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 客列傳:低調但受萬人景仰的Hi-Tek

hi-tek

 

法號:Hi-Tek
身份:製作人/說唱者/DJ
活躍時期:1996 –
類型:Hip Hop
代表作:《Can We Go Back》

「古語有云」:他高傲,但宅心仁厚;他低調,但受萬人景仰。在云云Hip Hop人當中,Hi-Tek並不算高傲,但這位遊走於主流及獨立的hip hop音樂製作人,卻低調得連Hip Hop迷也未必能說出他的名字(資深者例外)。不過,聽開hip hop的,肯定有聽過他的作品。因為雅如Mos Def,俗如50 cent,剛如Papoose,柔如Common,都曾找他製作音樂。

原名Tony Cottrell的Hi-Tek並非來自紐約、洛杉磯等hip hop重鎮,而是來自美國近年總統大選最讓人尖叫的搖擺州-俄亥俄州。這個想法獨立的土壤,孕育出這名風格脫俗的音樂人。他和當時其他製作人不同的是,他採樣的素材種類很廣,包括jazz fusion、電影主題曲、progressive rock、 traditional pop,並不局限於soul、 jazz、funk,加上他偏好製作輕盈跳躍的drumline,因此在幫派說唱棋及dirty south興起之時,其靈動活潑的音樂風格便顯得別樹一格。

當Hi-Tek還是廿歲出頭,就為家鄉辛辛那提的說唱組合 Mood製作音樂而廣為美國地下音樂人垂青,包括Mood合作伙伴Talib Kweli。正所謂物以類聚,一個有質素的人自然會吸引同樣有質素的人,所以conscious rapper Talib Kweli、Mos Def與Hi-Tek一拍即合,邀請他當Black Star成名作《Mos Def & Talib Kweli Are Black Star》主要製作人,碟中名曲《Respiration》、《Definition》的音樂就是出自他的手筆。《Respiration》更是conscious rap愛好者不可不聽的金曲。Hi Tek採樣了1967電影 《The Fox》幽怨浪漫的主題曲,出來的效果卻是罕有地沉實,十分適合沉思hip hop智者Mos Def 、Talib Kweli和Common在歌詞中隱藏的意思,可見他對採樣音樂的想像力並不是泛泛之輩可比擬。

 

 

為Black Star忙了一段時間後,Hi-Tek和Talib Kweli以Reflection Eternal身份推出《Train of Thought》,受不少音樂雜誌好評,Allmusic更評了四個半星。隨後他開始為自己的個人專輯努力,在2001年以製作人身份推出《Hi-Teknology》,可能因為客串說唱部份的說唱者在主流音樂名氣都是一般,因此唱片叫好,卻不太叫坐。可是,卻意外地捧紅了主唱《Round and Round》 的R&B歌手Jonell。《在Round and Round》,Hi-Tek把latin jazz歌曲《Burlesque in Barcelona》融入R&B節奏內,令人隨歌起舞。當時也有另一個精於把拉丁等民族音樂融入R&B節奏的才子,他是周傑倫。

 

 

隨著《Round and Round 》的意外成績,Hi-Tek的製作人之路越走越順。當時幫派說唱仍然盛行,縱使他本身的音樂風格與幫派說唱好像是兩碼子的事,身為專業製作人,也要吃飯的,他選擇了向現實低頭。不過,不妥協也不能突出他多變及適應能力。身為Aftermath的員工,Hi-Tek為Aftermath及Shady旗下的D12、 50cent 、Dion、Xzibit製作過商業味道極濃的歌曲,但仍能保留《Mos Def & Talib Kweli Are Black Star 》及Hi-Teknology時期輕盈跳躍的曲風,只是少了那陣Conscious hip hop靈氣。

 

 

飲水思源的Hi-Tek當時也為非主流hip hop出過力,連hardcore hip hop 的Cormega及該類型代表團體之一Boot Camp Clik也找不太hard的Hi Tek擔任製作人。

 

 

在商業音樂圈打滾了一段時間,Hi-Tek累積了不少資本,包括人脈。而他的製作技術隨他的經驗及見識的增長而變得更強。因此,Hi-Tek在2006年推出的 《Hi-Teknology²: The Chip》取得佳績,在 Billboard 200上到第38 位,為其個人生涯作出了重大突破。

為什麼《Hi-Teknology²: The Chip》能夠取得佳績?首先,這張專輯星光熠熠,不但有過往老拍檔Talib Kweli作客串,更有Hip Hop歷史上最偉大說唱家Nas、日後在奧斯卡頒獎禮聲援港人的Common、A Tribe Called Quest「主腦」Q-Tip、紐約著名說唱者Jadakiss、Wu-Tang Clan的Ghostface Killah、「大麻代言人」Snoop Dogg擔任嘉賓,令本身對Hi Tek沒太大興趣的樂迷也不得不留意一下這張專輯。

另外,Hi-Tek對採樣的觸覺也比以往靈敏了,製作音樂的手法也比以往成熟了。我喜愛的歌曲中,包括編曲充滿電影感的《Where It Started at (NY) 》。這首歌採樣traditional pop老牌歌手Andy Williams 的《(Where Do I Begin) Love Story》,風格古雅而不失霸氣,配合Jadakiss、Papoose、Talib Kweli將一段段街頭故事娓娓道來,帶給聽眾一種縱橫街頭的感覺。唯一不足的是,Jadakiss那段的flow太「monotone」了,完全給Talib Kweli及後起之秀Papoose比下去。

