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書差但搵到食】印裔青年自學電腦,開公司教人寫網

N1

 

BSD Code and Design Academy創辦人及技術總監Nickey Khemchandani是香港教育制度下的失敗者,學生時逃課在家中自學電腦,在職場上平步青雲,終與友人創立公司,教在職人士及青少年編程、網頁設計、網上營銷。學歷在他眼中只是一張紙,請人從不看CV,自身經歷讓他體會怎樣教學最有效,「香港的教育方式必需改變。」

 

BSD創立於2013年,在香港、泰國及美國皆有業務,舉辦編程、網頁及平面設計、市場策劃等晚間課程讓在職人士進修,亦會與企業及學校合作培訓員工及學生。

Nickey的父母六十年代從印度來港定居,誔下三名子女,哥哥和姐姐分別比他年長16及14年,在他的成長過程如一對「迷你父母」,當中哥哥對他發掘才能影響最深。

他自小在家觀看哥哥用DOS作業系統的電腦打機,四歲便記住開機進入遊戲的步驟,趁哥哥外出時自己開來玩。起初母親很擔心他把昂貴的電腦弄壞,而哥哥知道後不但不怪他,還覺得他四歲能做到這樣很了不起,其後也教了他很多。

中五畢業後他知道自己不適合香港教育制度,說服哥哥資助他轉讀加拿大學制,當時學費對他家來說非常高昂。體驗過兩種教育體制的他,更了解什麼是好、什麼不好,對他現時的教學工作影響不少。

 

BSD與學校合作辦編程工作坊,Nickey試玩學生剛製作的網頁遊戲,給予指導。

BSD與學校合作辦編程工作坊,Nickey試玩學生剛製作的網頁遊戲,給予指導。

 

香港教育側重背誦欠實用

他中一至中五就讀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父母是典型的覺得讀好書才有前途,但會考制度就是不適合他。「都是靠記憶、重覆,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坐旁邊的同學把整個背了,就得到100%、99%,但對我來說就是不管用。」

他會考還是有盡力考,得到16分,父母雖希望有25分,但仍認同他的努力。不過他知道,即使能上中六七他都會讀得很鬱悶,對哥哥說︰「我在現行制度生存不了。」於是轉往地利亞加拿大學校讀OSSD,讓他體驗到教育應有的樣子。

「加拿大老師跟本地老師很不同。」他以教數學機率為例,本地老師會叫大家翻到機率那一課,然後把課本唸一遍,「我都識字,我是付錢來聽老師給我唸書的嗎?」加拿大老師讓學生出去黑板寫東西、分組匯報、擲骰子、玩boardgame,學生就領略到什麼是機率了,「這才是讓學生參與。」

加拿大學校著重學生社群發展,而非專注於成績,有更多不同社團、比賽、體育活動,令他建立不少人際關係,也對他日後獲益良多。「現在香港很多學生連基本溝通技巧都沒有,他們怎麼生存?好得人驚。」

 

不獲本地大學賞識 自學在職場大派用場

他在OSSD取得85%平均分(80%或以上屬榮譽級別),電腦科更得99%,獲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獎學金,卻因家裡無法負擔往倫敦升學的費用而放棄。他報讀香港大學及科技大學的電腦科學學系,竟不獲取錄。「他們只看張紙,而不是看這個人如何。」

正當他差點「誤入歧途」報讀副學士之際,友人打電話來說︰「你會搞電腦嗎?來幫我吧。」於是,他以freelance形式為一間出版公司解決電腦及技術問題,工作約一小時便有$300,後來以一萬元月薪獲聘為全職員工,對十年前只有18歲的他來說是很棒的價錢。

他的電腦技能就是來自中學時「不務正業」,逃課留在家中打機、上網,自學各種軟件、編程、寫網站等,他每遇到不明白或好奇的地方便上網搜尋,在Google流行前,Ask.com是最得力助手,以及到程式員社群Stack Overflow發問或看其他人的問答。

他在職場上保持熱誠學習,從未在學校見識過平面設計、排版、攝影,走進出版社便眼界大開,靠觀察同事的工作來學習設計,有時更會開聲問︰「你可以做給我看嗎?」

 

