緊。楊岳橋更早在選前兩週(2月17日)告急,泛民亦頻頻發動明星效應,部份親泛民傳媒也著力協助宣傳。

 

雖然官方未公布最終票數,但大體戰果已可預知。綜合選舉結果,今次新東補選,建制泛民兩邊都無Call盡票,可以貼近正式選舉投票率,證明中間有入有出。但詳情需要進一步的民調驗證,暫時按下不表;而地區各自得票的分析,也甚有發掘價值。但肯定的是,2月這場新東補選,是9月大選的前哨戰,各勢力提早經營選舉工程,故此甚有研究價值。以下列出較重要的候選人,嘗試簡略地梳理得票結構猜想:

2號.新思維黃成智(得票~4%)
退出民主黨後,失去庇蔭,但些許受惠於激進與溫和的角力,及不欲投予建制的選民。9月若然繼續參選,未必夠票取得一席,但繼承湯家驊式的中間路線,長遠而言仍有潛力,對未來泛民得票或有傷害。

3號.民建聯周浩鼎(得票~34%)
保住民建聯、工聯會基本盤,或有增長,可能也得到鄉事票,也有機會受惠於旺角事件反對「暴力」的選民。就其策略而言,數票成功,建立一定知名度,有望穩奪1席超級區議員。

5號.獨立方國珊(得票~8%)
不但保住基本盤,而且有所增長。有說是得益於西貢的鄉事票,及湯家驊的地區票(二人地盤重疊),有潛力可吸納些微建制及泛民選票。以此得票比例,加上提早的選舉工程,祇要穩守,9月很有機會在新東取得1席立法會議員。

6號.本民前梁天琦(得票~15%)
泛本土派的支持者,不少是蛻變自本來於進步以至激進民主派的光譜,如今開始自成一系。是回他們雖然未盡同意武力路線,但深知重要關頭團結一致,加上泛民失望票及受打壓的同情票,估計取得部份在光譜上與他們相近的原進步以上民主派光譜的得票。假設上述光譜的社民連、人民力量及新民主同盟的1/3-1/2選票基礎因而流失,三黨將失去他們現在擁有的議席,無一例外。

7號.公民黨楊岳橋(得票~37%)
勝出選舉,建立溫和泛民的形象,得到在任優勢,未來能否展示革新形象,尚待觀察。然是次假設完全穩守傳統泛民票,但相對地一來陣營有所保留的地區動員,及進步以上光譜過半票數的流失,預示泛民整個光譜往後的票源減少,要在比例代表制泛民互相廝殺底下,保住議席也許相當困難。看來各黨在選前要就參選舉否及名單協調上多下工夫,及進行更精準的民調及配票。而未來楊岳橋失去其他泛民援手,公民黨能否獨力支持,是一大考驗。

對本土派而言,是回雖然未能勝選,但在戰略上,卻在各參選勢力中獲得最大的勝利。

 

按戴耀廷在關於新東補選針對本土派的分析,祇要取得20,000票以上,已是建立支持本土主張甚至是武力抗爭的肯認,為往後組織建立政治實力,實現進一步發展而舖路。如今得票逾60,000,雖是預期之中,但也令人驚喜-20天內集體努力的心血結晶。選舉暫時失利,不但不會造成打擊,支持者的向心力因而加強,大家看到短期內得到政治實力-議席的希望,反而更有決心再下一城。

基於是次由本民前作為出戰代表出選,故此也經選票肯定而奠定其地位——新東的江山就是由本民前負責攻取。選舉的宣傳不但對選舉有利,往後他們在社運表現也更受注目,而今次所得選票也成為他們的行動基礎;而且所得的集體支持,不但惠澤本民前,也對曾積極參與助選的組織在9月各選區的經營,有極大幫助。

由於是回得票15%,按比例代表制之下的最大餘額制,9月新東佔議會9席,祇要得票達100% / 9 => 11%,即取1席。是以若梁天琦考慮再參選,他大可穩取1席,若更著力進行選舉工程,多爭取3-4%選民支持(例如是次因為「大局為重」而票投7號的選民回饋票),有機會在7個月後以2人名單取得2席。(2012年新民盟范國威以28,621取新東最後一席,佔得票6.16%)

要分拆名單未嘗不可,得票門檻或者更低,最低大約7+7%=14%可以,但平心而論,此舉需要相當精準的配票及選民紀律的配合,否則就會犯上民主黨在2012年蔡耀昌(10,028)及黃成智(21,118)兩張名單合共得票足以取得1席,但分拆浪費選票的結果。不值得冒險。

泛民的選民基礎萎縮,尤其是上述的進步以上三黨出現失去議席的嚴重風險,甚有可能便宜了如方國珊、公民力量之類中間或建制力量。這種重大誘因,也許會刺激他們的互相爭奪,甚至是促使其光譜支持者更加分裂、新陳代謝,往更激進甚或更保守的更極方向流動,由是產生內部改革動力,這也是一種Radical Flank Effects的應用。當然往後也有可能會有成員打「本土」旗幟出選,然而今次的選舉考驗可得知,誰是名正言順,所以影響不大。

不是《三國志》迷,也可察知三分天下之勢已成:傳統泛民vs本土派 vs 建制派,9月大選過後將鼎足而立。接下來,容我說一句:當前本土派形勢大好,是大好,不是中好,也不是小好!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7803
Date: 2016-02-29 04:29:09
Generated at: 2021-09-23 04:32: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2/29/127803/新東補選真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