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是因為我除了失落之外,就甚麼也做不了。

20099211634910334_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交接仪式1

 

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失落是因為我知道結局會很悲慘。失落是因為我不能夠改變這結局。失落是因為我除了失落之外,就甚麼也做不了。

我起立,站在鐘士元的旁邊,看著穿紅衣的號角手吹起雄壯的音樂,在一片掌聲中,江澤民、李鵬、錢其琛、張萬年及那個肥頭耷耳的董建華從我的右邊步上台上;同一時間,查理斯皇儲、貝理雅、郭偉邦、深受港人懷念的彭定康及格思理則從左邊踏入台中央。

查理斯開始致詞,說香港人永遠是他的朋友。就在他致詞完畢後,降旗儀式正式開始,在英國國歌《天佑女皇》的歌聲下,英國國旗徐徐下降。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十二點正到了,英國國旗和香港龍獅旗亦已經落下,再被旗手恭敬地抱著。另一邊箱隨即响起了由聶耳作曲,田漢作詞的《義勇軍進行曲》,象徵著「革命」的兩面紅色旗幟慢慢升起,正式為這個城市的消亡敲起喪鐘。

接下來是江澤民的致詞時間,這個老而不一直活了一百五十歲,破了人類的所有紀錄。他說歷史將會記住提出「一國兩制」的鄧小平。我也是這樣想的,歷史將會記得你們曾經害過的人,會記得你們曾經滅頂過的文化。

交接儀式完成後,英方人員相繼離去。而我和一眾行政會議成員則在召集人鐘士元帶領下宣誓。

這是一個相當熱鬧的儀式,在歷史上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但這一刻我除了失落之外,我沒有其他感覺。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想在這一刻拔槍自殺,那麼我總算可以為香港這個地方做一點事,但是我不能。因為記憶瀏覧器是唯讀的,我只能夠看,不能夠做任何東西。即使我真的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也只不過是自欺欺人地在刪改記憶罷了。

 

「結束。」

 

我用意識輸入了中止的指令,然後除下了連接我大腦的頭盔,從1997年7月1日返回了現實世界。

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滅亡了超過十年,而在它滅亡之前,香港這個美好的城市早已被它撤底同化,然後和這個政權一起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中。

我婆婆出生於1982年,在我小時候,她跟我說過:「一切一切都是由回歸開始,然後是梁振英成為特首後,情況急劇惡化,梁振英親手殺死香港,讓她變成了香圳市的一部份。」

就因為這一句話,我才選擇研究記憶瀏覧這一門學問的,我想知道當時發生了甚麼,我想知道更多第一手的資料,我想知道婆婆口中那個美好的香港究竟是怎樣的。

現在總算有點小成了,我挖墳找回梁振英的DNA,完成了這一次的記憶瀏覧。

但不知怎的,我沒有成功感,沒有喜樂,除了失落和無力感之外,這一刻我無法感受到其他東西。

 

 

作者: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0706
Date: 2016-04-06 04:39:43
Generated at: 2021-07-24 08:32:3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6/04/06/130706/失落是因為我除了失落之外,就甚麼也做不了。