無論是談到個人經歷或是BDS的教學及學員作品,Nickey都立即用電腦展示相關資料,一目了然。

無論是談到個人經歷或是BDS的教學及學員作品,Nickey都立即用電腦展示相關資料,一目了然。

 

一紙證書不代表實力

一年後出版社結業,他於市場策劃公司任職,需處理所有技術、網頁上的問題,一年內升職三次。「我都是邊做邊學。很多有坐我旁邊的同事有大學畢業,也不懂我做的工作。」

可是,他在事業中途仍「屈服」修讀Oxford Brookes University的遙距課程,放工後晚上再「浪費」五小時上課。「我需要一張紙,才能令人事部給我面試!」雖為電腦及資訊系統學位課程,但上課就只有書本、筆記,幾乎沒有實戰部分,對他來說簡直是笑話,更甚的是報讀時講明英語授課,每堂開始不久後又變回廣東話,他大部分時間都聽不懂。

現時公司裡員工的CV,他一直都沒翻開過,比起學歷,他更著重應徵者的過往作品及熱誠。「給我看一些你建立出來、做過的東西。」他也看對方的為人及興趣,是否有動力作出改變。

 

企業及教育工作者欠缺科技認知

他與合作伙伴Chris Geary在之前的工作中認識,兩人有感不少生意人都缺乏科技知識,「香港需要更多空間辦教育的。」他們談了這個念頭半年,有天Chris叫Nickey上一棟商業大廈找他,原來Chris已租下單位、買好桌椅和電腦,「我們來教人吧!」於是他們開始編寫課程。

Nickey指不少公司、教師、家長以至孩童,都對電腦及科技欠認知,有些僱主連基本概念都搞錯,想請人開發軟件,卻說成請人做IT,「軟件工程不是IT!」很多人都不知道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 IT)與電腦科學(Computer Science),其實是兩門不同的專業。他又見過有人凡碰到網絡上的問題,便撤手不管留給技術人員處理,「這些人將來會絕種的!」

 

講到IT與電腦科學的分別,Nickey即用Google找到「Degrees of Computer Science」圖表,顯示裡面沒一個範疇叫「IT」。

講到IT與電腦科學的分別,Nickey即用Google找到「Degrees of Computer Science」圖表,顯示裡面沒一個範疇叫「IT」。

 

他希望填補科技與設計、市場策劃間的洪溝,BSD就是「Beyond Skin Deep(不止於皮毛)」的意思,知識增長了便會愈掘愈深,不純為教育,也為了讓學員能立即學以致用。

他們上課沒有書本或筆記,學員在課堂上落手做,不論老少都可建立出自己的作品,有五十多歲的女子完成課程後已用Wordpress系統建立了網上藝術雜誌,有中一生將個人網站與Instagram連結,同步更新相片,這一切都令Nickey感到這份工作充滿意義。

以前重覆死記硬背的讀書生涯對他沒意義,早上不願起床上學,現在他清晨五點便開始工作,處理海量的email,犠牲社交生活。這天有營銷課程學員email他一張cap圖,成功在網上售出第一件貨品,都令Nickey非常高興,「這就是成果!」

BSD亦為大專及中學教師提供支援,令他們緊貼科技發展,Nickey指教師忙於處理各種工作,也有部分教師抗拒改變,有些已落後10年,在大學教授市場營銷的竟不懂在Facebook賣廣告。

他不認同現行教育制度,分數主宰所有學習,出路選擇也少,公開試失敗人生就完了,又不鼓勵學生自由表達,背誦標準答案並不能培養出能適應社會變化的人才。「當有更多聲音時,我們可以在香港做很多事,教育界需要更多聲音,香港應體驗另一種教學模式。」

他認為成績不應是人生的決定性因素,教育不應聚焦在成功數字,而應著重現實生活、專題研習、人際關係等。他展示他教過的中一學生製作的網站和遊戲,「不要再給小孩在紙上填窿窿了,他們本來能建立這麼高質的東西。」

 

(如喜歡我的文章,歡迎follow Facebook)

作者: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9977
Date: 2016-03-27 04:48:09
Generated at: 2020-08-13 04:33:4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3/27/129977/【我讀書差但搵到食】印裔青年自學電腦,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