 

 

另外,採樣了Progressive Rock樂隊Camel 《Air Born》的《Music for Life》也是不得不聽。歌曲採樣了《Air Born》的笛子前奏,保持了輕盈的曲風,帶來了Hip Hop少有的小清新味道。由兩大Conscious Rap巨星Nas、Common和沒有耍快咀的快咀專家Busta Rhymes講述他們對音樂的熱誠,動聽得來亦十分有說服力。特別是Nas磁性而說教味重的聲線,是十分性感的。這歌曲另一個觸目之處就是當時去世不久的著名J Dilla遺留了兩段錄音作前奏及尾段。這兩段錄音除了紀念這位剛過死忌不久的Hip Hop天才,亦顯得Hi-Tek和Jay Dee兩大製作人識英雄重英雄的感情。

 

 

大碟中最能突顯其功力的,莫過於由Ghostface Killah 和Pretty Ugly擔任說唱者的《Josephine》。這首歌並不是出自採樣的,而是由Hi-Tek父親Willie Cottrell 擔任主音的The Willie Cottrell Band擔任配樂及編曲。相信曾參與製作Hip Hop音樂的朋友都知道,對Hip Hop人來說,監製「真.樂器」比傳統採樣方式難不只數十倍,單是要處理比平時多數十倍的音軌,就足以樣人暈倒。因此,Hi-Tek能駕馭一隊soul band,已足夠證明他在HipHop製作人當中已算功力深厚。

 

 

當然,提到《Hi-Teknology²: The Chip》,就不可不提到《Can We Go Back》。為什麼?它可是當年Hip Hop界的經典呀!另外不可不提的是《Hi-Teknology²: The Chip》當年還鬧過「雙胞胎事件」,因為Hi-Tek在舊唱片公司Music Corporation of America錄製的《Hi-Teknology 2》沒有發行,Babygrande Records就為他發行了《Hi-Teknology²: The Chip》。

 

 

在《Hi-Teknology²: The Chip》取得極佳成績後,Hi-Tek在於一年後推出《Hi-Teknology 3》。這張唱片的曲風比以往Hi-Teknology系列的色彩略為偏向陰暗,對Hi-Tek樂迷來說可算是一種小驚喜。在這張專輯中,我最喜歡featuring Wu-Tang Clan的Raekwon、Ghostface Killah 及R&B歌手Dion 的《My Piano》。

 

 

“They wonder why I play my piano.
Why I stay low-key, why I’m always in the studio.
Heh, that’s what I do, you playing with the game.
I play my piano… ”

身為一個慬彈鋼琴的Hip Hop人,Hi-Tek以彈鋼琴比喻製作音樂,批判只著重玩商業遊戲而忽略音樂本身的Hip Hop音樂人,並對自己的專注及低調引以為傲。他在歌詞中暗示,他不是輕視金錢,但一定會重視音樂的質素。始終Hi-Tek在主流Hip Hop音樂圈子打滾了一段時間,他如此尖酸的批評,相信那些主流Hip Hop音樂人的所作所為給了他不少靈感。

“They wonder why I play my piano
You can’t deny it if it’s in you
Get that money, that monero
Wait any longer, it will stress you ”

2010年,在等了一年走過200場巡迴演出的Talib Kweli停下來後,Reflection Eternal又重身埋班,發行了《Revolutions Per Minute》。相隔十年,火花猶在,喜愛conscious rap的朋友,相信不會對此專輯失望。最近,一直為Aftermath打工的Hi-Tek加入了製作人9th Wonder的獨立廠牌It’s a Wonderful World Music Group,為旗下的獨立說唱者擔任製作人。在獨立音樂圈出身,在大財團混過,卻一直對其音樂有所堅持,最終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及實力回饋獨立音樂圈,比奶共狗獎勵雲更能彰顯飲水思源的精神。

 

作者:T-rexx

T-rexx
來自獨立樂隊的說唱者。 熱愛音樂創作,愛觀察人生百態, 討厭不公義。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未來為你的旅途 – 鐵路願景 by MTR Service Update
    車務工程部就提出「鐵路願景」(RailwayVision)計劃,將三大鐵路範疇、設備,即車站、列車、票務系統更新之餘,仲期望可將服務提升至另一個層次,迎合下一個 20 年的需要。例如大家有無稔過售票機可以找番紙幣 ? 網上買完飛又可以直接搭…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語言陷阱(上):闕義、歧義、含混 by 楊梓燁
    這種因為語法結構的問題,而造成一個語辭(詞語、字、句子)在某語境裡有兩個或以上的意思,便叫做「語法歧義」。這種歧義的其他例子,例如有「求學不是求分數」,可以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可以開玩笑地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例如算命…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7938
Date: 2016-03-01 06:10:18
Generated at: 2022-11-27 14:21:5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3/01/127938/hip-客列傳:低調但受萬人景仰的hi-t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